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6125讨厌


    “哦!唐小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啊?”月长老的眼睛,直接眯了起来,心中不断的偷笑着:嘿嘿,唐小子,任凭你再変态,还不是有事求老娘帮忙!哈哈,这下爽了,连唐小子这个変态都有事求自己,以后在这些家伙面前,岂不是又能好好讽刺他们了?

    月长老之所以嘴毒,就是因为她特别喜欢讽刺别人,这也不是她心坏,只是对于很多事情,她看不过去,觉得人家必须按照她的要求去做才正确。壹 看书ww w·1k anshu·cc

    除了这一点,让人很不喜欢外,月长老真是一个慈祥的老太太,整个神音门内部,可以说,长老中,最受弟子欢迎的,就是她了!

    当然,某些性格脾气以及习惯都不好的弟子,也是最讨厌她的。

    “月长老,我听昕姨说,你对丹药印刻非常精通,所以我想问问,你身上有没有和丹药印刻有关的书籍,我想看看!”唐宇不动声色的拍了一记马屁。

    月长老眼前一亮,脱口而出,“你是想学习丹药印刻知识?”

    “是的!”唐宇点头道。

    “拜我为师,我立刻就可以教你,包括一些特殊的技巧,我的独门绝技,统统交给你!”想着有机会让唐宇这么一个妖孽,变成自己的弟子,月长老无比幸福的说道。

    “额!”唐宇尴尬的抓了抓脑袋,心中虽然有这个想法,但是他并不想为了学习印刻丹药的知识,而在这里继续停留下去,于是便摇摇头,说道:“月长老,我只是对这种知识有点兴趣,想要了解一下,拜师的话,就算了!”

    听到唐宇这么说,昕姨顿时就愣住了,因为唐宇明明和她说,他对丹药印刻的只是,非常的好奇,特别感兴趣,怎么到了这里,就变成了有点兴趣了?

    难道说,这小子是顾忌我的存在,所以不想再拜月长老为师了?谢昕不由的想到了这点。 壹看 书 w ww ·1ka nshu·cc

    这让谢昕感动的同时,又有些着急,忙是脱口而出:“唐宇,你不是说,你对这东西很感兴趣吗?”

    本来,听到唐宇的话,有些失望的月长老,正准备从戒指里面,拿出一些基础的印刻知识的书籍,让唐宇看看,但是听到谢昕的话,她手中的动作直接停了,而后又将目光,炯炯的看向唐宇。

    “唐小子,你这小家伙,不老实啊!”月长老笑道。

    月长老的动作,本来让唐宇有些期待,可是因为昕姨的话,让谢长老的动作停住了。

    唐宇无奈的看向昕姨,满脸的幽怨。

    昕姨也意识到,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模样无比的可爱。

    唐宇心头跳了一条,连忙将目光从昕姨的身上转移开,然后再次看向月长老,说道:“月长老,我直说了吧!我确实对丹药印刻非常的感兴趣,但是我没有时间,停留在一个地方,专门来学习丹药印刻知识。一看 书 ·1kanshu·cc”

    “所以你不想拜师,而知识从我这里,得到一些关于印刻知识的基本书籍?”月长老立刻明白了唐宇的意思,这让她更加的失望了。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长老,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没关系,我可以和你一起到处游逛,只要你愿意和我学习丹药的印刻知识。”

    但是月长老最终忍住了,并没有这么说,因为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说,就算唐宇的天赋再怎么逆天,自己也不可能为了唐宇一个人,抛弃整个神音门其他想要学习印刻丹药知识的弟子,毕竟,整个神音门中,对印刻知识比较精通的高层,只有她一个。

    另外,月长老也想到了另外一点,虽然她自己对丹药印刻比较精通,但绝对算不上是这方面的大能,比起那些真正的大能,她还是差了很多的。

    如果说,唐宇在印刻丹药的天赋上,也和其他方面一样,都是非常的逆天,那么月长老觉得,自己更加不能将唐宇收为弟子了,不然的话,那只是害了唐宇。

    月长老思考的时候,唐宇也在思考。

    看着月长老不断变化的脸色,唐宇还以为月长老不愿意教自己,心中则是有些失望,不过他不能就此放弃,思索了一番后,便是说道:“月长老,你可以将我收为记名弟子!”

    “好!”

    月长老正思索着解决的办法,忽然听到唐宇这么说,那就意味着,唐宇还是愿意喝自己学习的,这让月长老非常大的兴奋,便是直接答应了下来。

    然后,月长老则是说道:“虽然我收你为记名弟子,但是我希望,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之间几个知道,你不要告诉其他人。”

    难道月长老是担心,自己丹药印刻天赋不好,被其他人知道,会丢他的脸?

    这让唐宇一下子有些郁闷了,脸上的表情自然是不好看。

    一看到唐宇的面色,月长老当然知道唐宇的想法,忙是说道:“你小子可不要误会,我只是担心,你的天赋太高,以后遇到其他的丹药印刻大师,想要将你收为徒,结果知道你是我的弟子,就不愿意收你,让你白白没了机遇,那可就不好了!丹药印刻知识,起步的时间,只有不到五百年,所以几乎每一个大能,都把自己的印刻知识,看做神器宝贝一般,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弟子,拜了自己为师后,又是其他人的弟子,这要是被发现,可是很危险的。”

    月长老满脸严肃的解释道:“所以说,再很大的情况下,我并不愿意让你成为我的弟子,可是我有些不甘心,你这么有天赋的小子,我要是错过了成为你师父的机会,我怕自己会后悔一辈子的。”

    月长老说的无比诚恳,那模样,就好似唐宇不是一个想拜他为师的年轻人,而是她即将拜师的高人一般。

    “这样啊!”唐宇恍然大悟,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而后则是正了正脸色,严肃的说道:“月长老,我还是决定拜你为师。如果因此,而错过了某些丹药印刻方面的大神,我也不在乎,我相信,我未来,在丹药印刻方面的成就,绝对比任何丹药大能都要强大!”

    唐宇说的无比自信,听着他自信的话语,周围的长老们,一时间,也感觉到热血沸腾,甚至有种,忽然间抓住了青春的小尾巴,努力干一件事情的冲动。

    月长老定定的看着唐宇,表情相当的复杂,良久之后,她点点头,说出了一个字:“好!”

    “拜见师父!”唐宇直接在月长老的面前跪了下来。

    “臭小子,赶紧给我起来!作为记名弟子的你,不需要给我跪下!”月长老手抛出一道无形的波动,应该是神念,将唐宇即将跪下的膝盖拦住了。

    唐宇愣了愣,还是占了起来,再次恭敬的喊道:“月师父!”

    “嗯!”月长老欣慰无比的笑了起来,随后从戒指里面,拿出了十多本书,递给了唐宇,说道:“这些书,你都好好看看,里面全都是和丹药印刻有关的东西,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准备离开,但是在你离开之前,你必须来我这里一趟!”

    给读者的话:

    二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