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2527 叛徒
readx();    闵叶放也一惊,没想到居然出现了一个小子,他是谁,他怎么进来的?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再不说明,我们就报警了!”其中一个政客站上前来冷哼的看着唐宇说道。

    “你刚才说他们已经行动了?你指的是什么?”闵叶放示意大家先安静一下,看着唐宇问道。

    “你的女儿闵樱和你的孙女闵晓棠已经遭受了他们的行动,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她们都会被几个大汉给轮了,并且还会拍视频,现在你了解了吧?”唐宇微笑的看着闵叶放说道。

    “什么!”闵叶放不由的震惊一声,这怎么可能?“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我相信她们马上会给你打电话,并且已经朝你这边赶来了。”唐宇说道。

    果然唐宇刚说完,闵叶放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闵叶放拿起来仔细一看,却是闵樱的,忙是接通:“喂,闵樱,怎么回事?”

    而那头闵樱则是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了闵叶放,原来闵晓棠已经给闵樱打过电话了,现在她们已经汇合,并且朝这边赶来。

    “啊……”闵叶放浑身颤抖,看着唐宇,若不是眼前的这个小子,那她的女儿和孙女将会被……这样他也完蛋,等于毁了他们三个呀。突然,闵叶放激动至极的朝着唐宇走过来,不由的鞠了一躬:“恩人,你是我的恩人呀!”

    这样其他的政客都是一惊,那就说明这个小子说的是真的了!

    “我当然不是白帮你的,因为陶胜学现在也在对付我,我要借助你的力量彻底的打垮他。”唐宇摊摊手笑了笑。

    “这个陶胜学简直太可恶了!只不过我们没有证据,如果有证据,那就好了!”其中一个政客义愤填膺的说道。

    “要对你的女儿和孙女怎么样的这件事便作罢了,要证据我也可以帮你弄到。不过我有其他的证据,只要拿出来他必被枪毙。”唐宇微笑的看着闵叶放说道。

    “奥?闵叶放现在也在对付你?为什么?”抑制住激动,闵叶放看着唐宇问道。想着他和陶胜学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

    “这件事当然是被压下来了,你们并不知道,陶胜学的儿子陶芳年在民间私自讹诈企业钱财,这次居然讹诈到了我爸爸的头上了,被我给弄废了,陶胜学便派人来对付我,对付我的人也被我给弄没了,不过他这只老狐狸还没有被搬倒,当然了,我想要让他消失简直是易如反掌,但那样并不能除根,他毕竟是个大官,你们上面调查下来依然会调查到我和我家人的头上来,所以我来找你帮忙,搬倒他如何?”唐宇微笑道。

    “啊!什么,你将陶胜学的儿子给打废了!”听到这里其他政客都是一惊,想着这小子也太大胆了,一个民间的小子敢跟陶胜学作对!

    “你手头有能搞掉他陶胜学的证据?有力吗?都是什么证据?”其中一个六十多岁的政客便是问道。

    “绝对可以枪毙他,就算法外开恩,那也是无期徒刑。”唐宇微笑的说道。

    “好!”闵叶放听到之后便是点点头激动万分,“这个陶胜学简直太可耻了,居然真的对我的女儿和孙女动手,要不是你及时赶到,那她们就……我一定要他付出代价来!”闵叶放想着,如果她的女儿和孙女真的被怎么样的话,那简直……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也奉劝你一下,你的女儿其实是个不错的女人,但是昨晚带了一个野男人回家,而你的孙女是什么样的女孩你是知道的,十天跟九个不同的男人睡觉,我希望你能管教管教?”唐宇微笑道。

    闵叶放听到之后愣了一下,闵樱的事情他倒是没想到但是闵晓棠的事情他却是知道,他知道要好好的管理。“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的改造他们!”

    “好,你们给我一个邮箱,我把证据发给你们,你们赶快举报吧。”唐宇说道。

    闵叶放便是将他的办公邮箱给了唐宇,唐宇将小盆友搜集来的所有证据发给了闵叶放,而他则是和他的政客们快速着手去做这件事了,这件事雷厉风行,必须快速行动,否则一旦陶胜学那边得到消息,跑了怎么办?

    陶家别墅。

    “这么久了,那两拨人怎么还没有动静?尤存,这件事是你督办的,不会出什么事情吧?现在是敏感时期,我不希望出乱子,否则我们便会被反击。”陶胜学看着尤存说道。

    “放心吧,他们都是专业流氓,不会有问题的。”尤存肯定的说道。“我想现在视频应该拍到手了,我现在打电话问问。”说着尤存便是拿出电话,首先打了去闵樱的那个地方的黝黑男子,此时电话则是被打通:“喂,黑子,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办你麻痹呀,快来看我跳脱衣舞,好好看,好好看喔。”那头却是传来黑子这样的声音。

    “嗯?”尤存一惊,想着这是怎么回事?“你敢骂我,你找死呀!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我要擦你老母!”而那头又是传来这样神经病一般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他正要开骂的时候,而那头却是说道:“我要跳钢管舞了,拜拜。”

    “什么!”这一刻尤存又是惊诧万千,想着这是什么情况?跳钢管舞!

    一旁的几个政客大佬都是不由的震惊起来,想着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尤存,事情办砸了吗?”

    “不,没,我再打,我再打。”尤存也是一脸的汗,想着怎么回事?黑子怎么变成神经病了,什么跳脱衣舞钢管舞的?他不去玩女人跳什么舞呀!而在此刻尤存则又是拨通了去闵晓棠的那边领头大汉的电话,那头也很快打通:“喂,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视频到手没有?”

    “我想和你妈干事!你快叫你妈来呀,玛德,找死呀,我擦你……”而那头却是直接的大骂道,十分难听,最后骂的尤存直接摔了手机。

    “怎么回事!”这一刻陶胜学面色惨白,想着难道真的出事了?

    “我,我不知道,我要疯了,他们怎么都变成神经病了?”尤存抱着头,有种崩溃的感觉。

    “难不成东窗事发了?”陶胜学也慌腿了,浑身颤抖,牙齿打颤,如果事发了,那他可就也完蛋了。

    “不会吧?”尤存愣了一下。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先逃吧,一旦被抓住,各种调查,我们不死也得被玩死!”一个政客忙是说道。

    “蹬蹬蹬!”“嚓嚓嚓!”

    而在此刻外面则是传来急促脚步的声音,似乎有很多人全副武装,紧接着“轰”的一下门被撞开,穿着武警的制服士兵们冲了出来,身上都带着枪,将众人给团团围住。

    “陶胜学,你们所有人都被批捕了,带走!”武警官员一声令下,由不得他们反抗,很快所有的人便是被带走。陶胜学知道,他的事情已经败露了,但是谁做的?难道有叛徒?他实在是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