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5533眼界
    所有人的脑海中,都浮现出一个疑惑:夏唐明口中所谓的主人,到底是他一个人的主人,还是整个夏家的主人。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即便是杀魂的风,也被这个意外得知的消息,而惊呆了。

    夏唐明对于自己和唐宇的关系,就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隐瞒,这一次,他更是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就是想让这些蝼蚁知道,唐宇是他夏家的主人,如果有点眼色,就不要去给唐宇找麻烦,他知道,唐宇最讨厌的就是麻烦。

    要是这些人知道,不仅仅是夏家,就是神女宫也有一个同样的主人,恐怕震惊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吧!不过,夏唐明之前就已经说了,神女宫和唐宇的关系,他暂时还想隐藏一下。

    “你的主人,就是刚才和红莲派那些高层战斗的那个家伙?”风忽然想到了什么,满脸震撼的问道。

    “你很聪明。”夏唐明轻轻的点了点脑袋,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面色冰冷,浑身上下散发出浓浓的寒意,语气阴森的说道:“这是第一次,如果再有下次,让我听到你们任何人,对我主人不敬,那可就别怪我夏唐明心狠手辣了!”

    夏唐明的声音,宛如是地狱恶魔的咆哮,让人听一下,就感觉一股阴冷的寒意,瞬间从脚板底涌上心头,快速的冲击向全身,胆战心惊,恐怖至极。

    “呵呵!”风忽然讥讽的笑了起来,“既然那个人是你的主人,那为什么刚才他和红莲派战斗的时候,你不上前帮忙,我想以你夏家主的实力,想要灭掉红莲派的那群混蛋,应该轻而易举吧!”

    “主人需要历练。[想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夏唐明解释了一句,而后指了指那个恐怖的大坑,说道:“而且结果,你也,即便是不用我出手,红莲派的这些人,最后不还是死在了我的主人手中?”

    “他们是死在了这条河的手中,而不是你的主人手中。”风反驳道。

    风说的不错,红莲派的那几个高层,包括明恶在内,在唐宇等人过了河后,也是迫不及待的冲向了岸边,想要渡过獬豸灵泉河,前往对岸。

    但是因为他们冲的太快,即便他们所在的河段,身后并没有人拥挤,可是他们也是同时跳进了獬豸灵泉河中,自然也就同时被河水吞噬同化了。

    不得不说,这些红莲派的高层,实在是太过悲催,逃过了唐宇的三次超级合招后,最终还是死了,而且死的莫名其妙,估计他们到最后,都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

    “那又怎么样呢?”夏唐明耍起了无赖。

    风顿时语塞,也是想到红莲派的那些高层,最终到底是不是唐宇杀的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他们都已经死了reads;。

    不对,我好像不是要谈这个,我是……风顿时反应了过来,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被夏唐明带偏了,转头周围的修士,也早已经被夏唐明带歪了,把注意力放在了唐宇这个夏唐明的主人身上,哪里还有一点怒气。

    风明白,想要再次挑起这些修士的怒火,已经不可能了,顿时只能暗地里恨的直咬牙,可是却对夏唐明无可奈何。

    的反应,夏唐明也是松了口气,心中暗暗想到:主人,这边我已经帮你拖住了,你可要抓紧了!

    ——

    唐宇等人过河后,便是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威压,威压虽然淡,可是却让人感觉到恐怖,全身的汗毛仿佛都竖了起来,就如同呆在那时刻会有危险的环境中一般,让人很是难受。

    前行了大概十公里,唐宇注意到,眼前出现了一片很大的空地,但实际上,这片空地上,却有一个很危险的禁制,应该就是小正太说的,神兽獬豸沉睡中,自己下的那个禁制。

    唐宇能够制里面的情况,一个黑漆漆的洞口,赤红色的光束正是从这个洞口中伸展出来的,同时那数条紫蔓藤,也是从这个洞口中生长起来的。

    唐宇仔细的观察了一番,确定自己也能破除这个禁制,但是和小正太说的一样,禁制的破除,确实非常的危险,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受伤,而且不是郁芳宁说的,神兽獬豸所谓的起床气,而是被这禁制本身伤害到。

    “需要我做什么?”宇等人,突然停了下来,一直忍耐着的彭赋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你不是精通阵法吗?这里有一个禁制,你应该能够发现吧!我们需要你将其破除!”小正太指着眼前一片空地说道。

    “禁制吗?”彭赋过了河以后,因为一直都想着小正太和郁芳宁说的要他帮忙的事情,所以并没有注意到眼前的情况,现在听到小正太这么说,忙是抬起头片刻之后,彭赋皱起眉头,语气不是很坚定的说道:“这个禁制好像很难,我也不能保证,自己一定能够破除!”

    “不能保证吗?”小正太和郁芳宁的眉头,同时皱了起来,眼中闪过担忧的神色。

    “嗯!”彭赋点头道。

    “你能做到哪一步?”唐宇问了句,想要这彭赋在阵法上的研究,和自己到底是孰胜孰劣。

    “禁制我能破除,但是我感觉危险很大,但是一时间想不通,危险到底来自于哪里!这个禁制到底是怎么回事?很粗糙,可是又给人一种相当精湛玄妙的感觉,真不知道设下这禁制的人,到底是真不会布置阵法,还是故意弄成这样的。”彭赋揣测道。

    唐宇不由的佩服起彭赋,只是从彭赋的这句话来很明显,这彭赋对阵法的了解,确实要比他高一些。

    “既然请你帮忙,肯定不会让你有事的,我和唐小子会在一旁守护你,万一遇到危险,我们就是拼了自己的命,肯定也会把你救出来。”这话本来是唐宇想要给余老爷子说的,可是现在唐宇还没有提前说,余老爷子就自己说了出来。

    “试试吧!我只能说尽力,毕竟,我之前根本没有接触过这样古怪的禁制。”彭赋立刻就同意了,只是他的眉头一直都紧紧的攒聚着,显然还是很担心。

    答应会解除这个禁制,彭赋就从自己的戒指里面,拿出了一大堆的东西,唐宇眼,便知道这些东西,全都是用来布置阵法的,他有些纳闷,现在是解除禁制,彭赋怎么还拿出布置阵法的东西?难道他是想通过反布阵的方式,来解除禁制?

    所谓的反布阵,就是指在阵法的旁边,布置出一个反向的阵法,以此来抵消这个阵法的功效,这样虽然原地出现了两个阵法,但实际上因为阵法的效果被互相抵消了,所以实际上就变成了一个阵法也没有了。

    这种反布阵破解阵法的方法,唐宇曾经只是听说过,还没有人这么做过,因为这种方法处理起来,非常的麻烦,没有想到,今天能够大开眼界了!

    给读者的话:

    七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