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5534十公里
    会儿,唐宇就能肯定,彭赋确实是按照这种方法,来破解眼前这个禁制的。

    彭赋布置起反阵法来,异常的严肃警惕,目光中,时刻闪烁过一丝疑惑,显然,他在布置反阵法的时候,同样在疑惑,自己这样的布置,到底有没有效果。

    唐宇破解阵法的方法,肯定不是这样子的,但是从彭赋现在的情况来的反阵法破解法,比自己的要安全许多,所以唐宇也就么有插嘴,静静的在旁边

    “噗嗤!”

    可是忽然,彭赋的身体一颤,一口鲜血,直接从他嘴里喷射而出,正好喷在了他布置的阵法上,结果还未成型的阵法,受到鲜血的刺激,陡然间发出一声剧烈的爆炸。

    “砰!”

    强烈的冲击波,骤然出现,唐宇等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便是被爆炸的冲击波,冲飞出去。

    而且这冲击波的威力,也是异常的恐怖,即便是余老爷子,都没能承受,“噗嗤”一声,也是一口老血喷出。

    余老爷子都受伤了,就更不要说妖王唐宇以及三个妹子了。

    尤其是三个妹子,因为实力最弱,受的伤势自然是更加的严重,不仅被冲击波震得七窍流血,更是直接昏迷了过去。

    “咳咳!”唐宇痛苦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感觉胸口之中,仿佛是压迫上了一口污血,想吐却是吐不出来,晃了晃有些发晕的脑袋,唐宇直接冲到三女的身边,满脸担忧的检查着三女的伤势。

    幸好三女只是因为承受不住冲击波,昏迷了过去,身体并没有承受太大的伤害,不然,唐宇就是杀了神兽獬豸的心,都有了了。

    而彭赋,这个站在最前方,布置阵法的人,受伤则是最为严重的。

    唐宇和余老爷子还说会想尽办法救他,可是谁能想到,这爆炸出现的实在太过突然,就是他们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更不用说,出手救下彭赋了。

    昏迷过去的彭赋,仿佛是死了一般,一点生息都没有。

    唐宇此刻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三女的身上,哪里会去注意他的情况。

    余老爷子虽然是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但他同样没有先去管彭赋的事情,而是婆婆,以及唐宇四人,甚至就连一种妖王们,他都注意了,也没有注意到彭赋。

    所以苦哈哈的彭赋,只能继续苦逼的摔在最远的地方,悲惨的都没有人去下。

    “圣女姐姐,我是小蝎子啊!”小正太满脸惨白,嘴角挂着鲜血,痛苦无比的瘫坐在地上,两眼失神的方,“我是来救你的啊!你为什么还要对我们攻击呢?”

    “小蝎子,刚才的爆炸只是意外,和神兽獬豸,没有一点关系。”余老爷子听到小正太的话,呵斥道。

    “不会的,我能感觉到,那就是圣雪姐姐的气息。”小正太倔强的摇摇头,一脸肯定的说道。

    “先别说这个了!把彭老救醒更重要。”唐宇将三女转移到一起后,站起了身,来到彭赋的身边,皱着眉头说道:“余老爷子,你来!他的伤势,好像很严重。”

    “肯定很严重。”余老爷子回了一句,则是满脸严肃的走向了彭赋,“灵魂受损,神格金身出现碎裂……问题相当的严重啊!就算暂时能够将他救醒,他估计也没有精力,再去破解阵法了!”

    “阵法交给我,老爷子,你把彭老救醒就可以了,毕竟这是我们欠他的。”唐宇一脸肯定的说道。

    “那就麻烦你了。”如果三女此刻醒着,肯定不会允许唐宇继续破解阵法,而余老爷子们,宇此刻的表情,就算想要拒绝,但也不会太过勉强,迟疑了一番后,便是同意了唐宇的建议。

    这次为了防止意外的发生,唐宇让一群人撤离的远一些,同时也把三女的安慰,教给了余婆婆以及一种妖王,余老爷子毕竟还要救助彭赋,他没有麻烦,不过他相信,要是三女真的发生危险,余老爷子不可能管的。

    余老爷子一群人,退的远远的,几乎距离阵法数十公里后,唐宇这才独自转身,前方彭赋刚才不止反阵法的地方。

    别突然爆发出恐怖的爆炸,但是阵法附近,却是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一点被爆炸影响的地方都没有,就是地面上,原来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那小花小草长得依然翠绿鲜嫩。

    唐宇赋布置了一半,几乎被爆炸完全毁掉的反阵法,迟疑了一下,收拾了一番,还是按照彭赋的思路,继续布置着反阵法。

    虽然说,唐宇之前并没有接触过怎么布置反阵法,但是之前赋的那些举动后,便也是明白,这反阵法的布置,到底是什么情况了,也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继续下去。

    因为彭赋的意外,让唐宇布置反阵法起来,则是更加的小心翼翼,甚至说,比彭赋思索的时间还要多,他不知道彭赋怎么就突然喷出了鲜血,但唐宇一直注意着,他清楚,彭赋不可能莫名其妙吐血的。

    “不好!”

    就在唐宇将阵法,布置到彭赋刚才布置的相同程度时,他突然感觉一股强烈的压力,猛然从神兽獬豸布置的禁制上,冲击而出,而且仅仅是冲击他一个人,让他也是忍不住,有种吐血的冲动。

    “嗯!”

    唐宇一声闷哼,硬生生的把到了嘴边的血,又咽了回去,虽然很恶心,但是唐宇至少没有让自己的血喷出来,吐在未完成的阵法上。

    彭赋刚才那个未完成的阵法之所以爆炸,就是因为受到了他自己鲜血的侵蚀,而唐宇现在,硬生生的咽回了到嘴边的血,未完成的阵法,并没有受到鲜血侵蚀,因此,并没有发生爆炸。

    己未完成的阵法,一阵颤抖之后,最终又稳定了下来,唐宇不由的松了口气,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然后再次将心神,放在了未完成的阵法上。

    之前的这些阵法,可以说是唐宇依葫芦画瓢,按照彭赋的想法,依次布置出来的,但从后面开始,就需要唐宇自己努力了。

    好在,唐宇曾经为了研究符文,经历过比这还要危险艰难的事情,因此也并没有太过揪心,认认真真的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神兽獬豸布置的那个禁制全部内容后,便是再次行动起来。

    唐宇之所以想着按照彭赋的想法去做,就是因为他对神兽獬豸布置的那个禁制,已经了解的很透彻,只不过他没有解决的办法,而彭赋的这种想法,让他眼前一亮,觉得是现在最合适解决办法。

    不然,唐宇也不敢如此贸然行动。

    接下来的布置,对唐宇来说,更加的艰难,他也更加的小心,几乎每一步,都要花费很大的心神,才能确定,要怎么去布置,不然,唐宇也知道,只要他布置错一步,下场绝对比彭赋凄惨的多。

    给读者的话:

    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