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5781不至于


    cpa300_4();    “我们愿意交易,不管你想交易什么,我们都愿意!”

    “对对,我们愿意!”

    “不管是业火石,还是神格金身,哪怕是法宝,都没有任何的问题。(更新最快最稳定)”

    许城主几人是真的怕了,他们不怕不行,不管是唐宇还是水墨痕,此刻都让他们明白,这两个家伙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心中早就已经悔恨不已,现在正好有了机会可以让自己后悔,许城主等人怎么可能不好好把握住,以期望能够让唐宇满意后,帮他们求情,让水墨痕也能原谅他们。

    唐宇摆摆手,微微一笑,淡然的说道:“还是你先处理你的事情吧!我也不着急。事实上,本来我还有交易想法的,但是看到你以后,我这想法便是淡了。”

    “哦?”水墨痕眼睛一瞪,露出一丝好奇,“为什么呢?”

    “我只是想要看看你准备怎么对付他们!”唐宇摸着鼻头,说出了自己的实话,“只是为了好玩罢了!”

    虽然唐宇再次加了一句,可是水墨痕根本不相信唐宇的话,他甚至怀疑,唐宇这么做的目的,只是想要借助他的手,将这些人灭掉。

    想到唐宇的恐怖,水墨痕也就没有坚持,心中想着一定要让唐宇满意。

    而许城主等人,则是瞬间凉透了心,他们根本想不到,唐宇竟然这么轻易便打消了交易的想法,这是让他们彻底失去了最后的希望,于是一个个耷拉起面孔,心中更加的悔恨。

    于此同时,他们想到了来此之前,娄正清说的话,“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我们现在是真的后悔了啊!

    早知道,就应该听娄正清那小子的话了!

    但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后悔,也是晚了!

    水墨痕当即便对许城主等人发动了攻击,已经彻底绝望的他们,一点放抗的念头都没有,只是一招,便是被水墨痕打了个半残,瘫软在地上,进气多出气少,两只眼睛中,都露出那副无神的目光。

    “这就废了?”唐宇顿时便感觉到一阵意兴阑珊,相当的无语,眼中露出浓浓的不屑,在他看来,许城主等人如果这样,就被打灭了气质,那实在不值得让他浪费这么多的时间。

    “那我杀了他们啊!”再次动手之前,水墨痕询问了一下唐宇的意见。

    而这个时候,那些跟在唐宇身后,前来的百花城的强者们,忽然听到水墨痕这样说话的语气,同时也看到他略带着一些恭敬的态度,不由的好奇的看向唐宇,很是疑惑,这个年轻的不像样子的年轻人,到底是谁啊!难道是花家的新姑爷?不然,以水墨痕这个花家客卿长老,实力又如此的强大,怎么会对唐宇这般客气?

    唐宇也很疑惑水墨痕既然想要杀了许城主等人,怎么还会询问自己的意见,不过既然是问了,唐宇看了一眼手中的一长串公子哥,想了想,说道:“等等吧!”

    水墨痕都准备动手了,力量都已经酝酿好,突然听到唐宇这么说,忙是收了回来,结果因为太过突然,导致了力量反噬,一口鲜血,直接喷而出。

    看到水墨痕如此的拼,百花城的强者们更是吃惊。

    唐宇也一脸怪异的看着水墨痕,嘟囔道:“不至于吧……”

    “不好意思!”水墨痕仿佛没有注意到唐宇的吃惊,反而还一脸歉意的说了句,然后走到一旁,默默的疗伤去了。

    “嘶~”唐宇不由的倒吸了口起,感觉后花有些微凉,心中不由的涌现出一个念头:这货不会是看上我的后路了吧!不然,他修为比我高这么多,怎么会对我这么客气!

    这样一想,唐宇不由的打了个寒颤,忙是摇摇头,将这念头抛离到脑后,而后拖着手中的绳子,向着许城主等人走去。

    水墨痕这个实力强大的家伙,对唐宇都如此的客气,其他百花城的强者们,更是不敢反对什么,不安的站在一旁,揣测着唐宇的来历。

    许城主等人,在唐宇拦住水墨痕的时候,无神的眼眸中,便是露出了一丝亮光,身体动了动,想要做出一些回应,但是重伤严重的他们,根本做不出任何的回应,只能在地上抖动,只是随着他们的抖动,让他们看起来,就如同羊癫疯发作的病人一般,怪异的很。

    “噗通!”

    唐宇将手中的公子哥们,直接摔在了这群人的面前,说道:

    “没死的话,都来认认亲啊!”

    可是因为身受重伤,这些人就算是想回应,也回应不了,唐宇眉头皱了皱,将几个公子哥身上的禁制接触掉,然后说道:“既然你们的老爹老娘认不了你们,那你们就去认认他们吧!”

    几个公子哥虽然被解除了禁制,但是他们更加不敢妄动,毕竟他们可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母,是如何被唐宇教训的,想着自己的父母都不是唐宇的对手,他们怎么可能干的过唐宇,还是老老实实的认亲好了。

    于是一番忙碌的认亲过后,只剩下一老一少两个人没有相认。

    看着两人眼中都露出慌乱的神色,可是偏偏没有去看对方一眼,唐宇不由的奇怪了,“那个不是你爹吗?去认啊?”

    “他不是我爹!”娄仪摇头说道。

    没有看到自己的老子,娄仪心中是拔凉的,想着平时父亲对待自己的态度,他便明白,父亲要么是彻底的放弃了自己,要么就是希望让自己受到教训,然后凭借自己的力量,从唐宇的手中离开。

    这让娄仪的内心,有些怨恨,但是后来想想,他又想通了,觉得自己的父亲,做的很对,如果他今天来了,那就不是他娄仪的老子娄正清,他也不一定能够得到教训,但是现在,他不就是靠自己想通了一切吗!

    所以娄仪心中的怨恨,很快便化为了感激。

    “不是你爹?你爹没来?”唐宇诧异道。

    “如果没错的话,他确实没来!”娄仪摇摇头,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唐宇感觉奇怪了,这个家伙的老子竟然这么的个性,儿子都被绑架了,竟然都不来救自己的儿子,难道他的儿子很多,这家伙根本不被他老子放在眼中。

    “我叫娄仪!”娄仪回应道。

    “什么?你叫蝼蚁?”唐宇一阵无语,想着这到底是什么奇葩老子,竟然给自己的儿子取这样的名字,看来这货从小就不讨他老子的喜欢啊!不然的话,怎么会取一个预示着一辈子都只能在最底层的名字呢?

    娄仪心中想着问题,所以并没有听到唐宇的惊呼,随意的点点头,更加没有看到唐宇那一副看可怜虫一般,看着他的目光。

    娄仪的老子没有来,这说明人家老子不在乎,但是怎么许城主这群人中,还有一个家伙,身边孤零零的,一个人都没有,他这又是怎么回事哟!

    来到这个孤零零的大叔身边,唐宇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同时提醒这位大叔,可以传音告诉自己答案。

    给读者的话:

    一更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