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四百八十四章 弟子救驾来迟
    修为得了提升,原本的压力瞬间扫荡一空,杨开再次抓起白玉,疯狂催动虚灵决。

    身边的白玉以极快的速度减少,杨开的修为也在迅速提升,晋升了人阶六层之后不过三天时间,便再次得到突破,晋升七层!

    某一刻,当杨开再次抓向一旁的时候,却是抓了个空。

    低头望去,两千多枚白玉竟是被他在短短六七天的时间内消耗一空!而如此多的白玉再加上几十瓶丹药的成果,便是让杨开从人阶四层的修为一口气冲到了七层!

    换做寻常武者,绝不可能有这么之快的晋升速度。

    杨开也是依仗了自身激发的那一丝龙脉之力才会这般肆无忌惮,即便如此,体内也依然留下了许多暗伤和隐患。

    这些暗伤和隐患就仿佛一栋大厦根基的蛀洞,大厦越高,越有倾覆的危险。

    不过杨开并不在意,有龙脉之力在身,这些隐患和暗伤迟早都会自我修复过来,而随着身体素质的增强,龙脉之力的激发也会越来越浓郁,这两者之间是一个良性循环。

    没了白玉,就只能依靠吞吐天地灵气来修行,杨开自然不会满意这种的速度,正在考虑要不要去一趟那黑玉矿脉弄点黑玉来修行的时候,一道人影惊慌失措地冲了进来。

    “小师妹?何事如此慌张?”杨开惊咦地望着冲到自己面前的万莹莹。

    万莹莹脸色苍白,伸手将一个包裹塞进他怀里,急急道:“大师兄,派主有令,让你即可启程去一趟青峰镇。”

    “青峰镇?”杨开眉头一皱,“那地方距离这里千里之遥,师尊要我去那干什么?”

    万莹莹道:“具体事宜我也不清楚,派主只说你到了那地方就知道了,大师兄,事不宜迟,现在就走。”

    这般说着,便抓住杨开的手,将他朝外拽去。

    杨开没动,万莹莹拽了两次拽不动,焦急回头,跺脚道:“大师兄走啊!”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杨开静静地看着她。

    万莹莹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摇头道:“没,没事啊!”

    “从小你一撒谎就结巴,再说一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真,真真的没事啊!”

    杨开揉了揉她的脑袋:“是不是天罗府的人来了?”

    “不是,不是的!”万莹莹使劲摇着脑袋。

    杨开迈步朝外行去,一脸狐疑道:“奇怪,师尊之前不是说要借助虎啸门的力量来对抗天罗府吗?虎啸门的人呢?”

    万莹莹在后面拽着他,哭喊道:“大师兄别去啊,外面很危险,派主让你现在走,也是想给我虚灵剑派保留一丝香火,趁他们现在没发现你,你赶紧走啊。”

    “果真是天罗府的人来了。”杨开眉头一挑,将手中包裹递还给万莹莹,“事情是我惹出来的,我若不露面,那天罗府又岂会善罢甘休?师门养我,如今师门有难,我又怎能袖手旁观,随我去看看吧。”

    这般说着,迈步朝外去,万莹莹虽拼命阻拦,又怎拦得住杨开?

    灵峰广场之上,遍地狼藉,满地鲜血。

    虚灵剑派上下几十人,今日齐聚此地,然而上至派主苏长法,下至普通弟子,个个都面色悲戚。

    苏长法,谷康宁,红袖三人皆都有伤在身,鲜血染红衣衫,那广场四周,散落了十几具虚灵剑派弟子的尸体。

    而广场四周,人影憧憧,将虚灵剑派诸人团团围聚着,这些人隐约分成了两派,一派以一个中年男子为首,另外一派则是以一个身穿皂袍的半大老者为首。

    苏长法一脸痛心地望着那中年男子:“万护法,这就是你虎啸门做事的方式?你我之前明明约定好的。”

    本以为能借助虎啸门的力量来对抗天罗府,为此虚灵剑派这边更是付出了黑玉矿脉八成的代价,换句话说,那黑玉矿脉的八成收益都会归于虎啸门。

    谁知今日天罗府来袭之时,这姓万的竟是毫不作为,只是冷眼旁观。

    万天河闻言一笑:“约定?什么约定,本护法可不记得与你虚灵剑派有什么约定。”

    他一副死不认账的嘴脸,让苏长法看的怒火中烧,一口逆血涌上来,张口喷出,神色顿时萎靡不少,然而如今形势比人强,苏长法不得不委曲求全,颤声道:“万护法,若你今日能保我虚灵剑派度过此劫,那黑玉矿便属于虎啸门了,我虚灵剑派绝不插手!”

    万天河轻轻一笑,并不作答。

    另外一个半大老者冷哼道:“苏长法,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吗?弱肉强食,强者为尊,谁的拳头大,谁才有话语权,你虚灵剑派小猫小狗三两只,早就没必要存于世间了,没了你虚灵剑派,那黑玉矿不一样是虎啸门的?”

    “原来你们早有勾结!”苏长法忽然醒悟过来,这来自虎啸门的万天河,和天罗府的詹伯雄都是地阶七层的修为,虚灵剑派根本无法抵挡,看他们今日的嘴脸,分明是早就暗通款曲了,只有自己这个老糊涂还被蒙在鼓里,以为能驱狼吞虎,谁知不过是引狼入室。

    “把你虚灵剑派真正的虚灵决,还有那个叫杨开的小子交出来,否则老夫今日屠你满门!”詹伯雄冷声喝道。

    虚灵剑派如今势弱,但祖上却是出过一个清虚剑主,可见这个宗门也是有些本钱,世间都传言,虚灵剑派有一套真正的虚灵决,与门中弟子修行的完全不一样,那清虚剑主正是依靠这虚灵决才有那般成就。

    若不是想要得到那真正的虚灵决,詹伯雄早就将眼前这些人杀光了,又岂会跟他们浪费口舌。

    苏长法凄惨一笑:“虚灵决没有什么真假,只有一套,后辈平庸,无法重现祖上荣光,可笑你们还以为另有内情,当真愚昧!”

    “至于我那大弟子,老夫早就让他下山去了,你们若是有本事找到他,就尽管去找吧,哈哈哈哈……呃呃……”苏长法脸上的笑容迅速僵硬,怔怔地望着从山下飞奔而来的一道身影。

    那身影来的奇快,苏长法看到的时候还在半山腰,一眨眼竟到了山顶处,轰地一声,如陨石坠落,裹着一身凌冽的气势。

    “师尊,弟子来了!”杨开低喝一声。

    苏长法眼珠子一翻,直接气晕了过去。

    一旁浑身上下鲜血淋淋的谷康宁也气的拍腿:“糊涂,糊涂小子,真是气煞我也!”如此绝境,这小混蛋居然还敢上来,不是叫万莹莹偷偷给他传讯让他离开了吗?这下好了,整个虚灵剑派被人家一锅端,彻底灭门了。

    旁边红袖轻轻叹了口气:“时也命也!弟子不孝,虚灵剑派传承千年,今日终将葬送我等之手!”

    杨开却是大惊失色,连忙冲到苏长法身边,一阵忙碌,好不容易将苏长法弄醒,关切道:“师尊,你怎样?”

    苏长法悠悠睁眼,看到杨开正望着自己,一脸惭愧道:“师尊,弟子沉迷修行无法自拔,救驾来迟,还请师尊见谅!”

    “你……你……”苏长法手指着他,哆嗦了两下,头一歪,又气晕了过去。

    杨开连忙检查,发现苏长法只是晕倒,身上伤势看着凄惨,也不是很严重,这才稍稍放心。

    扭头四望,只见四周一具具尸体横呈,至少有十几个师弟师妹倒在血泊之中,还活着的基本人人带伤,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你就是那个杨开?”詹伯雄眯眼望着他。

    杨开上下打量他一眼:“不错,你是哪个?”

    “老夫詹伯雄!”

    杨开露出了然之色:“我师弟师妹,是你们杀的?”

    “是又如何?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敢杀我孙儿,我要你虚灵剑派满门陪葬!至于你……”詹伯雄大手一挥:“拿下,我要在玉林灵堂之前拔了你的皮,放干你的血,以慰我那苦命的孙儿在天之灵!”

    话音落下,他身后立刻冲出来两个天罗府的弟子,朝杨开扑去。

    红袖和谷康宁顿时面色一变,从这两个天罗府动手时的灵力波动来看,这两人都是人阶顶峰的修为,只差一步就能晋升地阶。

    杨开虽是虚灵剑派这一代的大弟子,却也不过人阶四层,根本无力抵挡。

    “快跑!”红袖惊呼,她并非不想援手,只是她本就有伤在身,而且天罗府这边早有地阶强者看守着她,根本动弹不得。

    谷康宁那边同样如此。

    可让她绝望的是,面对那两个人阶顶峰,杨开竟是没有丝毫逃跑的意思,反而缓缓站起身来,迎着那两人就冲了过去。

    “自不量力!”詹伯雄眼中一片冷意。

    三道身影交错之时,杨开两只大手同时探去,罩向迎面两人的脸庞。

    一瞬间的交锋,谁也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听轰地一声响动,杨开半跪在地上,两只大手摁住了那两个天罗府武者的脑袋,将他们狠狠地掼在地上。

    咔嚓……

    似有骨头碎裂的声响传出,脑浆迸出,鲜血长流,两具身体不住地痉挛抖动着,在杨开大手之下,那头颅传出咔嚓嚓的脆响声。

    满场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