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5728片刻
    “唐先生,你实在客气了,我……”胡佳儿忙是说道,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个从会客大厅中,传来的吵闹声打断:“胡佳,你给我进来,咱们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你想跑到哪儿去?”

    这一声宛如欧巴桑的粗犷女音,顿时便让唐宇等人的眉头,全都皱了起来。www*xshuotxt/com?.??`

    胡佳的面色,也一时间阴沉了下来。

    “陶乐梅,这里是胡家,有你屁事,嗓门大了不起啊?”林天义仿佛已经习惯了这一幕似的,丝毫不在意自己是个男人,毫不犹豫的反骂了一句。

    “林天义,你也知道这里是胡家,你有多管什么闲事?”陶乐梅那粗犷的嗓音,再一次响起。

    “卧槽,胡佳是我老婆,你说我该不该管?”林天义得意无比的说道。

    胡佳,胡家!

    一句谐音,顿时让那陶乐梅哑了火,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但是几分钟不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姓林的,欺负一个女人有什么意思,有本事,冲我来!”声音刚刚接触,一个长得如同竹竿一般的瘦高男子,从会客大厅中,走了出来。

    “她是女人,你是男人吗?”林天义丝毫不惧,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容,反驳了一句。.?`

    “你丫才不是男人。”瘦高男子顿时就怒了。

    “哟!不简单啊!胡刀刀,什么时候也是这么大胆了,竟然还敢这么和我说话?”林天义依然是那副不屑的笑容。

    “你……”胡刀刀怒火高涨,可是最终仅仅只是说出了一个字,还是没有再能说下去。

    “没用的东西!”陶乐梅的声音再次响起,同时她的身影,也出现在会客大厅门口。

    “呵呵!”

    看到这个陶乐梅,唐宇不由的笑了,心中暗想:刚刚称她为欧巴桑还真是没有错,那样子,竟然就是一个大水缸啊!一米六不到的个子,以那腰围,绝对有三四百斤重,她那即便是花了妆容的面孔,也难以掩饰的丑陋面孔,唐宇实在是不想看她了。

    “小子,笑你麻痹啊!”陶乐梅简直就是个疯狗,唐宇不过是轻声的笑了一下,结果正好被她听到,于是她便一点延迟都没有的,张开血盆大口,便是骂道。

    “啪!”

    也不见唐宇的身影闪动,便是听到空中传来一声巴掌声。

    “谁!谁敢扇我?”随后,便是陶乐梅疯狗般的怒骂,只见她捂着自己的大饼脸,她那蒲扇一般的手掌下面,是一抹通红的巴掌印,但她此刻的样子,实在让人看不出,她被打了有什么心疼的,反而觉得,这货就是该被揍。?.?`

    “嘴贱,就该掌嘴!”唐宇的声音,缓慢的响起。

    “小子,是你?”陶乐梅瞪大了眼珠子,眼眸中闪烁着疯狂的神色,“你死定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百花城,你竟然敢在百花城中打女人,你死定了……死定了!”

    陶乐梅的声音声大如雷,她的嘴皮子都不动了,但那声音依然在空气中徘徊了片刻,才最终消散。

    “我什么时候打了女人了?”唐宇淡然的笑问道。

    “这是证据,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喊百花城的护卫过来,老娘要让你死。”陶乐梅指着脸上的巴掌印,说道。

    “可是有谁看到我动手了?拜托,大娘,我可是一直都站在这里没动好吧!再者说了,你觉得,有谁会认为,你是女人呢?”唐宇轻声的讥讽着。

    唐宇的淡定,和陶乐梅的疯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尤其是听到唐宇的话后,在唐宇身边的一群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让那陶乐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唐宇,真的没关系吗?万一一会儿又遇到那个神经病女人?”笑过之后,舒水柔还是有些担心的,便是传音道。

    “放心好了,这里是胡家,林天义的老婆应该不会让咱们吃亏。再者说了,这个女人嘴贱,我只是扇了她一巴掌,已经是客气了!如果那个神经病女人出现,我不介意,在她面前,杀个人。”唐宇眯着眼睛,淡定的传音道。

    听到唐宇的话,舒水柔心头一颤,但也是放下心来,脸上再一次露出了笑容。

    看着唐宇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威胁着,要喊来百花城的护卫,有什么变脸的行为,再看看其他人哈哈大笑的样子,陶乐梅就感觉自己仿佛是小丑似的,这让她相当的愤怒,“虎目”一瞪,看向那胡刀刀,裂开大嘴,骂道:

    “没用的东西,老娘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你这王羔子一点反应都没有,啊~老娘不活了,怎么就嫁给你这样的窝囊废了,我苦啊!爹啊!你看看你,你收的什么徒弟。东西被人抢走就罢了,女儿现在也被人欺负,都没有人帮你,我……”

    陶乐梅嚎啕大哭起来,嘴里也是很不干净的骂着,只是她哭着的样子,只会让人觉得厌恶,而不会让人有任何同情的意思。

    “天义,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陶乐梅没有真的去喊百花城的护卫过来,唐宇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听到陶乐梅的话后,便是一脸好奇的问道。

    林天义没有掩饰,直接传音道:“看到那个瘦高个没有,是胡佳的弟弟,也是这个胖女人的男人。”

    “这个我看出来了!”唐宇点头回道。

    “这个胖女人虽然讨厌,但是他的父亲,却是整个极寒域中,鼎鼎有名的音律大师,一手音律攻击,能够让人在不知不觉中魂飞魄散。”

    “音律大师?”唐宇一愣,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胡刀刀虽然是胡家弟子,但他毕竟是男人,所以在胡家的地位很低,很久以前,就被赶出胡家,自行展。不过胡刀刀毕竟是胡佳的弟弟,所以胡佳对他还是很好的,在他被赶出胡家后,还经常的接济他。”林天义并没有理会唐宇的惊讶,继续解释着。

    “一次意外,胡刀刀救下了受伤的陶乐梅的父亲——陶猿,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听说是陶猿以胡刀刀娶她女儿为要求,把胡刀刀收为了自己的徒弟,教导他音律功法方面的知识。”

    “但问题是,这个胡刀刀有些愚笨,对于这方面的治疗,领悟能力很差劲。有一次,胡刀刀正在家里学习音律知识的时候,胡佳上门,给他送东西去了,结果,胡佳现,她对音律功法的领悟,简直逆天,于是就请求胡刀刀,把陶猿介绍给她,她想跟陶猿学习这方面的知识。”

    “胡佳对胡刀刀很好,所以胡刀刀根本就没有想过拒绝,便直接带着胡佳去见了陶猿,陶猿也是见猎心喜,现胡佳对音律功法的领悟能力,确实是相当的逆天,于是就准备正式收胡佳为徒,可问题是徒还没有收成,陶猿身受的重伤,没有能够得到治愈,便死了。”

    “也不知道为何,陶猿的成名绝技到了胡佳的手中,而且这件事情,还被胡刀刀他们知道。”林天义叹了口气。

    给读者的话:

    二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