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2823 陪他玩玩
    吾读网.5du5.

    光羽接到唐宇的卷轴之后,便快速的飞了过来。

    此刻光羽已经出现在了唐宇和小龙女的面前了,面前的光羽如今是神采奕奕的,给人感觉比之前被契约之时要更帅气阳光一些了。

    “我擦,我现在严重怀疑你被那老家伙契约之时是不是被搞基了,现在解放了,恢复了以前的本色了。”唐宇看着光羽说道。

    “滚!”唐宇瞪了唐宇一眼,看到了唐宇身边的少女,光羽的眼眸也散发出一抹惊艳的光芒来,“在下光羽,请多多指教。”

    小龙女看着光羽,也是清芳一笑,倾国倾城。

    “我来介绍一下吧,这是我的龙儿,小龙女。”唐宇则是说道。

    “小龙女?小子,你倒是厉害,每次身边都有不同的极品,而且一个比一个美丽,你行。”光羽有些羡慕嫉妒恨的看着唐宇。

    “这不是魅力无穷嘛。”唐宇自夸道。

    “行了,少自恋了。”光羽又是瞪了唐宇一眼,“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光之子大陆的两大势力吧,实际统治者自然是王族,也就是我这一族,是虽然也是王族,不过因为我这一支脉一直都没有杰出的能人,所以身份低微,不比那些王爷贝勒什么的,不过统治家族却是对一个大宗派无能为力,那就是贺兰宗,贺兰宗的崛起其实也经历了若干年,如今他们的实力雄厚,俨然可以和统治家族比了,甚至某种程度上还会超越,我想早晚,这两大势力之间会发生一场旷世大战,争夺光之子大陆的最终统治权。”

    “额,好吧,看来我要倒霉了。”唐宇无语的说道。

    “怎么回事?”光羽看着唐宇便是问道。

    “我得罪了贺兰宗了。”唐宇摆摆手。

    “什么!”听到这里,光羽又是无奈至极,“你刚来怎么会得罪贺兰宗了?”

    “这话说的,刚来就不能得罪吗?其实也不是刚来得罪的,刚来的确也得罪了,之前在那莽苍古域中,我已经干掉了几个夺宝的贺兰宗家伙了。”唐宇笑着说道。

    “啊!”光羽又是吃惊一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唐宇,想着这小子怎么竟惹是生非呀。“你可真够麻烦的,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贺兰宗一旦找上门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你的实力虽强,但依然不是贺兰宗最强者的对手。”

    “王族和贺兰宗最强实力是多少?”唐宇想着心头还是有个底子比较好。

    “这个都是绝密,谁会知道,我也猜测不到,但是他们身边的强者最强实力我倒是知道一些,应该都是在九重巅峰的巅峰初期。”光羽则是说道。“那最高人,自然是更高了,我想怎么着也得九重巅峰巅峰中期甚至更高!”

    “喔,呵呵。”唐宇笑了笑,想想看,之前莽苍古域那罪恶深渊洞穴中,两面墙壁攻击也都达到了九重巅峰巅峰后期左右了,而那火麒麟同样是这等实力,当然了,那个时候唐宇和莲花荷竹能够侥幸逃出,一则是因为火灵珠,二则是因为巨蛋的神秘力量。当然了,如果有足够的火灵珠,实力再高点唐宇都不怕,唐宇估计,那火灵珠可以攻击的范围上线应该是在九重巅峰的巅峰中后期,甚至更高。

    如今唐宇可是拥有着二十九颗火灵珠,就算两个家伙同时来招惹他,他也足以应付。

    “这实力的确是不弱了,相比于烈焰大陆,这个大陆似乎更高级一些。”唐宇则是笑了笑。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能笑得出来?”光羽很无语的看着唐宇,“还是先回去躲躲吧,他们找不到你也没办法。”

    “这样岂不是会连累你?”唐宇笑了笑。

    “现在还没人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光羽又是说道。

    “如果知道了,那光之子王族会保护你吗?”唐宇又是问道。

    “这……”光羽愣了一下,又是看着唐宇:“不会的,光之子王族更保守一些,没有贺兰宗那么强势,如果真的因为我到了两方剑拔弩张的时刻,我想他们会交出来我,丢卒保车!”光羽说到这里,也觉得有些自卑,他虽然也是王族,但人比人气死人,他终究不是王族的嫡系,就比如契约这种事,一般高贵的王族,谁会去?

    “那不就结了,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你了。”唐宇说道。“所以我走不了了。”

    “谁会知道?”光羽愣了一下,突然星眸一闪,因为在高空,两道身影已经飞掠而来了,很快便是降落在了他们的周围。

    “哼哼,想跑,没那么容易!”一道寒冷的声音传来,当他们身影渐渐实质的时候,一个黑衣长袍中年,同时还要一个粉衣少女。

    这少女看到唐宇的时候,面颊立即露出了惊讶之色来。

    而当唐宇看到她的时候也是笑了一下,看来他也是从莽苍古域之中出来了呀,不过只要不踏入罪恶深渊,也不是不可能出来,只要找对路就行,这贺兰宗应该知道那莽苍古域的进出路,否则不可能将一些精英弟子弄去试炼,要是出不来,对于门派的发扬光大也是坏事。

    闻人萍看到唐宇能不惊讶吗?她可是目送着唐宇进入罪恶深渊的,进入那里,到现在还没有一个能够真正出来的,不管是贺兰宗还是光之子王族,还是烈焰大陆,这绝对不可能!但是眼前唐宇却是真的站在她面前,这……他是怎么出来的?

    “好久不见了,亲。”唐宇看着闻人萍微笑道。

    “啊……”闻人萍听到之后,不由的惊愣一下,果然就是唐宇!刚才她还想着,是不是认错人了,只是他们长得像而已?

    “你,你怎么出来的?”闻人萍看着唐宇吃惊的问道。

    “你们认识?”而在旁边那个冷厉的中年突然冷冷的看着闻人萍问道。

    “师,师父,他,他是我在莽苍古域见过的,并且,并且还救了我……”闻人萍对于唐宇的感觉是好的,毕竟唐宇救过她的命,虽然在莽苍古域之中唐宇救了她之后她甚至动了杀心,想杀唐宇夺宝,不过她却最终没有行动,而且也知道唐宇的实力比她高,她无法得手。

    “嗯?救过你?”冷厉中年倒也露出了惊容来,不过冷厉面目未改,瞪着唐宇:“既然救过你,那说明也杀过我们的弟子,我贺兰宗向来是有仇必报!小子,你今天依然是个死!”

    “你说错了,你们贺兰宗应该是有仇必报,有恩不还。”唐宇笑道。又是看了看闻人萍,此时闻人萍面色难看,她知道她根本就无法帮助唐宇,虽然想帮,但无能为力,毕竟面对强大是师父以及强大的师门,她一个小女子,算得了什么?无法掀起任何的风浪。

    “那又如何!”黑袍中年又是冷厉,“刚才被你重伤的那个灰衣正是我的师弟,我让你死的明目!”突然之间黑袍便是朝着唐宇攻击儿俩,“利索!”唐宇笑了笑。“你们都退后,我陪他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