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四百八十六章 地阶
    一探之下,苏长法面色凝的几乎要滴出水来,杨开体内的情况一塌糊涂,血肉粉碎,五脏六腑移位,此等伤势简直就是致命之伤,说实话,他很奇怪杨开居然还能在这样的伤势中存活下来,这该有多么强大的生命力。

    顿时明白杨开之前为何没有对虎啸门的人赶尽杀绝,而是放任他们离去,不是不想,而是做不到了。

    那样的一剑已经给他带来了如此严重的伤势,若是再来一剑,只怕立刻就要粉身碎骨。

    “小子你可不要死啊!”谷康宁关切道。

    杨开力挽狂澜,救宗门于水火之中,若是不明不白死在这里,那就太亏了。

    “大长老放心,我死不……哇……”话没说完,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淋了对面苏长法一头一脸。

    红袖急道:“快别让他说话了,赶紧疗伤要紧。”

    “对对对。”谷康宁连忙点头。

    一番安置,杨开原地疗伤,苏长法和两位长老在一旁亲自护法,其他虚灵剑派的弟子们也都分散四周警戒,以防不测。

    望着盘膝坐在地上的杨开,苏长法一脸欣慰之色。自己的弟子今日的表现实在让他惊艳,灭门之危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化解了。

    而如今清虚剑也找到了,凭借之前杨开施展出来的力量,虚灵剑派振兴之时指日可待,一时间,只觉得即便今日死了,也能瞑目。

    而如今最关键的是,杨开是否能度过此劫!

    杨开感觉自己现在的状态很糟糕,作为承载那样惊天一剑的载体,他所受的伤势远比表面看起来严重。

    若非他已经激发了一丝体内的龙脉之力,只怕早就已经跟天罗府那群人同归于尽了,即便如此,也时刻游走在生死边缘。

    肉身的创伤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关系,龙脉之力纵然只激发了一点点,但强大的恢复力也能让伤势慢慢恢复,所需要的不过是时间罢了。

    关键是那凌冽的剑意!

    清虚剑主打造的这柄清虚剑中,封有他本身的剑气,那剑气在催动之时,未伤敌,先伤己,伤口处此刻弥漫着那恐怖的剑意,阻止着伤势的恢复。

    可以说不驱除伤口处的剑意,自身的伤势只会越来越严重,绝没有恢复的可能,最终会被那剑意侵蚀,粉身碎骨。

    杨开尝试催动自身的力量,驱除那剑意,却是一次次以失败告终,这具身体与清虚剑主的境界相差太大了,根本无力对抗。

    杨开甚至怀疑,即便是天阶强者也休想驱除这剑意!唯有灵阶才有可能。

    可若是实力到了灵阶,又没有必要动用这清虚剑中的剑气了,因为其本身就有这等力量。

    不应该啊,清虚剑主留下仿造的清虚剑,想来就是要给后辈们留下一些安全的保障,没道理需要后辈们付出生命的代价。

    定是有什么办法能够化解这剑意!

    一念至此,杨开忽然想到一个可能,这剑意……或许并不需要驱除。

    连忙催动虚灵决,引导灵力游走周身。

    一个周天后,杨开精神一震,他明显感觉到弥漫在自身伤口处的恐怖剑意弱了一丝,大喜过望,看样子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这剑意确实不需要驱除,只需要运转虚灵决,自然就可以化解。

    而且那被化解的剑意并不是消失不见了,反倒是化作精纯的灵力充斥自身。只是一个周天杨开便感觉自身的灵力多了不少,成为了自身强大的养分,若是将这剑意全部化解又如何?

    不敢怠慢,全力催动虚灵决。

    时间一点点流逝,杨开身上伤口处残留的剑意越来越少,反倒是他的气息越来越盛。

    在一旁护法的苏长法和谷康宁红袖三人都看的一脸惊奇,他们三人时刻都在关注着杨开的动静,对杨开那边的变化自然一清二楚。

    “师兄,这小子的气息怎么越来越强了?他不是在疗伤吗?怎么感觉像是在修行……而且他好像快要突破了?”谷康宁不解地问道。

    苏长法缓缓摇头,这情况他也从未遇到过,疗伤疗成快要突破的样子,还真是千古奇闻。

    “应该是我们感觉错了吧?他或许正在催动力量缓解伤势。”

    苏长法话音才落,便看到杨开那边身躯一震,一股无形的气浪以他为中心,轰然朝外扩散开来,而那气浪之中裹杂的灵力波动,赫然是人阶八层!

    “真的……突破了!”红袖一脸呆滞。

    这还没完,前后不过两天时间,杨开那边又有动静,整个人的修为更是从人阶八层突破到九层,气息继续增强,似乎永无止境!

    苏长法眉头直跳:“他不会能突破到地阶吧?”

    谷康宁断然摇头:“人阶和地阶是两个境界,想要突破地阶可不是一朝一夕……”

    轰……

    强烈的灵力波动从杨开那边传来,赫然是地阶一层的气息。

    谷康宁张大了嘴巴,后半截话硬生生地咽回了肚子中,僵硬地转过头,望着苏长法道:“师兄,你瞒的我们好苦啊。”

    苏长法一头雾水:“我瞒你们什么了?”

    谷康宁道:“杨小子是不是早就是地阶了?你却一直没有告诉我们。”

    红袖也在一旁猛点头,纵然资质再怎么出色,也不可能在短短数天内从人阶七层突破到地阶,这完全不合常理,唯一的解释便是杨开早就有这个修为,只不过一直隐藏着而已。

    苏长法哭笑不得:“我也是头一次知道这小子是地阶……”

    一直盼着杨开什么时候能晋升地阶,好继承虚灵剑派,将宗门发扬光大,可真的到这一天的时候,苏长法还是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师尊和两位长老聊什么聊的这么开心?”杨开的声音传来。

    三人扭头望去,却见杨开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他们面前了,手中倒提着那清虚剑,好奇望来。

    “你伤势恢复了?”谷康宁惊奇问道。

    杨开颔首道:“嗯,差不多了。”所有弥漫在伤口处的剑意都被炼化,成为了自己强大的本钱,没了剑意的干扰,剩下的就是皮肉伤了。

    龙脉之力经此一遭又得了增强,以其强大的恢复能力,用不了几日,就能彻底痊愈。

    “你感觉怎么样?没有哪里不舒服吧?”红袖关切问道。

    杨开道:“弟子感觉现在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特别想找人来砍一砍!”说这话,挥了挥手上的清虚剑。清虚剑主留下的剑意一次便让他从人阶七层晋升到了地阶一层,若是多来几次,岂不是省去了大量苦修的时间?

    不过他也知道这不切实际,因为清虚剑主封印在清虚剑中的剑气,只有三道。

    他之前没有对虎啸门的人赶尽杀绝,一是因为力有不逮,二也是因为不想太过浪费。

    如今他实力还不高,碰到真正的强者还无力反抗,清虚剑是一个本钱。

    “有劳师尊和两位长老护法多日,三位赶紧去休息吧,明日弟子自会说明一切!”杨开抱拳道。

    他知道苏长法等人心中肯定有许多疑惑,毕竟自己之前的表现太离谱了一些。

    苏长法轻轻颔首:“也好!”

    之前与天罗府的冲突,他们也受伤了,只不过这几日一直在帮杨开护法,也没好好休息。

    待三位老一辈的高层离去之后,杨开才看向四周那些师弟师妹们,众多望来的目光,都充满了敬畏和尊崇。

    “感受到自己的脆弱和渺小了吗?”杨开淡淡问道。

    一群人都羞愧地低下了脑袋。

    “天罗府来袭,我们却毫无反抗之力,诸多师弟师妹被杀,我们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而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比我们厉害,拳头比我们大!”

    众人的脑袋低的更厉害了。

    “想得到更强大的力量吗?想要报仇雪恨吗?”杨开喝问。

    “大师兄,我们也要像你一样强大,我们要为死去的同门报仇!”有人叫道。

    “可是,我们该怎么做?”

    杨开微微颔首:“有这份心就足够了,任何参天古树都是从弱小的幼苗成长起来的,没有什么能一蹴而就,从明天开始,我会给你们制定一套修行方案,希望你们能坚持的下来,今日都去休息吧。”

    “是!”一群弟子眼中燃起了熊熊烈焰,纷纷散去。

    翌日,议事殿中,苏长法和两位长老端坐上位,杨开站在堂下,将自己想好的理由一番讲述。

    良久,苏长法才道:“如此说来,是先祖隔空传法,你才能得知那清虚剑隐藏在先祖的雕像之中?”

    “正是!”杨开颔首。

    之前自己的表现太过离奇,原本整日买酒消愁之人忽然有了力挽狂澜的本事,还弄出了清虚剑这等大杀器,若是没个合理的解释,苏长法等人也难以心安。

    杨开想来想去,也只能信口胡诌一个隔空传法的理由了。

    如今看来,效果还算不错,苏长法等人虽然将信将疑,但除了相信之外,也没别的选择,毕竟杨开之前的种种表现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