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2778 去哪里了
    “我不能说,我的家人被他们控制了,如果我说的话,那他们就死定了,呜呜……”小云则是痛哭起来。

    “如果你不说,你也完蛋,如果你说了,我会救他们。”唐宇看着小云冷哼道。因为她,唐强和吴秀花差点死了,他自然恨,不过她是被威胁的,唐宇自然要知道对方是谁了。

    “啊……”小云看着唐宇愣了一下。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唐宇看着小云又是冷哼道。

    小云看着唐宇,浑身一颤,她看着唐宇的眼神,甚至连说谎的勇气都没有。

    “我,我说,我错了,我错了!是一个小流氓抓了我的父母,让我做的,如果不做,他们就杀了我父母,我实在是万不得已呀,我……”小云又是啼哭无比。

    “怎么找到他?”唐宇看着小云继续问道。

    “我有她的电话。”小云忙是说道。

    “给他打电话!”唐宇冷哼一声,与此同时,侦探员随身携带的设备已经拿出,迅速的输入了那个人的号码,在侦探员的授意下,小云则是开始打电话,那头则是很快接通:“喂,小s货,任务不是完成了吗?怎么,找干了,那里痒痒了?放心吧,晚上就好好的上你,让你爽到死。”那头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则是响起。

    “你……”小云听到之后也是生气无比,不过给人的感觉她好似已经被这个混蛋给怎么样了。“卑鄙无耻,我帮你完成任务了,赶紧放了我父母,并且以后不要再来缠我了!这是你以前说好的!”

    “哈哈,干的好,放心吧,等那两个家伙死了,我就会放了你父母,至于你吗?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是身材还是不错的,穿着护士服还是很有感觉,放心吧,等我玩腻你了,自然会甩了你的。”那头又是无耻至极的说道。

    “你……畜生!”小云不由的大骂一声,“你这样害人会不得好死的!”

    “那又如何?你能咬我呀!小s货,今晚洗白白一起爽吧,少废话了,晚上不见不散。”那头说着便是挂了电话。

    而在此时侦探员也给唐宇一个ok的手势,示意他已经搞定了。

    “找到了,地址是……”侦探员则是将地址告诉唐宇。

    ——静海市一处烂尾楼中,随着经济的发展,越是发达的城市烂尾楼反而越多,房地产虽然利润大,但泡沫也大,房地产商资金链断裂导致,而这种烂尾楼一般还难以处理,毕竟其价格太过昂贵,谁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资金来收购重建?十分复杂。

    而这些烂尾楼通常也没有人看管,便成为了乞丐流浪人口的窝窝了,同时也被一些不法之徒用来做一些非法的勾当。而在这个烂尾楼之中,外号肛烈的家伙则是在其中一个烂尾楼中,这里没人管,也很少人来,所以是最为方便的,而在他面前则是帮着两个中年男女,应该就是小云的父母了。

    “畜生,你不得好死!”云父看着肛烈愤怒的说道。

    “不得好死?你说的倒好听,这个我不管,我只知道你女儿玩起来很爽!”肛烈嗤笑无比。

    “你……”云父母气的要炸了,不过他们现在能怎么样?

    “这里倒是逍遥自在,免费住宿,很好。”而在这时,肛烈突然听到一个小子的声音,肛烈忙是回头,却发现是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家伙。

    “嗯,你是谁?什么时候来的!”肛烈瞪着唐宇,手已经去触碰腰间的匕首了。

    “谁让你威胁小云害我父母的?”唐宇直接了当的问道。

    而此时小云的父母见到唐宇之后,心头却是惊喜无比,他们似乎知道他们或许可以获救了。

    “什么!你是那两个老不死的儿子!”听到这里,肛烈则是愣了一下,万万没想到唐宇是这样的身份,他又仔细看了看,唐宇似乎是孤身一人来的,还是学生仔,那怕什么?直接干掉他就是了。“哈哈,他们是不是死了,那遗产都是你的了,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呀。”

    唐宇拳头发出吱吱的声音来,不过他忍住了,又是问道:“谁让你这么做的?”

    “臭小子,还挺嘴硬,你来的正好,我斩草除根!”突然肛烈匕首抽出,就朝唐宇刺了过去。

    唐宇脚步一动,而此时肛烈刺了过来,却发现人已经不在了,再仔细一看,他手中的匕首居然也不翼而飞了,去哪里了?

    “噌!”而在这一刻,他突然感觉到脸部一阵剧痛,仔细一看,鲜血直流,并且感觉到脸部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再看前面,那小子拿着匕首,上面沾满了鲜血。

    “啊……啊……”肛烈真如肛裂了一般杀猪惨叫,想想看,脸部直接被划开一个大口子,骨头都看到了,白肉带血,将是多么的恐怖呀!一开始不痛,但很快,则是剧痛无比,肛烈手捧着脸,血却如注。

    “再问一遍,谁让你这么做的?”唐宇又是问道。

    “我,不知道!小子,你死……”

    “噌!”肛烈却又是惨叫一声,因为他们一刀又是划了过来,并且这一刀还切掉了他三根手指,那种疼痛,可想而知。

    肛烈的叫声十分的强大,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受得了的,此刻小云父母看到面前的场面,也惊的不行,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小子,怎么这么野蛮?

    “变态!啊……”肛烈依然惨叫无比。

    “噌!”而这一刻,唐宇又是一道划出,又是将他的脸蛋给划开了一个大口子,这样的话,这样的话他的脸已经面目全非,皮开肉绽了。

    “我说,我说,我说!”突然之间肛烈却是大声喊道,“我也不知道对方是谁,是对方的属下叫我这么做的,据说叫什么宾少,具体我也不知道呀,求求你饶了我吧!”肛烈惨叫的说道。

    宾少?唐宇愣了愣,显然对方是刻意隐瞒身份,让下人和他联系的。“谁和你联系的?给我联系方式!”

    “我们是用微信联系的,他加了我的号,并且直接打给我钱,让我做这件事,很爽快,钱先给,不过也说了,如果做不好便要我的命,他们说到做到,我见钱眼开就做了呀!那毒粉是他用一个匿名地址邮寄给我的……”肛烈痛苦的说道。

    微信号?显然他也是保留身份,那这个线索不是也没用了?只知道个宾少,这宾少是谁?甚至也是一个随意称呼。唐宇看着肛烈,显然他说的都是真的,现在他已经没用了,“你的同伴会陪着你一起划过夜空的。”唐宇一脚踢出。

    而此刻小云父母见状,吓的都要晕过去了。

    唐宇则是一挥手将他们的绳索解开,看了唐宇一眼,没说什么,便是直接跳了下去。

    “啊!老头子,他,他跳楼了!”云母见状,惊诧无比的说道。

    “是,是跳了!”云父也震惊至极。“为什么呢?他这么厉害,为什么要跳楼呢!别管了,我们还是快去找小云吧,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说着二人便是赶紧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