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五百六十五章 狼狈为奸(大家新年好)
    飞烟域是比邻虚空域的大域,两者算起来可以说是邻居。

    飞烟域之中有一个不算太强的二等势力,飞烟殿,飞烟域之名正是由飞烟殿而来,那飞烟殿的殿主唤作于秀山,乃是一位五品开天。

    七巧地盘亘在虚空域的时候,便与这飞烟域有不少摩擦,这种身处比邻大域的势力有恩怨之事放眼三千世界极为常见,并非飞烟域和七巧地一例。

    当初七巧地因为许晃争夺大阵控制一事元气大伤,连护地尊者都死了好几位,七巧地之主七巧真君更是身负重伤,飞烟殿那边得到消息之后自然不愿错过机会,于秀山点齐兵马,趁着七巧地元气未复之时欲要赶尽杀绝。

    那个时候,杨开刚从太墟境中返回,被赤星大当家赵百川带人追杀,走投无路之下想起了七巧地,便利用许晃临死之前交给他的大阵玉珏,偷偷躲进七巧地的坊市之中。

    随后追杀杨开的赵百川等人也不知怎地跟于秀山勾搭到一处,联手攻下了七巧地,将七巧地一众开天境赶尽杀绝,鸠占鹊巢。

    于秀山在飞烟域是有基业的,自然也不会留在七巧地中,结果便是带了大把的战利品返回,赵百川等人则留在了七巧地,准备以此为根基,重振赤星往日雄风。

    结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赵百川美梦刚开了个头,杨开便领人从暗处里杀了出来,打了赵百川等人一个措手不及。

    一战之下,赤星众多开天境死的死,逃的逃,剩下一个陈天肥为了保命,连忠义谱都献了出来。

    杨开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夺了七巧地,成为七巧地之主的,后来更名为虚空地。

    追根溯源下来,杨开能得到虚空地,这飞烟殿和于秀山其实都帮了不小的忙,只不过当时于秀山毫不知情罢了。

    随后虚空地兴起,威名渐盛,于秀山也曾亲自前来虚空地,想要拜见杨开,拉拢拉拢关系,毕竟大家比邻而居,搞好关系以后做些什么也方便,不过杨开多在闭关修行或者外出之时,于秀山跑了两次也没见到人。

    待到天剑盟率领百家联盟来围攻虚空地的时候,飞烟殿也掺和了一脚!那一战,打的于秀山肝胆俱裂。

    结果自不必说,孔峰战死当场,百家联盟溃不成军,飞烟殿也是损失惨重,于秀山重伤逃回。

    之前主动登门,赔礼道歉的势力中,便有飞烟殿的一份!为此,飞烟殿可是大出血,好在虚空地没有事后算账的意思,飞烟殿众人提心吊胆过了几年,这才逐渐安心下来。

    杨开领着栾白凤一路从黑域返回,走的正是飞烟域这条线。

    此时此刻,在距离域门数千里之外,杨开与栾白凤隐匿气息和身影,观望着域门那边的情况。

    那域门乃是连接飞烟域和虚空域的域门,换句话说,穿过这个域门,便可以回到虚空域了。

    只不过此时此刻,那域门外停泊了好几艘大船,若仅仅只是这样也就罢了。

    关键是那几艘大船明显有封锁域门的迹象,杨开亲眼看到一艘楼船驰来,原本是要穿过域门,进入虚空欲的,却被停泊在域门外的几艘大船拦截了下来。

    双方应该是经历了一番简单的交涉,那楼船又逼不得已原路返回。

    这一幕看的杨开眉头紧皱,隐隐感觉,这事与左权晖脱不了干系,自己这一趟离开虚空域小半年时间,局面似乎又发生了什么变化。

    至于到底是什么变化,他如今也说不上来。

    小半年时间,左权晖的伤势应该恢复了,上次吃了那么大一个亏,连他那六品开天的弟子周倜都死在自己手上,如今肯定会想方设法来报仇雪恨的。

    “跟上那楼船,打探打探到底怎么回事。”杨开自己不方便出面,只能指使栾白凤。

    栾白凤撇撇嘴,倒也很是听话地飞了出去。

    杨开在原地等了差不多有一个多时辰,栾白凤才悄悄地返回。

    “怎样?”杨开问道。

    栾白凤表情怪怪地道:“那封锁了域门的,是天剑盟的楼船,任何要进入虚空地的都不被允许通过。”

    “天剑盟!”杨开眉头一扬,“这些垃圾怎地又跳出来了?他们封锁域门做什么?”

    心头一阵火大,天剑盟领着百家联盟围攻虚空地,除了被他踏平的森罗坛和金虹州之外,基本上所有的势力都来赔礼道歉了,唯独天剑盟没有任何表示。

    杨开之前忙着阴阳天论道大会的事,本想等论道大会结束抽出手来,再去解决天剑盟,后来又被左权晖找麻烦,搞的灰头土脸,自然也没心思去理会一个天剑盟。

    却不想,自己不去找他们麻烦,他们居然又跑到自己家门口来耀武扬威了!

    栾白凤大有深意地瞧着他:“你知道如今天剑盟的盟主是谁吗?”

    杨开听她语气怪异,不禁皱眉道:“谁?”

    “左权晖!”栾白凤吐气如兰。

    杨开微微怔了一下,旋即释然:“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左权晖叛出千鹤福地,以他七品开天的修为,担任天剑盟盟主倒也绰绰有余,想来天剑盟那边也巴不得有这样一位强者坐镇,这是狼狈为奸啊!”

    栾白凤道:“左权晖如今是天剑盟盟主,天剑盟的人自然对他唯命是从,他们封锁此地域门,意在阻止外人进入虚空域,断你星市根基。”

    杨开冷哼一声:“心思倒是歹毒,可惜这样有什么用?进入我虚空域的域门又不止这一处!难不成他天剑盟能全部封锁了?”

    栾白凤摇头道:“没必要全部封锁,只需要做个姿态,然后将消息扩散出去就行了。”

    “什么意思?”杨开皱眉,他的实力虽然比栾白凤要强,更用忠义谱降服了这女人,但说起来,轮阅历和眼界,杨开未必及得上这女人。

    她毕竟是老牌六品,比起杨开这个新嫩,很多时候眼光要看的更远一些。

    栾白凤道:“左权晖是千鹤福地的内门长老,七品开天的修为,威名赫赫,而你虚空地不过是后起之秀,放眼这三千世界虽然还算有些名声,但大多都只是基于星市贸易而来。你说,若是你们两方起了冲突,外人会看好谁?”

    杨开皱眉道:“那自然是左权晖这个七品开天。”

    栾白凤点点头:“是啊,上品开天能发挥出来的能量不止自身的战力,还有那恐怖的人脉和威慑力,换做其他人来,天剑盟又怎会甘愿将盟主之位拱手相送?但左权晖却可以轻易得之,这便是天剑盟对他的信任。如今他为天剑盟盟主,封锁前往虚空域的域门,给人一种他要与虚空地开战的信息,外人得知了会如何,你星市中那些商家得知了,又会如何?”

    杨开脸色微变!

    栾白凤继续侃侃而谈:“左权晖厉害,如此一来,不费一兵一卒,便可将你虚空地孤立起来,让虚空地再无任何资源进项,或许就连星市也难以维持下去,你虚空地那么多人,总要修行吧?没了资源,怎么修行?不管虚空地有再多的积累,总有坐吃山空的时候。”

    “老奸巨猾之辈!”杨开咬牙,“心思何其歹毒!”

    “这是阳谋!”栾白凤淡淡道:“即便你知道他的意图,也没办法阻止,除非你的名头能盖过他!所以他根本无需封锁所有前往虚空域的入口,只需要在这里做出个样子,消息自然会很快传遍三千世界。”

    杨开冷哼一声:“我虚空地也不是随便揉捏的软柿子,想啃下我虚空地,那就要看有没有那么好的牙口了。”

    栾白凤不住地颔首:“知道,你虚空地有两大圣灵坐镇,不过赑屃那老家伙行动不便,这种情况也发挥不出太多作用。你能指望的便是那天月魔蛛了,若她能出手对付左权晖,困境自然迎刃而解。”

    杨开嘴角微微抽了一下,想起祝九阴就一肚子恼火。

    没了护道人的身份约束,祝九阴行事愈发地随心所欲了,她巴不得看自己吃亏,又岂会理自己的死活,上次她若是愿意出手的话,左权晖又怎能逃出虚空地?

    不过杨开也知道祝九阴在顾忌些什么,她不出手也并非如她说的那么简单。左权晖毕竟是千鹤福地的,她若是出手杀了左权晖,肯定会担心千鹤福地找她算账。

    圣灵虽强,却也不是天下无敌,各大洞天福地的八品拉出来,哪一个比圣灵弱了?祝九阴从太墟境中出来,毫无根基,一旦真的被千鹤福地盯上,日子也不会太好过。

    心思浮沉,杨开道:“左权晖担任天剑盟盟主一事,大概多久了?”

    “有好几个月了吧。”栾白凤回道。

    好几个月……

    也就是说,左权晖被自己打伤之后便去了天剑盟的地盘养伤,看样子,他早就打算将天剑盟纳入麾下。

    想想也是,虚空地固然没有七品开天,但六品数量却是不少,周倜战死,左权晖手下只剩下那六品的女弟子和来自罪星的三位,虽然个个强大,可人数实在太少,势必要借助外力,天剑盟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

    过年了,各位书友新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