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6804矿石
    “我可以肯定一个情况,有人正在偷偷的消耗这个煞魔晶矿的能量。而且绝对不是那群家伙!”坛士说道。

    牛舒瞪直了眼睛,震惊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地方我不清楚,但就说我刚才挖矿的那个地方,那里煞魔晶矿,是一点点的变得透明的,要说不是被人吸收了里面的能量,你信吗?”坛士看着牛舒问道。

    牛舒下意识的摇摇头。

    “这不就得了,你看你也不相信这一点。所以绝对是有人正在吸收,这个煞魔晶矿的能量,而且还不是那些家伙,他们想要吸收,肯定选择吸收咱们已经挖掘好的,并且放置了一段时间的,这种直接还在矿脉中的煞魔晶矿,他们肯定不敢直接吸收,里面狂暴的煞气,他们根本承受不了!”

    坛士自顾自的推测着,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的牛舒,一脸懵逼的样子。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半天之后,牛舒抓了抓后脑勺,一脸憨傻的样子,问道。

    “我想说,应该是有外人,发现了这个矿脉,而且在我们并不知道的地方,偷偷的吸收着这个矿脉的能量,咱们如果能够找到这个地方,不就能够离开这里了吗?”

    说道这一点的时候,坛士已经相当的激动了,语气都变得“激”情起来。

    “我们能离开这里?”牛舒听话不听音,光注意到这一点了,瞬间亢奋无比,比起坛士可是要激动太多。

    “你先冷静一下!”

    坛士微微有些后悔,他知道牛舒还有一个小女儿在外面,而且是孤单一人,年龄甚至都不大,牛舒可以说完全是因为他的这个小女儿,才坚持到现在的,不然早就崩溃了。

    “好好好,我冷静,冷静!”牛舒拼命的深呼吸,可是不断抖动的面容,还是看得出来,他现在十分的激动。

    “牛舒,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去找到,那个正在吸收矿脉能量的人。”坛士再一次说道。

    “要不要通知其他人?”牛舒问道。

    坛士思索了一番,最后还是摇摇头,说道:“还是不要了,我担心咱们矿友之中,有他们的眼线存在。而且……就算没有眼线,他们也已经……”

    “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期望,已经不能算是人了!”牛舒接着坛士的话,叹息着说道。

    “嗒嗒嗒!”

    可是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变得嘈杂起来,无数的脚步声响起,让坛士和牛舒两人面色猛然发生了变化。

    “不会是他们发现了矿脉的变化吧!”牛舒紧张的问道。

    “你别急,就算他们发现了矿脉的变化,也不一定能够发现那个吸收矿脉能量的人,咱们现在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继续挖矿!”坛士严肃的叮嘱了。

    坛士十分的担心,牛舒在经历期待、失落之后,情绪大变,那他们可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我明白!”

    好在,牛舒也不是那么容易崩溃的人,不然的话,他早就崩溃了,也可能是内心中,对女儿的私念,让他强忍住自己即将崩溃的情绪,举起手中的矿锄,“哐”的一声,砸在岩壁上,开始挖矿。

    坛士舒了口气,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扬起了矿锄,也开始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眼中原本闪烁的精光,更是完全的掩饰了起来,变得没有一点神采,生无可恋一般,挖掘着矿石。

    不得不说,坛士的演技,绝对是影帝级别的。

    坛士和牛舒之所以如此放心大胆就在这里开始挖掘煞魔晶,是因为矿心守护者们,并没有强制要求,他们必须在什么地方挖矿,只是要求了,他们每天要挖掘多少煞魔晶,否则就会受到惩罚。

    所以挖矿的地方,是他们自己选择的,挖矿的时间,同样也是他们自己选择,不过一般情况下,他们并没有休息的时间,矿心守护者们每天要求的煞魔晶的数量,正好是他们满满当当,挖掘一天矿石的量。

    “都给我住手!”

    一声怒吼,猛然响起。

    坛士死水一般的目光之中,一道光芒一闪而过,然后再次变得宛如一潭死水般,没有一点神色,动作十分机械的拿着手中的矿锄,向着声音响起的地方走去。

    牛舒和他一样,也走了出去。

    “都特么的给老子瞪大眼睛瞧瞧,看看你们自己挖掘的煞魔晶还是煞魔晶吗?”侯台布无比的愤怒。

    作为今天的值班守护者小队的队长,他本来挺轻松的,但是突然间,感觉内心之中,有种强烈的不安感觉,于是立刻停止了修炼,开始查看起矿脉的情况。

    结果,他到堆放挖掘出来的煞魔晶的地方,却突然发现,几处明显新堆积过去的煞魔晶,出现了问题。

    侯台布立刻追根究底,来到坛士他们所在的矿脉之中,赫然发现,镶嵌在岩壁中的煞魔晶,竟然都只剩下一层空壳,里面的能量全都消失不见了。

    这让他无比的惊惧,来不及将这个消息通知大人,或者说他根本不敢通知大人,连忙想要查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人,饶命啊!这些煞魔晶绝对不是我们用的?我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扑通扑通!”

    被侯台布的一声怒吼,终于唤醒了一点意识的矿工们,看到他们采集出来的煞魔晶,竟然变成了透明的,自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的他们,一个个都变得无比的恐惧,一边喊着求饶,一边跪在了地上,不断的磕头。

    坛士和牛舒混在人群之中,装模作样。

    “废物,一群废物!”

    侯台布知道,想要从这些矿工嘴里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显然已经变得不太可能了,于是怒气冲冲的向着矿脉更深处冲去,想要看看,是不是所有地方,都变成了这样。

    最后探查的结果,自然是坛士、牛舒他们所在的这个矿洞中的所有矿脉,全都变成了透明的,能量全都被吸收走了,变化趋势还在向着其他的矿洞蔓延。

    侯台布现在是不得比将这个消息,通知大人,他很清楚,如果现在不通知大人,大人也肯定会知道,但那是从别人口中知道的,到时候,他就算是死,都不可能消减大人的怒火。

    这样一想,侯台布又恐又怒,飞速的向着大人所在的地方跑去,一边跑着,还一边通知自己的手下,赶紧去坛士他们所在的那条矿洞,维持一下秩序。

    “哐!”

    “你说什么?一条矿洞里面的煞魔晶,全都没有了能量,只剩下一层外壳存在?你想死是吗?”那个中年人,矿心之中,目前最大的头头,听到侯台布的汇报,整个人,面孔阴沉的仿佛暴风雨前的天空,黑压压的一片,随时都会滴出水来一般。

    “大人,小的也是发现情况后,立刻过来汇报了啊!”侯台布听到大人的话,连忙哭喊着解释道。

    “立刻?”大人冷哼一声,“如果是立刻,还能让一个矿洞的煞魔晶都失去了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