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6576分身
    再次进入到诡异山峰之中,按照地图上的路线前进,神斐好奇的问道:“唐兄,那个天域魔分身,已经被你灭掉了?”

    “不知道!”唐宇遗憾的摇摇头,“我发现他的时候,他正准备利用传送阵逃走,然后我把传送阵打爆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跟着传送阵一起爆掉,还是侥幸逃走了!”

    “那你没有检查一下?”

    “我怎么检查,传送阵都被我顺手打爆了,我又不知道他传送到什么地方去了,完全没有线索啊!如果他没有死,我想他肯定还会再次出现的。”唐宇笃定道。

    “呵呵!就算他出现,以唐兄你那变身的实力,也能再次将他灭杀!”神斐拍着马屁,眼神中闪烁着惊异的目光,一脸好奇的问道:“唐兄,话说,你那招变身的招式,到底是什么招啊!竟然那么强大,变身之后,爆发的实力,让我都感觉到恐怖了!”

    唐宇忍不住叹息一声,说道:“就算让你感觉到恐怖又能怎么样,我肯定不会对你出手啊!而且,你也看到,这一招的后遗症,非常的眼中,我才施展了不到十分钟,就昏睡了五天。”

    “那也很强大啊!换成是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呢!如果我成为你的敌人,恐怕也和那天域魔分身一样,只有挨打的份。”神斐舔着脸,说道。

    “呵呵!”神判白了神斐一眼,说道:“就你还想挨打,你恐怕连一招都扛不住,就直接挂了吧!”

    “我讨厌说实话的人。”神斐满脸幽怨的说道。

    “呵呵!”神斐又是轻蔑的一笑,完全不在意神斐的说法。

    看着神斐和神判的抬杠,唐宇觉得挺有意思的,同时心中也满是欣慰。

    以往,神斐和神判两人,明明都是神碑的黑级执事,两人的等级地位都是一样的。虽然说,神碑的所有成员,按照规定,都是一样的地位,没有上下级之分。但那也是玩笑话罢了。

    就是神斐看到神判的时候,那都是恭敬的无比,可能是因为,神判的位置,在神碑之中,非常的特殊,属于审判执事,因此,哪怕是神斐那个名义上的神碑老大,都相当的畏惧她。

    但是现在呢!

    神斐已经能够和神判抬杠,明显的,神斐对神判的那种敬畏,已然消失不见。

    就算有时候,神斐还是称呼神判为神判大人,但那要么是调侃,要么是因为当着其他神碑成员的面,这点面子,还是需要给神判留下的。

    而神判的,第一次见面,最初的经历,都让唐宇以为,这个妹子,是个冷冰冰的冰块,根本不会笑,但现在的神判,不仅会笑,虽然还是有点毒舌,但明显已经把他们当成了朋友,这难道不好吗?

    这很好!

    唐宇在心中说道。

    “我说你们两个,看到下面的东西是什么了吗?你们就直接往前冲?”走着走着,唐宇忽然拉住了,依然在抬杠的神斐、神判两人,指着他们面前说道。

    紫灰色的沼泽地,空气更显灰暗,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恶臭气息。

    “这里怎么会有沼泽地,咱们现在是在山上吧!”神斐一脸茫然的问道。

    “呵呵!”神判又来了,“蠢货,这里就算是山上,以这里的诡异程度,出现沼泽地,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唐兄,这里会有什么怪物存在?”神斐翻着白眼,无视掉神判的毒舌,问道。

    “十尾鳄人!”唐宇恢复到。

    “十条尾巴的坏人?”神斐眨眨眼睛,翻译道。

    “不是,是鳄鱼的鳄。”

    “噗~”

    唐宇话音刚落,距离他们身体,只有三十米远不到的,沼泽中的一个水潭中,突然一阵翻滚,气泡涌现,恶臭更是疯狂袭来,而后一只浑身紫绿色的鳄鱼头,突然冒了出去。

    这条鳄鱼,既然又被称之为鳄人,那肯定就有人类的特性,在他鳄鱼的脑袋上,竟然还有一个人类的脑袋,非常的怪异,随着他人形脑袋上的嘴巴张开,他那鳄鱼脑袋上的嘴巴,也突然长了开来。

    鳄鱼嘴中,满是锋利的绿色牙齿,一看就知道充满了剧毒。

    而人形脑袋的嘴巴里面,牙齿倒是挺白的,但是只有上下各两颗,正好是门牙,还是大板牙形态的门牙,寒光奕奕,虽然让人忍俊不禁,可是也让人不敢无视他那四颗门板门牙的伤害。

    “真尼玛丑!长成这样,也好意思出来吓人?”神斐嘟囔道。

    “勇气可嘉,所以去死吧!”唐宇呵呵一笑,一道能量直接打爆而去。

    “砰!”

    能量团爆轰在十尾鳄人的人形脑袋上,直接将其轰爆,变成了一堆齑粉。

    这个刚刚冒出头,准备打个酱油的十尾鳄人,还没有让自己的敌人,见识到他真正厉害的十条尾巴,结果就这么死了!

    “勇气可嘉,所以去死吧!这有什么因果关系吗?”神斐眨眨眼,看着已经没有了气息的十尾鳄人,忍不住问道。

    “白痴!”神判不由的说道。

    也不知道是说神斐的还是说唐宇的,但是神斐却不由的点点头,显然他是认为,这是说唐宇的。

    但事实上,这句话,肯定说的是他。

    “咕嘟嘟!”

    仿佛没有边际的紫灰色沼泽地中,所有的水潭,不管大小,都开始翻涌出无数的气泡,仿佛连气泡的颜色,都变成了紫色的,碎裂之后,里面散发的恶臭味,可是比刚才那一头十尾鳄人冒出来的时候,浓郁的多。

    即便唐宇他们一个个实力都非常的强大,但是在这恶臭之中,还是忍不住屏蔽了自己的嗅觉,这才感觉好受一些。

    不然,刚才那种感觉,就好似自己置身在万年茅坑中一般,那种味道,呵呵……谁体会谁清楚!

    “可恶,这么恶心我们,所以杀了吧!”唐宇再次发动攻击。

    神斐眨眨眼睛,看了一眼唐宇,嘟囔一句:“好吧!那就杀了吧!虽然还是感觉没什么因果关系啊!”

    这些十尾鳄人比起蝙异人的实力,要强大一些,但是毕竟还是一些小喽啰,唐宇等人想要将其灭掉,也是轻而易举的。

    “砰砰砰!”

    每一道攻击下去,便是一团血雾爆开,连带着惨死的十尾鳄人所处的位置,泛着恶臭的沼泽地中的水液,都被爆炸的能量,直接烘干了。

    短短十分钟,十尾鳄人的尸体,已经不知几凡,而整个紫灰色的沼泽地,仿佛也被烘干了十米,沼泽地的地面,自然也就下降了十米。

    “割草我很喜欢,所以杀了吧!”唐宇嘟囔一句。

    听到唐宇的话,神斐眉头一挑,开口道:“唐兄,你今天是杀上瘾了吧!这都已经没有十尾鳄人了,你想杀也没办法杀啊!”

    “既然之前蝙异人的地盘上,最后出现了一只巨大的蝙异人,难道现在,到了十尾鳄人的地盘,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一直头领吗?”唐宇反问道。

    神斐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他觉得唐宇说的很有道理,于是眼巴巴的看向面前的沼泽地。

    给读者的话:

    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