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五百四十八章 日月齐辉
    开天境,每一品之间的实力差距都无比巨大,品阶越高,差距越是明显。

    一位六品开天,随随便便都可以应付十位五品联手,甚至有余力反杀,正常情况下,虚空地这二十多位五品在这样的战场中能发挥出来的作用其实不算太大。

    然而此刻,他们的存在却成了胜负的关键。

    纵观六品开天的战场,己方阵容中除了周雅对阵苍炎天君有所不敌外,月荷与那六品女子打的棋逢对手,就连灰骨都在短时间内将黄泉给压制住了。

    那周倜和金刚天君两人更是彻底落入下风。

    众多五品开天的加入,更是让来犯之敌雪上加霜。他们或许无法正面抗衡任何一位六品,但在一旁掠阵,瞅准时间偷袭出手却是可以的,生死一线的战场中,这些上蹦下窜的五品对来犯之敌而言,极为难缠和致命。

    老白甚至有闲心去关注一下杨开那边的情况。

    他知道,今日这一战是胜是负最关键的便是杨开那边,杨开若是能顶得住左权晖,那虚空地便能胜,若是顶不住,这边优势再大也无用。

    怒吼连连,枪影弥漫,世界伟力跌宕起伏,虚空战场的另外一处,杨开感觉自己在生死边缘不断游走。

    与七品开天并非第一次交手,当初从无影洞天中返回,为了解除老板娘的心魔大誓,他率人前去踏平森罗坛和金虹州的总坛。

    在森罗坛没遭遇太大阻力,森罗坛的老祖很明智地放弃了自家总坛基业,带着弟子们离去,将森罗坛留给了杨开处置。

    然而在金虹州中却遇到了人家的老祖李洛水,那李洛水便是七品,杨开与之激斗一场,将之击退,最终才能铲平金虹州,顺利解除老板娘的心魔大誓,让老板娘得以在接下来的日子中闭关冲击七品境界。

    不过那个时候李洛水是仓促晋升,根基不稳,能发挥出多少实力实在不好说。

    比较而言,左权晖是千鹤福地的内门长老,晋升七品不知多少年了,在这个境界上根基深厚,底蕴雄浑,他能发挥出来的力量比起李洛水不知强大多少。

    最起码,杨开最近也有巨大的成长,在神兵界的历练让他小乾坤的底蕴有极大增强,比起当日的实力肯定要厉害的多,若是现在再碰上那李洛水,杨开估计能处理的更好。

    然而如今面对这左权晖,却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危机时刻将自己笼罩,好像自己头上悬了一把利刃,随时可能斩下来。

    每一次与左权晖的交锋碰撞,都让他浑身气血翻滚,心神震荡,七品开天小乾坤中的世界伟力雄浑至极,杨开感觉自己好像是在与一整个世界为敌。

    纵然有茅哲和耿青二人在一旁掠阵分担压力,杨开也被打的苦不堪言,合三人之力,完全占据不到半点上风。

    激斗不过半盏茶功夫,茅哲和耿青便已浑身浴血,面露惧色。

    若非方才那四位来自左权晖一脉的四位五品战死时,让左权晖心神微微恍惚了一下,杨开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

    让杨开唯一感到庆幸的是,这左权晖没有神通法相!他的一招一式虽然极为凌厉,神通秘术也都威力绝伦,但并没有施展出神通法相的痕迹。

    这种时候他不施展,肯定不是藏私,而是施展不出来!

    看样子,这左权晖比起提铮还要差一些,提铮可是能施展出神通法相的。

    剑雨如瀑,那每一道剑光中都蕴藏着七品开天的世界伟力,杨开与茅哲耿青合力抵挡,嗤嗤嗤嗤的声响传出,茅哲耿青二人吐血爆退,面色骇然。

    他们从未与七品开天交手过,此刻方才这七品与六品的差距简直犹如云泥。

    明面上看来,是三人合斗左权晖,但茅哲和耿青都清楚,杨开一人挡住了左权晖八成的力量,分摊到他们身上的,每人不过一成而已。

    就是这一成,他们都抵挡的千辛万苦,感觉自己随时可能毙命。

    震惊七品开天的强大的同时,更惊骇杨开的底蕴恐怖。他们并非不知杨开的强大,当初在无影洞天玄阳山上,他们就深切地体会过了,只是没想到杨开能强大到这个程度!

    同为六品开天,茅哲自付已修行到了六品的巅峰,若是有足够的资源和机缘,完全可以尝试去突破七品。

    可自己这个六品巅峰跟杨开比起来,简直可笑之极。

    而杨开晋升六品才多久,若是等他晋升到了六品巅峰,是不是连寻常的七品都不是他对手?

    这世上怎会有这种怪物!

    左权晖同样震惊,一个六品竟能与他纠缠这么长时间而不死,若不是亲身经历,他是不可能相信的。

    每一次当他以为能将杨开斩于剑下的时候,这小子总能在危急时刻寻觅到那一线生机,从而死里逃生,此子对战机的把握简直无以言说,其小乾坤的底蕴更是极为不正常。

    哪怕是六品巅峰,也不可能挡得住他这么长时间的狂轰滥炸,但杨开偏偏挡住了,不但挡住,还千方百计地反攻自己。

    左权晖震怒,出手愈发凶猛,杨开茅哲和耿青三人立刻便感觉到比起方才更加狂暴的力量朝自己宣泄而来。

    短短不过十息功夫,茅哲和耿青二人便喋血飞出,身上血肉翻卷。

    击退两人,左权晖没有趁势斩杀,对他来说,杨开才是自己的目标,其他人等不过是添头,只要能杀了杨开,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挡得住他的袭杀,到时候都得死。

    万千剑光陡然汇聚一束,直朝杨开打开!

    偌大虚空,只剩下这一剑的光彩!

    杨开的瞳孔陡然缩成了针尖大小,比起方才任何时候都要浓烈的危机笼罩心头,生死之间,不退反进,提枪朝前迎了上去。

    无声无息,光晕爆开,几乎笼罩了半个虚空。

    光芒之中,杨开的身影冲出,腰腹间一个血窟窿贯穿了整个身体,他却仿若未知,面上无悲无喜,一枪刺出。

    左权晖脸色阴沉的快要滴水,咬牙低喝:“愚昧的挣扎,毫无意义!”

    剑锋转动,长剑嗡鸣,七品开天的世界伟力灌入长剑中,轻飘飘地朝杨开点去。

    杨开忽然咧嘴狞笑:“你徒弟快死了!”

    话落之时,那边便忽然响起一声凄厉惨叫,左权晖霍地扭头望去时,只见周倜左手捂着右膀处,踉跄后退,那右臂已经不翼而飞,鲜血如喷泉一般喷涌出来。

    而在周倜前方,墨眉双手变换法决,一道道神通轰击而来,在周倜后方,更有老白领着几个五品抽冷子打出一道道秘术,逼的他手忙脚乱。

    周倜危在旦夕!

    他本就是重伤之身,不是墨眉对手,老白几个又跑过来掠阵,更是让他雪上加霜,几处六品开天的战场中,就属他这边最是凄凉,勉力抵挡了一阵,一只臂膀已经被轰飞。

    墨眉显然没打算给他喘息之际,世界伟力宣泄之下,神通秘术不断绽放威能。

    周倜凄惨叫道:“师尊救我!”

    这一声喊的恰到好处,正是左权晖朝这边望来之时,眼看周倜身陷危机,左权晖只能一咬牙,转身朝周倜掠去。

    他为了给自己的徒弟赵星报仇,不惜脱离门户,带着自己这一脉的五品六品离开千鹤福地,更许以重利,收容了黄泉苍炎和金刚三人,谁曾想出师不利,不但没能杀掉杨开,自己那几个五品弟子反倒先死了。

    那几个弟子虽然不是六品,可也都是他这么些年来悉心教导出来的,惨死之时,他也为之心痛。

    不过若是能杀掉杨开,灭掉虚空地这些开天境,倒也可以为他们报仇雪恨,让他们死得其所。

    可若是周倜再死,那无论杀虚空地多少人都弥补不了这个损失。

    本就是为一个六品弟子报仇,怎么也不能再搭上另外一个六品弟子。

    所以在听到周倜的求救声之后,左权晖几乎没有半点犹豫,转身便朝那边掠去。

    背后却忽然涌出一股极为浓烈的力量波动,金乌的啼鸣声传出,大日光芒肆意挥洒,点亮虚空的阴暗。

    清冷的月光也忽然倾泻而来,与那大日的光辉相辅相成。

    左权晖扭头回望,眼珠子霍然瞪圆。

    他看到了一幕奇景。

    那天地之间,虚空之中,杨开浑身浴血屹立,手掐灵决,耀眼大日和清冷圆月悬于身后。

    日月齐辉!

    一股神妙的力量跌宕而出,即便是以左权晖的见识阅历,竟也无法分辨这力量的根本是什么,只感觉在这力量的辐射之下,自己的思维似乎都受到了一些影响。

    这是什么神通?左权晖一脸茫然。

    他是知道杨开能施展出一招金乌铸日的神通法相的,想来便是那悬于身后的大日了,可那圆月又是什么情况?看起来不似神通法相,只是一道秘术的投影。

    但这日月齐辉的光芒之下,却有神奇之力在暗暗涌动,这力量之诡异,之强大,便是七品开天也不能轻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