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2538 道不深
    “嗯,师父,我都记下了!”席清水学习能力也是很强的,唐宇刚才打的招式她都记住了,便是将复打了一下,让唐宇看到,也不由的一惊,这小妞的能力如此的强,居然有板有眼的,有的女孩天生就适合跳舞,有的女孩天生就适合学习,有的女孩天生就适合练武,因为她们都有各自领域的天赋。

    “嗖!”而这一下席清水直接半蹲扫腿,让唐宇一愣的是,没想到这妞里面居然穿着丁字,翘摆都是露出来,甚至一些隐秘部位的形状都露出来,顿时唐宇小腹热腾了一下。

    “噌!”而最后,席清水却是在唐宇面前来了一个后空翻,一股香气扑鼻而来,后空翻对于她来说则是属于基本功了,翻的很优美,但是就在唐宇的面前翻腾,在空中的刹那,什么都露出来了。

    “喂,这一招我没让你翻吧!”唐宇瞪着因为练武,俏面微微红润的席清水说道。

    “嘻嘻,师父,我表演给你看的,是不是很刺激?”席清水嬉笑道。

    “滚!”唐宇瞪了一眼席清水,“既然你都记下来了,以后就好好练吧,不是打出来就可以了,而是要领悟其中的气息和速度力量,这一段时间我想我不用再教你了。”

    “啊……师父,不要呀,我练的很快的,几乎都掌握了,你还得教我新的呀!”席清水听到之后,忙是说道。

    “如果这些你掌握了,那只要不是太高强的高手你都没问题。”唐宇说道,“以后我还会陆续教你的。”

    “好的,师父!”席清水使劲的点动俏头。“那师父,我们去睡觉吧?”

    “我们?”唐宇一愣,说实话,看到席清水穿成这样,又是看到一丝走光,唐宇还真有一丝yy,但也只是隐晦的想一想。“不是我们,你在这睡沙发吧,我要进去了。”

    “啊?师父,不是,不是你要离我不能超过半米吗?那样的话我得和你一起睡呀?”席清水一愣。

    “现在不需要了,你自己在这睡吧,要不,去开一个房间也行。”唐宇说着便是走了进去,然后关上了房门。

    “啊……师父,师父……”席清水一阵无语,想着怎么回事呀?白天不是必须离他半米之内吗?而现在怎么又不用了?

    进入房间,任叮当已经关了电视,在玩手机呢。唐宇微笑道:“叮当,怎么啦,不高兴呀?”

    “我?唐宇,你来啦,没有呀,我就是浏览浏览新闻的。”任叮当见唐宇过来,放下手机,搂着唐宇的脖子:“这么快呀,能教人什么武功呀?”

    “嗯,教了。”唐宇也是搂着任叮当穿着睡裙的柳,吻了一下她白皙无暇的额头:“我怎么感觉到有点醋味呢?”

    “啊……”任叮当愣了一下,“别胡说,我哪里吃醋啦。”

    “说谎是吧?放心吧,清水这妞适合练武,我只是教她武功,不会发生其他的。”唐宇则是表明态度。

    “真的没有……”“唔……”任叮当的话还没有说完,唐宇已经吻了上来,将任叮当给压在了身下,水到渠成……而在外面的席清水并没有再去开一间房,而是睡在沙发上,心里气呼呼的,不过也很快入睡。

    第二天,静海市的一个别墅。

    “驼铃道人,郭晓冬应该马上完蛋了吧?郭家整个都要完蛋了吧!”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看起来十分帅气,不过一看就是公子哥儿。他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松江四少之一的,宣宾!

    当初松江四少:乔小强,周招蝶,欧磊玉,宣宾,实力最雄厚的则是乔小强,不过现在这四少俨然都分崩离析了,周招蝶已经随着周天霸一伙精神分裂,现在住进了精神病院,而欧磊玉也因为当初害柳馨,被唐宇踢死了,至于乔少小强哪里敢动唐宇呀,他可是乔伊伊的弟弟,对唐宇是百般服从,只剩下宣宾还是安然无恙,那是因为宣宾从来就没真正的挑战过唐宇,四少之中,他是最低调的。

    但往往,最低调的则是最危险的存在!

    宣宾知道其他三少都不可能再对付唐宇,但是他却要!因为他骨子里就是好胜之人,看到唐宇如此的强势,他就要挑战他的地位,弄死他!这当然不是为了帮其他三少报仇,而是他自己的虚荣心作祟!

    但是对付唐宇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他知道唐宇十分强大,一直想着怎么对付他。恰巧他在往上发布一些雇佣厉害人物的时候,看到了驼铃道人,而仔细一看,寻找过他的人中居然还有郭晓冬,便是赶紧联系他,一起合作,当然出的价钱是非常高的。

    “呵呵,宣少,放心,有我的剑在,不出半个月,郭家必定家破人亡!”驼铃道人很是自信的说道。正如老道所说,他的确是有些算命实力,但也只是在某些领域强一些,比如说引来阴煞之气,其他方面则不行,比如占卜吉凶,他就很浅淡。

    “驼铃道人,我可是付了你很多钱呀,如果没有作用的话,那我可是不会对你客气的。”宣宾看着驼铃道人,先把丑话说在前面。

    “宾儿,在干什么?他是谁?”而在这时宣长山则是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宣宾和一个其貌不扬,穿的邋遢长袍的老道,不由的问道。

    “啊?爸,这是我请来的风水先生,最近我总觉得性情郁闷,好似中邪一般,所以就找风水先生来看看,爸,您忙您的吧。”宣宾看着宣长山忙是说道。

    “哼,乱搞!”宣长山则是冷哼的走了出去。

    “爸,您慢点呀!”宣宾听到之后则是大喊了一声,见着宣长山开车走了出去。

    “呵呵,宣少,我明白你的意思。”驼铃道人则是阴测测的笑道。“我知道你想先检验我的真假,可以呀,现在就可以检验,我刚看你父亲印堂发黑,中间一撮头发飘飞不定,一会必见血光!”

    “什么!”宣宾听到之后愣了一下,“当真?”宣宾一愣,他是跟随他父亲来静海开发一个地产项目,估计得过一段时间才能回去。

    “是的,你可以告诉你父亲让他尽量不要出门,也可以不告诉,检验一下,不过出现血光的大小我就不可说了。”驼铃道人又是说道。

    “喔?”听到这里,宣宾则是一愣,想着要不要告诉呢?但是一想,还是不要告诉了,正好看看是不是真的。

    “好,那我就看看。”宣宾则是说道。“不过,你不许出去,并且不许打电话,万一你让人过去对我爸怎么样,那就假了。”

    “呵呵,宣少真是会多想呀。”驼铃道人笑了笑,“明人不做暗事,就按你说的,我不打电话,就在你的面前。”

    驼铃道人的确是占卜出了宣长山今天会有血光,但是血光到什么程度他却是无法猜测了,如果再高深一些的,便可以占卜出血光的轻重来行,但是他道不深,却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