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5423大汉
    >    ,!

    “对啊!这才过去了不到半个小时,你难道就已经从箭塔中出来了?”向文也是一脸奇怪的问道。

    “小七呢?”只有凯奇,虽然奇怪,但却立刻问道。

    “箭塔突然爆炸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唐宇想了一下,先并没有说出实情,然后又从后背上,将小七提溜了起来,对着凯奇说道:“小七在这里!”

    “小七……”凯奇欣喜的将小七接了过去,搂在怀中小声的询问起来。

    唐宇是能听懂小七的话的,尤其是从箭塔中出来以后,唐宇感觉自己和小七之间的关系好像变得分外亲密了,比起小七和凯奇之间的关系还要亲密一些,不然,按照小七的习惯,看到凯奇后,并不是躲到了唐宇的身后,而是飞奔着,冲到了凯奇的怀中。

    让唐宇没有想到的是,在凯奇低声询问小七以后,小七竟然也按照唐宇的说话,进行了回答:“箭塔爆炸了,我们没能进去……”

    它这是选择了我吗?唐宇心中笑了起来,感觉从凯奇手中得到小七的可能,更大了。

    凯奇并不觉得小七会欺骗他,因为听到小七的话后,点点头,选择了相信。

    “先救人吧!”唐宇看向了众人身后,一条又长又黑的地道,这里是通往红莲渊密牢的唯一路径。

    月溪等人虽然是藏在密牢中,但也只是藏在密牢的入口,并没有深入。

    “月溪,向文大叔,咱们走吧!反正咱们也不认识这里的人。”凯奇总感觉留在这里,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生,所以提议道。

    “干嘛要走!你还在生唐宇的气啊!人家不是没有把小七带进那箭塔里面吗?小七现在不也是安安全全的又回到你的手中了呀!我之前就说过,我也很好奇,红莲渊的密牢,到底是什么地方,不走不走!就算走,也等我看完再说。”月溪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是啊!帮个忙再走啊!唐宇毕竟救了咱们的命。”向文也是说道。

    小七没有说话,直接从凯奇的怀中,跳到了月溪的怀中,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看到连小七,都觉得应该留下,凯奇顿时感觉尴尬无比,只好开口说道:“好吧好吧!留下就留下,不过大家小心点,我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嗯!”大家又不是傻子,虽说他们并不觉得,红莲渊的人应该不会在自己的密牢中,安放陷阱之类的,但这里他们毕竟没有来过,肯定要小心点。

    唐宇并没有理会月溪等人,他说完先救人以后,就直接向着通道深处走去,完全不在意月溪等人是留还是走。

    密牢之中,又黑又冷,时不时会有一阵带着鬼哭狼嚎般声音的冷风,从各个角落涌来,听起来格外的瘆人。

    “等等我们。”唐宇听到身后传来月溪的喊声,不由的笑了笑,停下了脚步。

    等到月溪等人追了上来后,一行四人一鼠,这才小心翼翼的,继续向着前方走去。

    穿过通道,就能看到一个个牢笼了,有的是空的,有的有人,不过即便是有人,这些人的样子看起来也是人不人鬼不鬼,即便是看到唐宇等人进来,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好像看不到唐宇他们似的。

    “这样肯定是不行的啊!”唐宇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本来是举得,舒水柔能长得这么漂亮,那他的父母,肯定也非同一般,到时候只要把牢笼中长得漂亮的先救出来,然后在对比一下长相,自然就能分辨出,到底谁是舒水柔的父母了。

    可是现在,唐宇才现,被关在牢笼里面的人,都是人不人鬼不鬼的,别说是他这个没有见过舒水柔父母的人了,就算是舒水柔自己,恐怕都分辨不出来,她自己的父母,到底是哪一个人。

    “娘的,看来要一个个问啊!”唐宇嘟囔了一句,喊道:“你们谁认识舒水柔?”

    唐宇的话音刚刚落下,那些原本好似看不到唐宇的人,瞬间冲到栏杆旁边,“砰”的一声,将栏杆撞的出一声巨响,接连这样几声巨响后,嘈杂的声音响起:“我认识……我认识!”

    “哎哟卧槽,刚才不还把我当成透明人,现在一个个都这么兴奋了!”唐宇不爽的骂了句,既然认识,那谁能告诉我,舒水柔是干什么的?

    “鸡……”

    “强盗!”

    “舒水柔是老子的女人……”

    “……”

    一瞬间,寂静的牢笼中,顿时喧闹的如同菜市场一般,每个人几乎都争前抢后的说出了自己的答案,可问题是,这些答案中,虽然千奇百怪,让唐宇哭笑不得,但却没有一个,是他想要的答案。

    “妈了个巴子,都给我老实点,谁他娘的再放屁,别怪我不客气了。到底有谁认识,要是被我现他说谎,别怪我弄死他!”唐宇愤怒的吼道。

    “来啊!有本事你弄死我啊!”

    “对对,老子早就等不及的要死了,你来吧!”

    “求死啊!”

    牢笼中的人,丝毫不理会唐宇的威胁,不屑的耍着无赖,根本就没有人想要老实回答唐宇的话。

    唐宇眯着眼睛,目光瞥向一个光头的大汉,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壮实的身体布满了伤疤,脸上露出猥琐的笑意,那句舒水柔是我女人,正是从他的嘴里冒出来的,所以唐宇相信,这个男人,绝对和舒水柔没有关系,因此……就拿他杀鸡儆猴吧!

    “哐!”

    唐宇用令牌打开了这个牢笼的大门。

    “哈哈!老子出来了!”大汉相当兴奋,想也不想,就向着打开的牢门冲去。

    “砰嗤!”

    可是他的笑容,很快就凝聚,他的身体迅的冲到牢门的门口,可是还没有踏出牢笼半步,就感觉小腹上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以及强大的力量,力量将他狠狠的在地打回了牢笼之中,“矼”的砸在地面,溅起一阵带着臭味的液体。

    “你刚才说,舒水柔是你的女人对吧!”唐宇的声音,这时才幽幽的响起。

    “没……没有,我开玩笑的。”唐宇的一拳,虽然来得突然,但可不想让这家伙就这么死了,那可起不到杀鸡儆猴的效果,所以自然不会让他受到太大的伤害。

    伤害看起来是不大,可问题是,大汉却从唐宇的这一拳上,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和唐宇的差距,他被关在牢笼中这么久,早就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了,但他也不想自己是死着离开的,所以他屈服了。

    “开玩笑?你以为老子的时间很多,有功夫给你开玩笑?”唐宇不屑的问道。

    “饶命啊!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开玩笑了,我掌嘴……”

    “啪!”

    “让你嘴贱!”

    “啪!”

    “让你瞎说!”

    “啪!”

    大汉为了活命,对自己确实够狠,第一巴掌下去,嘴里就喷出一口鲜血,鲜血中,还带着几颗恶心的牙齿,第二巴掌下去,两眼犯花,身体晕乎乎的好像要摔倒,第三巴掌下去,直接摔倒在地,奄奄一息。

    给读者的话:

    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