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五百三十七章 取剑就走
    数日之后,杨开望着手中一枚颇有些难看的扳指,微微叹息一声。

    对炼器之道毕竟涉猎不深,他原本打算炼制一枚空间戒出来,但搞来搞去成型的却是一枚黑黝黝的扳指,毫无美感可言。

    好在这东西虽然难看了一些,但实用性却是不差,杨开以空间法则在内部开辟出一个不小的空间,足以装纳很多东西。

    去了一趟库房,寻了些自己可能用到的物资,齐齐纳入空间指环中。

    丹成子说的没错,百里云桑可能真的有意将他培养成下一任玄丹门门主。十年的枯寂闭关,再加上杨开的巨大贡献,足以证明他对玄丹门的态度。

    长老大典之后,玄丹门这边暗中造势,疯狂推升着杨开的名声。

    三十岁的灵丹师,最年轻的长老,玄丹门未来的希望,种种赞誉加诸杨开一人之身,一时间,在整个神兵界中,杨开风头无两!

    整个玄丹门上下,无不引以为荣!

    藏剑山庄,神兵界十大宗门之一。

    所谓十大宗门并非固定不变的,而是随着每百年一次的神兵之争而变动,唯有夺得神兵,才有资格成为十大宗门,这是一种荣誉的称号,虽然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实力的象征,但也不绝对如此。

    现存的十大宗门之一,便有一个宗门,论整体实力并非拔尖,但因为出了一个逆天之人,在上一次神兵之争中夺了一件神兵,其背后的宗门也跟着晋升为十大宗门了。

    藏剑山庄源远流长,历经千年不倒,而在这千年之内,数次夺得神兵清虚剑,也数次成为十大宗门,可以说放眼整个神兵界,藏剑山庄都是无可争议的龙头霸主之一,即便没有神兵镇守,这个宗门的实力也没人敢小觑分毫。

    更不要说,如今神兵清虚剑便在藏剑山庄之中。

    夜幕之下,圆月高悬,清冷月光挥洒。

    高楼之巅,一道人影鬼魅般地现身,悄无声息。

    杨开站在藏剑山庄这最高处,俯瞰着这传承千年的庞大宗门,腰间佩戴的清虚剑忽而铮鸣不止。

    低头望去,杨开眉头一挑。

    他腰间佩戴的清虚剑,乃是当年虚灵剑派的祖师耗费重资打造,仿制真正的神兵而成,其本身不过是一件灵兵。

    不过不管如何,仿品和真正的正品之间总归是有一些微妙的联系,若非如此,杨开也不会刻意佩戴着自己的清虚剑,大可将之收进空间指环中。

    药王鼎他炼化的差不多了,只差临门一脚就可以炼化完全,一旦迈出这一步,那么他必定能得神兵界的一丝本源之力,但此界应该也会产生巨大的排斥力,将他排斥出神兵界,到时候他不走也得走。

    好不容易来一次,杨开自然是想多捞点好处。

    这神兵界的本源,一化为十,十大神兵便是这十份本源的具现化,想要多捞好处,就得多炼化神兵!

    藏剑山庄便是他的第一个目标,因为这里有神兵清虚剑!

    杨开很想知道,自己若是将十大神兵全部炼化了会怎样,是不是能将整个神兵界的世界伟力全部吞噬,壮大自身小乾坤,若真如此,只怕他能即刻晋升七品开天!

    至于是否会被人发现,倒是不虞担心,如今他的实力放眼这神兵界已经无人能敌,如此偷偷摸摸行事还被人发现,那也不用活了。

    更何况神兵无主,就算他抢了清虚剑,藏剑山庄也无法知道到底是何人所为。

    神兵无主这种事,还是他特意从丹成子那里打听出来的,因为此前炼化药王鼎的时候,他就已经很奇怪了,按道理来说,药王鼎既然在玄丹门中,那么肯定有一个主人。

    可事实上,杨开根本没有从药王鼎中感受到任何外人的气息,当初蓝茵也说了,玄丹门中根本没人能炼化药王鼎。

    药王鼎如此,其他神兵也如此!

    那些所谓的兵主,只不过是得到了这些神兵,神兵在他们手上,只是比灵兵更锋锐的武器,根本无法发挥出神兵真正的威能。

    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想要成为神兵真正的主人,却从未有人成功,甚至有被神兵反噬,重创陨落的先例。

    站在局外人的立场去看,神兵是此界本源之力显化,此界中人想要炼化本源之力,除非有跳脱这个世界的眼界和实力才有可能,否则只是自取灭亡。

    不过每一件神兵都代表的是天地至理,神兵能带来的好处也无可估量,就说这藏剑山庄中的清虚剑,若能参悟出清虚剑的一些奥妙,便能极大地提升自身在剑道上的造诣。

    藏剑山庄人人学剑,千年来又数次夺得清虚剑,所以藏剑山庄中的剑道高手,数不胜数。

    腰间的清虚剑依然铮鸣,动静虽小,但藏剑山庄中强者的耳目何其敏锐?杨开来的时候无人发现,此刻却是有所察觉。

    一声低喝从暗处传来:“什么人鬼鬼祟祟!”

    话落之时,四面八方一道道剑芒铺天盖地地打了过来,瞬间将杨开所立之地笼罩的密不透风。

    光芒敛去时,十几道身影已掠至高楼之巅,左右观望,此地却是空无一人。

    “人呢?”有人疑惑不解。

    “莫不是看花了眼?”

    “不可能,我看的明明白白,方才此地绝对有人。”

    “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溜走,这绝对是个高层灵阶,却不知为何如此鬼祟,速去禀告庄主!”

    简单几句,有人急速前去通报,剩下的人招呼更多同门,四下搜寻一切可疑之处。

    整个藏剑山庄在极短的时间内一片风声鹤唳,一道道身影在夜空中穿梭交错,那每一道身影都灵力激荡,彰显大宗门的恐怖底蕴。

    与此同时,一处寂静之所,杨开突兀现身,腰间佩戴的清虚剑已经被他塞进了空间指环中。

    仿品与正品那一瞬间的共鸣联系,足以让他确定真正的神兵所在,继续将自己的清虚剑留在外面只会徒惹麻烦。

    这是一个山谷的入口,扭头望去,山谷旁有石碑,上书剑冢两个大字。

    杨开眉头微挑,藏剑山庄的剑冢,闻名天下,也是藏剑山庄最深的禁地,清虚剑被安置在此处倒也合情合理。

    杨开迈步入内,身形飘忽不定,月夜之下犹如鬼魅,暗处不时地传来一声声闷哼和重物倒地之音。

    那都是禁地之外的暗卫被击倒的动静。

    须臾之间,杨开已至禁地最深处。

    一块圆台之上,一柄长剑直直地插在石槽之中,那长剑从造型上来看,与虚灵剑派的清虚剑一模一样,在月光之下折射清冷光辉。

    杨开定定地望着那长剑,冥冥之中似能听到一些奇妙的声音,说不清道不明。

    药王鼎有大道妙音,清虚剑自然也有,药王鼎中蕴藏的是丹道至理,而清虚剑则是剑道!若能参悟此地的大道妙音,自可达到剑道极致。

    清虚剑所在的圆台四方,有四位发须皆白的老者跏趺而坐,四个老家伙看起来老的不成样子了,胡须最长的一个都拖到了地上。

    一人穿绿袍,一人着红袍,一人黄袍,一人白袍,色彩分明。

    杨开从外一路行来虽然悄无声息,但明显没有瞒过这四人的耳目,所以杨开一来这里的时候,四人便一起睁开了眼睛,定定地望着他。

    只不过杨开此刻催动了空间法则,自身四周空间游离变幻,即便这四个老者实力恐怖,竟也无法窥探杨开的真面目,他们所能看到的,只是一具人形的影子,连男女都无法分辨。

    此等诡异手段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四老的表情瞬间凝重。

    绿袍老者开口道:“来者何人?”

    杨开将目光从清虚剑上收回,目光一扫,轻轻颔首道:“久闻藏剑山庄有春夏秋冬四老,每个人的实力都登峰造极,功参造化,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虽然没有动手,但杨开却从这四个老家伙体内感受到了极为强大的灵力气息,这几乎已经是此界的极限了。

    穿红袍的夏老沉声道:“我们几个老家伙久不出世,竟不知这世间出了尊驾这样的人物,看样子果然是江山代有人才出!”

    黄袍的秋老道:“尊驾此来,有何贵干?”

    杨开咧嘴一笑:“借贵宗清虚剑一用!”

    四老彼此对视一眼,不见怒色,穿白袍的冬老道:“我等奉命镇守此地,看管清虚剑,尊驾想取清虚剑,还需先杀了我们几人才行,否则你是拿不走的。”

    杨开微微一笑:“尊老爱幼乃吾辈品德,诸位老大人年纪高迈,就不要打打杀杀了,我取了清虚剑就走。”

    这般说着,迈步朝前行去。

    四老脸色大变,也不见有什么动作,各自手中忽然多出一柄长剑,剑光挥洒,四方袭杀而来。

    四人出手没有华丽的招式,一举一动都已至返璞归真之境,但那一身恐怖的灵力内敛,每一击都蕴藏巨大威能。

    四人中每一个都是这世上最顶尖的强者,联手之力可称天下无敌,然而让他们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那模糊不清的家伙面对四人的袭杀根本无动于衷,一步步不紧不慢地朝清虚剑行去,四周空间扭曲变换,所有打向他的攻击都莫名湮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