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6538面孔
    魇终于还是认输了,不过他还是抬起头,露出一个奸恶无比的笑意,说道:“呵呵!就算被你们看透了又怎么样,反正……那个叫应吉吉的恶心东西,现在应该也快不行了吧!”

    说着,魇终于不再顶着应吉吉的面孔示人,而是变化出一个看起来,非常平庸的男人面孔,平庸到,这样的人,淹没到人群中后,就会立刻忘记他的模样。

    或者说,他这平庸的面孔,实在太有迷惑性了,被人看一眼后,再一次提到他,脑海中就会浮现出无数个面孔,总感觉没一个面孔,都是他,甚至想到自己面孔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的这样面孔,也是他。

    对于魇说应吉吉快不行了,唐宇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这又让魇心头一跳,感觉到不对劲,但是却强忍着,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

    唐宇则是笑了笑,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难道你不在乎,你那朋友的死活?”魇听到唐宇的问题,下意识的问道。

    “说起来,我和吉吉兄认识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你觉得,一个多月时间的相处,能够有多深的交情呢?”唐宇满脸不屑的笑容,当然,这是唐宇欺骗魇的,唐宇相信,魇肯定不会知道,他们这一个月间,到底经历了什么,反正听到唐宇这么说,魇就觉得坏事了,因为在他看来,相处千年的关系都不一定好,更不用说只是相处一个月了。

    事实上呢!

    对于应吉吉,唐宇还是挺看的上的,虽然只是短短相处了一个月,但经历的事情,却相当的多,共同战斗,同经生死,同享宝贝,至少在明面上,这绝对是比真心结拜的兄弟,关系还要好了。

    “你们!”魇不知道唐宇和应吉吉经历了什么,听到唐宇这么说了以后,只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灰暗了,本来还想着,变身成应吉吉的模样,来欺骗唐宇,而完成任务,结果没有想到,自己这么早就露出马脚,现在想要完成任务,恐怕不可能了!

    “我们怎么了!”唐宇耸耸肩,呵呵一笑,淡然说道:“我发现你这个人,很没有礼貌啊!我都已经问了这么半天,你又是什么东西,你竟然不回答我啊!”

    “你别嚣张,就算我死了,主人也不会放过你的。”魇满脸狰狞的愤怒大吼道。

    “哟!又来了一个主人,看来,你果然是个东西咯!说说,你的主人,又是什么玩意?”唐宇嬉皮笑脸的问道。

    “不准侮辱主人。”魇瞬间暴怒,强大的气息,冲他身上散发出来,让唐宇感觉到吃惊的是,爆发出强大气息的瞬间,魇胸口的伤势,就好似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般,竟然直接恢复如初了。

    “好强大的恢复能力,竟然连法则攻击制造出来的伤口,都能这么快恢复。”唐宇心中震惊的感叹道,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将倪裳彩挡在了自己的身后,说道:“看来,你的主人,也就是个藏头露尾的小人,不然……为何我一问他是什么玩意,你就这么生气呢!”

    “砰!”

    魇瞬间发动攻击,强大的能量,从四面八方席卷向唐宇,唐宇瞬间收起嬉笑的面孔,因为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周围,竟然出现了数个魇的身影。

    “分身之术吗?”

    唐宇迟疑道。

    但是随即,唐宇发现,并不是分身,只是通过强大的真气能量,构建而成的虚影罢了,但是这些虚影的实力,却又非同一般,说是分身,也不为过。

    虽然说,这个魇的修为,唐宇看不透,这还是唐宇第一次遇到,自己看不透修为的人,哪怕是放出神魂力量去探查,都感觉是一团迷雾,完全看不清魇的修为,但是唐宇却隐隐有种感觉,这个魇的实力,并不比自己强大。

    哪怕这个魇真的比自己强大,唐宇都不会畏惧,何况现在更是感觉到,他没有自己强大了。

    “轰!”

    唐宇瞬间释放出一道强招,攻击了出去,强烈的攻击,制造出可怕的动静,周围的虚空,形成了一道道如同海浪般的涟漪气波,层层叠叠,又犹如那九天星河坠落大地般,动荡不已。

    这些攻击,势如破竹般,轰击向魇的攻击。

    在唐宇的这一招下,魇那犹如分身般的招式,就好似是狂风暴雨中的一叶扁舟,完全只能被动的顺着气波的冲击,而随波逐流,哪里还能攻向唐宇。

    唯一还能攻击向唐宇的,也就只有魇的真身了!

    唐宇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魇把自己的真身,也藏在无数虚影之中,现在突然看到,原本在自己正面的魇,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右侧,唐宇不由的笑了。

    这个傻货,看来还没有注意到,他的其他能量虚影已经被唐宇的招式打碎了啊!

    “蓬咔!”

    唐宇咧嘴一笑,脚下突然点动,飞窜了出去,瞬息间,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魇的面前。

    “灵犀拳法!”

    “崩!”

    “轰嗤!”魇对唐宇的突然出现,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预料,等到唐宇的招式,已经完全轰击在他的身上,并对他的胸口,再一次造成了恐怖的伤势,剧烈的疼痛,就算魇再怎么拥有忍耐性,但那犹如蜘蛛网般恐怖的伤口,只是让人看着就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自然也不可避免,疼的惨叫起来。

    “啊!”

    “别急着跑啊!”承受了唐宇巨大力量的魇,身体自然而然的向着后方飞去,但是唐宇陡然间,伸出一只手,瞬间拽住了他的一条手臂,就算魇已经反应过来,想要去抵抗,却发现唐宇的手,如同钳子一般,紧紧的夹着自己的手,只能感觉到疼痛,而完全不可能挣脱开来。

    魇急的脸色大变,早知道自己不是唐宇的对手,但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连一招都抵抗不了。

    只能说,这魇的记性不太好,之前,唐宇爆发出的那招裂空斩,他就抵抗不住,现在竟然再次有了这种震惊,可怜的孩子。

    “砰砰!”

    “咔咔!”

    唐宇如同捏糖人一般,不断的在魇的身上陪着,看似轻轻的一拍,却总是伴随着一声声骨碎的声响,清脆悦耳,同时也让人牙酸不已,浑身打颤。

    “呜呜……饶……饶了我了!”终于,魇被唐宇打怕了,满脸恐惧的哀嚎起来。

    “啧啧!”唐宇一脸鄙视的停住了手,不屑的说道:“我说你太没有骨气了吧!我这才刚刚动手,你就扛不住了,真没用!真不知道,就你这样的人,也敢来找我麻烦,到底是哪儿来的胆子!”

    你以为我想啊!要不是不想死在主人手中,我怎么会跑来找你,没想到,你比主人还要変态,明明能直接杀死我,却偏偏不直接杀了我,你这就是在虐待人啊!

    魇只感觉自己身上的骨头,已经没有一块是完好的,全都被唐宇拍的粉碎,剧烈无比的疼痛感,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有种奔溃的感觉。

    给读者的话:

    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