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五百一十三章 彩头
    “武副堂主!”杨开冲武正奇抱拳一礼。

    武正奇微微颔首。

    那边魏成也走了过来,在武正奇左侧站定,身后两个血侍亦步亦趋。

    武正奇挑了挑眉:“承蒙两位看的起,邀武某人来做这个斗法的见证人,武某不胜荣幸,也希望两位丹师能够以和为贵,点到为止,莫要伤了同门情意。”

    这般说着,瞧瞧魏成,又看看杨开,接着道:“两位若是没别的意见,那今日斗法便开始吧,老规矩,斗法总共三场,赢两场者为胜,另外斗法台上不得使用武器,两位没问题吧?”

    魏成与杨开皆表示没问题。

    “那好,具体如何切磋还请两位自行商议,武某就不掺和了,今日来此,只当个见证人!”这般说着,武正奇便走到一旁,静静观望起来。

    斗法台上,魏成瞧着杨开身后那魁梧如铁塔一般的杨槐,皱眉道:“杨丹师,你就只带了一个护卫过来?这如何比试?”

    杨开笑了笑:“难道不可以?规矩是胜两场者赢,没说要带几个护卫吧?”

    魏成摇头道:“话虽如此,但杨丹师是不是太小瞧魏某了,你从血侍营中带出来的这护卫不过天阶二层,我身边这两位最低的也有天阶六层,他不可能是对手。”

    “是不是对手,打过才知。”

    魏成深深地凝视着杨开:“杨丹师,你若是能与魏某赔礼道歉,之前的事魏某就当没发生过,也免得杨丹师等会丢人现眼。”

    杨开缓缓摇头:“魏丹师,有自信是好事,信心过头就是自大了。”

    魏成脸色一沉,冷哼道:“我愿息事宁人,但杨丹师既然给脸不要脸,那就休怪我这个做师兄的以大欺小了,我倒要看看,你两个人如何胜的过我三个人,老规矩,前两场武斗,若是分不出胜负,便交由你我来最后一战。”

    “可以!”杨开点点头,“不过在此之前,咱们是不是该加点彩头?要不然光这样切磋也没什么意思。”

    “彩头?”魏成一怔,“你想加什么彩头?”

    杨开扭头望着武正奇:“副堂主,这样不违反宗门规矩吧?”

    武正奇淡淡道:“此间一切你等自行商议便可,只要不闹出人命都没有关系。”

    “明白了。”杨开点点头,伸手取下自己腰间的配剑,举在自己眼前:“灵兵一把,不知这个彩头够不够!”

    魏成闻言眼帘一缩,就连武正奇也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斗法台下诸多丹师更是一阵哗然。

    “灵兵,你这是灵兵?”魏成讶然地望着杨开。

    杨开随手将清虚剑抛给武正奇:“是不是灵兵,武副堂主一验便知。”

    武正奇伸手接过清虚剑,把剑出鞘,观望一阵,脸上不由露出向往之色,片刻后还剑归鞘,颔首道:“确实是灵兵无疑!”

    武正奇都这么说了,魏成自然不会不信,有些狐疑地望着杨开,不知他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武正奇不解道:“杨丹师,你确定要拿这灵兵来当此次斗法的彩头?此物可是相当贵重的。”

    放眼这神兵界,十大神兵不出,灵兵便是最好的武器了,每一件灵兵都有极强的威能,灵阶武者有灵兵在手,跟没有灵兵在手,能发挥出来的实力是完全不一样的,武正奇虽然也是灵阶,但他至今还没有自己的灵兵,此刻见杨开这样一个天丹师居然随手拿出来一件,而且是用来当彩头的,不免生出一种暴殄天物的感觉。

    这东西要是自己的该多好。

    杨开笑了笑:“最近手头拮据,除了此物实在没有拿的出手的东西了。”

    那边魏成神色变换一阵:“看样子杨丹师对自己很有信心啊。”

    连灵兵都拿出来当彩头了,这不是自信爆棚,而是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中,这让魏成不免有些恼火。

    “虽然我也很想将此灵兵收入囊中,但可惜,魏某没有合适的东西当做彩头。”魏成有些惋惜地摇头,这么大好机会放在自己眼前就这么错过,实在可惜。

    “没关系,我也不需要什么太贵重之物,红玉这东西,魏丹师总该有的吧?”杨开笑着问道。

    “红玉?”魏成一愣,“你要我拿红玉当彩头?”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连那边的武正奇也一脸震惊的模样,心中暗骂败家子啊败家子,一件灵兵岂是红玉能衡量的?

    “我说了,最近手头有些拮据,魏丹师有红玉就成!”杨开点点头。

    “红玉……自然是有的。”

    “魏丹师能拿出多少?”杨开问道。

    魏成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二三十万?可能三十多万,再多是没有了。”作为一个天丹师,手上有个几十上百万红玉再正常不过,魏成原本也有上百万红玉,不过为了圣火窟那天火,他耗费重金买了些东西,结果就只剩下这么点了。

    然而别说二三十万,便是真的上百万红玉,也无法衡量一件灵兵的价值,他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说出这话的时候多少有些底气不足。

    “那就当三十万吧。”杨开颔首,“魏丹师拿三十万红玉当彩头,没问题吧?”

    魏成仿佛看傻子一样看着杨开:“你确定魏某拿三十万红玉便可?”

    “确定!”杨开点点头。

    一旁武正奇急的跳脚,要不是见证人这个身份束缚住了他,他真的想跟杨开说,缺钱可以找他借,没必要拿一件灵兵来赌三十万红玉,这简直就是天大的浪费。

    魏成深深地凝视着杨开,确定他没有开玩笑的神色,这才颔首道:“既如此,那魏某就拿三十万红玉当彩头,还请武副堂主做个见证!”

    武正奇有气无力地颔首:“可!”

    “杨丹师,咱们这就开始吧?”一想起等会能得到一件灵兵,魏成的心情顿时美妙起来,心中暗暗猜想,这该不会是杨开自己的道歉方式吧?要不然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做法?

    一件灵兵,倒也可以抵消自己在圣火窟内的损失。

    这么一想,看杨开不由顺眼了许多,这个新入门的师弟嘴上硬气,实际上也是圆滑之辈啊,这拐弯抹角的跟自己赔礼道歉!

    杨开颔首道:“好!”转头看了一眼杨槐:“尽力而为!”

    杨槐抱拳,沉声道:“定不会让大人蒙羞!”

    杨开点点头,飘然从斗法台上跳了下来,那边魏成带着一个血侍也跳了下来,留下另外一个血侍与杨槐对立。

    “两位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武正奇瞧了一眼台上的两人,淡淡道。

    话音方落,魏成留下的血侍便化作一道残影,直朝杨槐扑了过来,转瞬间便到了跟前,轰地一声响动,整个斗法台都震了一下。

    如铁塔一般的杨槐仿佛被被一座大山撞上,魁梧的身子蹬蹬往后倒退数丈,险些栽倒在地上,好在最后关头稳住了身形,蒲扇般的大手朝前抓去。

    那前方,一道身影一闪而逝,擦着他的手掌绕至他身后,又是一声剧烈的响动传来。

    “杨丹师,你这个血侍修为太低,不是对手的。”魏成老神在在地望着斗法台上的激战,随口说了一句。

    杨开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杨槐只有天阶二层,而魏成留下来的那个护卫却有天阶六层,彼此之间有四个小层次的差距,在这小小的斗法台上,在不借助任何外力的情况下,杨槐确实不是对手。

    短短不到十息的功夫,杨槐便被打中了十几次,每一次都身形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但每一次他都能神奇地稳住身形,仓促反击,虽然没对对手造成什么伤害,但那每一击都威势无穷,让对手不得不闪躲。

    如此实力悬殊的比试,理应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可分出胜负,但实际上杨槐在坚持和毅力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那斗法台上,魏成的血侍看似占尽上风,可始终无法彻底将杨槐击倒或者将他击出擂台。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杨槐体表处更是弥漫出一层淡淡的血色雾气,初始的时候还不太明显,但那雾气却是越来越浓。

    “这是……”一直在斗法台上观望的武正奇忽然眉头一扬,露出极为惊诧的神色,只因为他发现杨槐出手的速度和力道,好像在慢慢变快变强。

    杨槐体型魁梧,周转不算灵活,而且修为又较对手弱了四个小层次,所以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偶有反击也毫无效果,都被对手灵活避开,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出手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量也越来越强。

    刺啦一声响动,两道人影一触即分,杨槐浑身浴血,怒目圆瞪,手中抓着一块撕裂的布片,随手撒开,大步朝对手冲去,仿佛一头发狂的猛兽,那眼珠都是赤红色的。

    台下观望众人一阵惊呼,这是杨槐反击至今第一次有所成就,虽然只是抓下来对方的一块衣服碎片……

    另一侧,那天阶六层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那里衣衫破烂,露出贴身软甲,抬头望去时,只见杨槐大步冲来,顿时神色一怒,催动灵力迎上。

    又是一番激烈的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