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三百一十八章 信口雌黄
    孔峰随口敷衍,心中却暗骂栾白凤贪得无厌,那月荷六品开天的修为岂是能随意生擒的?他与栾白凤都是六品不假,联手起来月荷肯定不是对手,但在彼此实力差距并不是太大的前提下,击败是一回事,生擒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那月荷若是一心遁逃,他也不可能阻拦的了,所以他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

    不再理会栾白凤,孔峰挥了挥手,吩咐道:“按计划行事!”

    “是!”楼船甲板上,一人抱拳低喝,紧接着,数百人分裂十几支队伍,从楼船上飞出,散往不同方向,很快将整个虚空地包围了起来。

    而这些人的领头者,俱都是开天境,站定位置之后,纷纷取出一方阵盘模样的东西,往虚空中一抛,手中印决变换,屈指打出一道道玄光,阵盘很快隐匿虚空中,消失不见,与此同时,整个虚空地的虚空都为之一凝。

    这般变化,旁人察觉的并不明显,即便是六品开天的月荷,也只细微察觉到了四周空间似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变化,但具体变化在何处,却也说不上来。

    唯有杨开,感受的无比真切,忍不住冷哼一声:“孔峰老狗,准备的还真周全。”那些从甲板上窜出去的人做了什么他自然看在眼中,本还不解这些人在干什么,但四周空间一起变化,杨开便立刻察觉了。

    楼船甲板上,孔峰望向栾白凤,微微颔首道:“栾师妹在阵道上的造诣果真了得,师兄佩服至极!”

    栾白凤嘻嘻一笑:“生活所迫,无可奈何。不过有我这大阵封锁,此处天地已被彻底禁锢,那小子纵是身负空间法则,也休想从这里遁走了。”

    孔峰微微颔首。他打探过虚空地的虚实,自然也打听过杨开的底细,知道这小子实力不高,可遁逃却是一把好手,尤其是在听到了红老的汇报之后,得知杨开当初曾利用空间法则摆脱过第一栈的老板娘兰幽若,便知这一次想要拿下杨开,非得封天锁地不可,否则被他找了机会遁走,便是自己一个六品开天想要阻拦都不是什么易事。

    所以这边还未完全开始行动,便已将虚空地四周封锁,为了就是防止杨开施展那空间瞬移之术。

    有出自栾白凤之手的封天锁地大阵,杨开此番插翅难飞!

    之前没有布置,是因为不确定杨开在不在虚空地,如今杨开一现身,他便立刻吩咐了下去。

    如今万事齐备,只待雷霆一击!

    孔峰扭头朝红老所在的方向瞧了一眼,四目对视,红老心领神会,爆喝道:“杨开小贼,你终于现身了!”

    杨开怒视过去:“老狗犬吠狺狺,扰人清净,你这是找死!”

    红老狞笑一声:“大难临头还敢口出狂言,果然是小辈无知!”

    杨开懒得跟他废话,只是扭头朝孔峰望去,目中喷火,咬牙道:“孔盟主,敢问何故擒我虚空地中人?我虚空地有哪里得罪的地方了?”

    孔峰笑而不语,一副你没资格跟我说话的架势,红老适时叫道:“你虚空地自己做了什么丧尽天良之事还要旁人来告诉你吗?小辈,你的死期到了!”

    杨开霍地怒视过去:“我虚空地偏居一隅,素来安分守己,所做所为问天问地,无愧于心,何曾做过什么丧尽天良之事,老狗休得胡言乱语。”

    红老嘿嘿冷笑:“不见棺材不掉泪,小子,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你想死个明白,那本座便让你死个明白。”挥了挥手道:“有请戚老弟!”

    他话落之时,一个半大老者面色悲愤地从人群中走出来,脸上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悲恸之意,站定之后,微微冲红老一拱手,神态萧索。

    众目睽睽之下,很快便有人认出这半大老者是山海阁的四品开天戚常英,山海阁拢共也只有两位四品,除了这个戚常英之外,便是山海阁的阁主了,不过山海阁阁主常年不出,山海阁大小事宜都由这戚常英打理,是以也认识不少同属二等势力的开天境。

    红老伸手拍了拍戚常英的肩膀,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沉声道:“戚老弟,我知你山海阁一年前突遭大变,损失惨重,我天涯又何尝不是?不过贼人势大力强,我等奈何不得,然则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今有天剑盟来为我等主持公道,戚老弟若有什么冤屈,可尽管道来,今日诸多同道见证之下,定要铲除这一方毒瘤,还这三千世界一个朗朗乾坤!”

    红老这番话让戚常英立刻想起了一年前发生在自己眼皮子低下的惨剧,忍不住悲从心来,两眼通红,遥遥冲天剑盟所在的楼船行了一礼,颤声道:“多谢孔盟主,多谢诸位,老夫今日别无他求,只求能报的此血海深仇,便是死也无憾!”

    顿了一下,戚常英悲伤地说起一年前发生的事,如何听闻虚空星市有成套的五品资源抛售,如何砸锅卖铁筹集资源,如何万里迢迢赶来虚空域,如何被人偷袭,如何苟全了性命……无一巨细,娓娓道来。

    红老咬牙道:“戚老弟,你说你诈死逃生,隐约听到了虚空地和云大人的字眼?”

    戚常英缓缓点头:“不错!老夫亦知,管理那虚空星市的,便是一个叫云星华的人,那人修为与老夫相当,与出手残杀我山海阁弟子的人也能对应,是以老夫苟且偷生,待伤势大好了之后,便偷偷地混进了虚空星市,只为见那云星华一面,只为察验到底是否是虚空地害了我山海阁弟子的性命,此仇不报,老夫誓不为人!”

    红老当即问道:“察验的结果如何?”

    戚常英缓缓摇头:“那云星华深居简出,老朽不曾见到他。”

    红老眉头微微一挑:“若是叫你见到那云星华,你可能认出他来?”

    戚常英咬牙狞声道:“便是化成灰,老夫也能认得!”

    红老颔首道:“好,戚老弟你往那边看,那云星华便在其中!”

    戚常英神色一怔,连忙朝红老所在的方向望去,不过片刻,便眼珠子一瞪,杀气萦绕,飞身朝楼船上扑去,口中爆喝:“云星华,给我纳命来!”

    被捆缚的众人中,云星华大惊失色,本来失手被擒就够丢人了,性命不受掌控心情忐忑不已,好在还有卢雪挡在前面,倒让他不那么显眼。如今忽然有这个老家伙扑过来要取他性命,他哪还顾得了太多,脸色发白往后退去,惊恐大叫:“老丈饶命啊!”

    他根本就不知道眼前这局面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从来都不认得戚常英此人,更不要说残害过什么山海阁的弟子了,自从将自己的名字留在忠义谱上,被杨开打发来虚空星市之后,他便一直兢兢业业地打理星市,唯恐出了什么差错被杨开责罚。

    本来星市已经在蓬勃发展了,谁知半月之前忽然有大批人马攻打星市,虚空地众人反抗不利,被一一生擒,然后就被带到了这里。

    听闻之前众人的对话,云星华隐约感觉应该是有什么人要对付虚空地,他不过是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心里总还有那么一点侥幸,却怎么也没想到第一个要死的居然是自己。

    戚常英飞扑而来,杀机迭起,又怎会理他,隔着上百丈,狠狠一掌便朝云星华拍了下去。

    云星华一身力气被禁锢,根本无力反抗,眼见那一掌落下,心中不由一声惊呼:“吾命休矣!”

    只能闭眸等死!

    可片刻后,想象中的攻击竟是没有临身,似有什么人出手救了他一命,仓促睁眼,正见戚常英低呼一声,从哪里飞来又跌回哪里去。

    云星华死里逃生,心情大起大落,余光瞄到端坐在椅子上的少女收回一只芊芊玉手,哪还不知方才救了他的正是这少女!

    连忙感激地朝少女望了一眼,他虽不知道这少女是何人,也不知她为何要救自己,但人家六品开天的修为却是实打实的。

    栾白凤伸手捋了下耳边秀发,微笑地看了云星华一眼,云星华顿时受宠若惊,道谢一声。

    栾白凤轻笑道:“有话就说话,动手动脚的干什么,人命……可是很珍贵的呢,孔盟主,你说是不是啊?”

    孔峰淡淡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自然知道栾白凤为何要救人,因为这些俘虏都属于她,死掉任何一个对她来说都是损失,自然不会允许有人触动她的利益。

    另一边,戚常英一击被人拦下,感受到栾白凤的恐怖和强大,倒也不敢再随意造次了,只是目光喷火地望着云星华,似要将他抽筋拨皮一般。

    红老沉声道:“戚老弟,稍安勿躁,你可是认出当日偷袭你山海阁之人了?”

    戚常英立刻把手一指:“便是此獠,领人截杀我山海阁的楼船,天可怜见,我山海阁上百弟子……无一生还,尽皆惨死当场!”

    言罢,仰天长啸,两行热泪滚滚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