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2097熟悉的味道
readx();    “我也看出来了,伊莲娜和你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们王室高攀不上。”普轮基看着唐宇说道,不由的瞟了一眼埃森克。而此刻埃森克则是低下头不敢看普轮基。

    “这不是条件,本来你们就没资格。”唐宇笑道。

    “你——”此刻普轮基又是愤怒无比,想着这小子太横了吧。这怎么不是条件?“小兄弟,这怎么不是条件了?如果不是你,我们王室明天将高调的迎娶伊莲娜,这将会在全世界直播,这是最大的条件!”普轮基想着这小子除了这个条件,难道还要其他的条件不成?

    “呵呵……我说过这不是个条件,你们没资格迎娶伊莲娜,你们没有人配得上她。”唐宇笑道。

    “你……臭小子,你以为你很牛逼吗?告诉你,就算你控制了我们国家的命脉,但是你别忘记,你现在身处何地,这是我的家,我想弄死你简直易如反掌!”哈达尔瞪着唐宇说道。他本来忍着的,但听到唐宇的话,就忍不住了。

    “别动气呀青蛙王子,说白了吧,其实我可以用一己之力让你们整个王室覆灭,不过我不想用那么野蛮的方式,现在的方式已经很文明了。”唐宇笑道。

    “你……”哈达尔这时突然站了起来冲到了唐宇的面前,“臭小子,你以为你真的很牛逼吗?有种的跟我打一架,我弄不死你!”

    “我和你老子正在谈判,小毛孩滚一边玩去。”唐宇看着哈达尔笑道。

    “你……玛德!”哈达尔这一下要气吐血了,突然之间便是挥起拳头朝唐宇打去。

    “轰!”但是接下来哈达却直接飞了出去,直接撞在了十几米外的墙面上,墙面都被撞裂,同时也传来骨裂的声音。

    “啊!”

    “什么!”

    这一下众人又是一惊,要知道他们看到唐宇可都根本就没动呀,哈达尔就直接飞了出去,并且骨断无比。

    “哈达尔,你怎么样了?”王后忙是上前去,看着倒在地上口中吐血的哈达尔。

    “放心吧,他死不了,去医院接骨就行了。”唐宇笑了笑。

    “啊……臭小子,我和你没完!”哈达尔浑身剧痛无比,他也没想到唐宇居然这么厉害,惊吓不已,现在他身上骨头几乎都断掉了。

    此时普轮基忙是叫进来几个人把哈达尔给抬去治疗。

    “你,你太过分了,怎么可以随便伤人,还伤的这么重!”普轮基瞪着唐宇说道。

    唐宇笑了笑:“你们也都看到了,是他先打的我,我只是自卫而已。”唐宇摊摊手。

    “你……”普轮基也无语了,他也没想到唐宇居然如此的厉害,直接将哈达尔给打飞出去,并且还面不改色,突然想到唐宇之前说的话,他一个人可以让整个王室覆灭!现在想来似乎是真的!“你到底想怎么样?快说吧!”

    “我到底想怎么样呢?”唐宇自言自语了一下,“带我去王室博物馆去看看。”

    “你要想什么直接说吧,我尽量满足你!”普轮基瞪着唐宇说道。他现在还担心哈达尔怎么样了呢,刚才很多骨头都断了呀。虽然他有十几个儿子,但是他最疼爱的哈达尔算是一个了,也是今后权力交接的考虑人之一。

    “我现在还不知道,我得去看看才行。”唐宇笑了笑。

    “你……好,那我就带你去!”普轮基瞪了一眼唐宇。

    “不,我想你搞错了,我不是要看民众都可以参观的那个,我是要看机密的博物馆,你别告诉我没有喔。”唐宇笑道。唐宇听医圣说,在这边一定可以找到勋章钥匙,刚才已经用透视看过开放的博物馆了,虽然里面也有不少勋章,但一般都是十字勋章,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钥匙,但唐宇知道,一般王室都会有一个秘密的收藏宝贝的地方,那是不允许外人参观的。

    “这……”普轮基一愣,“我,我们王室没有这样的地方,只有一个参观的博物馆,你去那里挑东西吧,想要什么给你什么!”

    正如唐宇所说,王室的确是有两个博物馆,开放的里面放的东西并不是价值和意义最强的,密闭的那个乘宝物的地方才是真的。但是那里放的并非一般可见的东西,怎么可以轻易的让外人看呢。

    “你这么没有诚意,那好,我现在也可以宣布,我愿意看着nw国亡国。”唐宇笑道。

    普轮基再次愤恨无比,没想到唐宇还真的认定了!“如果我说真的没有呢!”

    “我会说不可能。”唐宇笑道。

    “好!算你厉害!我,我带你去,但是那里面的东西并不是你想拿走就可以拿走的,有些东西是我会用生命去捍卫的!”普轮基看着唐宇说道。

    “行了行了,墨迹个jb玩意呀。”唐宇瞪了一眼普轮基。

    “你……”普轮基今天不知道说了多少个这样的语气了,他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亲王的样子了,就是被唐宇给玩弄!这是多么的耻辱,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走!”

    而此刻埃森克夫妇都觉得跟做梦似的,看着普轮基被唐宇折腾的如此可怜,他们都有些心疼了。不过心头却也畅快无比,想着他也该被人治治了!而且他们也从来没有去过王室秘密的地方,这次难道能侥幸一见了?

    “亲王大人,我们可以去吗?”埃森克则是问道,说实话现在他不怎么怕普轮基了,感觉他现在就是一个孬种,那有什么好怕的?这一切都是唐宇帮他壮了胆了。

    “你们不可以!”普轮基瞪了一眼埃森克夫妇说道。

    “凭什么不能去,他们可是我的岳父岳母。”唐宇瞪了一眼普轮基,“你们当然可以一起,走吧。”

    “啊?”埃森克没想到唐宇居然叫他们岳父岳母,他们心头别提多么复杂了。

    “那,走吧,走吧!不过看完之后,一定要确保nw不破产,你懂吗?”普轮基看着唐宇强调道。

    “我尽量吧,你废话真多。”唐宇无语的说道。

    “你……”——

    说着唐宇几人便是跟着普轮基走出了会客厅,穿越宫殿院墙,不得不说这个宫殿简直给z国古代的皇宫一般,很大,很多建筑,很多小道,如果是新人过来,肯定会迷失方向。走过一条小巷,这时来到了一个琉璃瓦的豪华建筑内,门口是精密的密码门,普轮基输入密码,直接打开,有密码的只有他和老女王。进入之后,里面居然还有两道密码门,密码自然是不同,开开最后一道密码门终于是到达了密室内。

    普轮基打开灯,本来黑漆漆的房间便是如同白昼,这里面就跟博物馆的摆设一样,不过设备什么的肯定要更高级一些。

    “应该是在这里了!”突然脑海中传来医圣的话语。

    “你来过这里?”唐宇奇怪的问道。

    “没有,我现在有些知道一直感觉的熟悉味道是什么了!”医圣陡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