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6806空气
    “轰隆!”

    仿佛发生了地震一般,小七用宝气布置出来的禁制,刹那间,撕碎了周围的一切。

    那坚固无比的矿脉中的岩石,在爆炸中,直接被超强的温度,灼烧成气体,消散在空气中。

    唐宇还没有来得及,跑到小七发现的那个死胡同的矿洞之中,身后的爆炸,就已经将他周围的一切,全都汽化了。

    “我勒个去,这是个什么情况?”事实上,这个时候,唐宇也已经钻进了能量空间中,那恐怖的爆炸,让他都感觉到一阵心悸,要不是他跑的及时,恐怕他也变成了被汽化的一份子了。

    “小七,这……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唐宇看到外面的情况后,立刻又把小七拉到自己的身边,问道。

    “主人,那可是我吸收了那么多宝贝的宝气之后,布置出来的禁制,你那么狂暴的直接冲击过去,当然会引爆它,也幸好,你是从内部冲击它的,不然……你要是从外部冲击它,你根本不可能引爆它,而你自己则是会被它瞬间湮灭成渣!”小七说道。

    “这么恐怖?”唐宇一脸诧异的说道。

    “你以为呢!”小七满脸得意的扬起了小脑袋,说道:“我吸收了那么多的宝气,又在我身体之中,经过我的压缩、提纯,那些宝气自然变得十分的厉害,一会儿主人你出去的话,一定会发现,方圆至少千里范围,都被弄没了!”

    这可是地面之下的千里,而不是地面上的千里。

    唐宇内心瞬间翻起了惊涛骇浪,地面之上,毁灭千里范围内的一切,在他看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爆炸的冲击,更容易传播,而在地下,爆炸的冲击,想要冲出去,可是一直被东西阻拦着。

    如果在地下,都能毁灭千里范围内的一切,那到了地面上,岂不是至少也能毁灭万里、十万里范围内的一切?

    唐宇目瞪口呆的看着小七,现在才发现,原来小七并不仅仅只能寻宝,她的实力,实际上也是非常强悍的。

    爆炸结束之后,唐宇从能量空间中钻了出来,偷瞄着周围的情况。

    放眼望去,满地的狼藉,到处都是爆炸后的焦黑痕迹,虽然大部分地方,都是完全被汽化了,但是留下来的,还是有这种焦黑痕迹存在的。

    “我现在赶紧走吧!这么强烈的爆炸,肯定引起了矿心守护者的注意。”唐宇心中忍不住偷乐了一下,然后快速的向着头顶上方飞去。

    地下都已经被破坏陈这幅模样,唐宇来时的路,早就已经没有了,他现在只知道,自己肯定还在地下,只需要往上面飞,肯定能够离开这个地方。

    “刷!”

    可是,就在这时,一个灰头土脸,满身破破烂烂装扮,一副乞丐模样打扮的中年人,突然从黑暗之中,一闪而过,挡住了唐宇的去路。

    “你是谁?”

    “你是什么人?”

    唐宇和中年人异口同声。

    唐宇的心中,猛然的提了起来,这个突然出现的中年人,让他有很深的危机感,他很清楚,这个人绝对和矿心守护者有关系,而且还不是被他灭掉的,那两只小队的那种,这家伙比那些废物,强大太多了。

    “看来就是你了!”唐宇开口的瞬间,对面中年人便说道,话语中,充斥着怒火。

    唐宇一脸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中年人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个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位目前在矿心之中,权利最大,被所有矿心守护者都要称之为大人的人。

    “给我死!”

    这位大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却明白一点,矿心已经这场爆炸,几乎被毁去了一半,本来还能采集数百年的矿脉,现在一下子少去了一半,不说他愤怒了,就是他身后的那些人,都不可能放过他。

    所以他必须杀死唐宇,等到他背后的人,责问起来时,他也能够将功赎罪。

    “昂~”

    怒吼声,从这位大人口中爆出,在空荡荡的洞穴之中,婉转回荡,十分的诡异。

    一道道层层叠叠的气浪,宛如狂暴的海啸,黑云压城一般,向着唐宇袭来。

    “咔嗤!”

    虚空完全不成承受这狂暴的能量招式的冲击,隐隐欲裂,十分的可怜。

    如此残虐的招式,让唐宇的面色,变了又变,虽然他猜到,这个不知道是矿心中,什么地位的家伙,实力绝对十分的强大,但是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强大到这般程度。

    唐宇现在可是已经达到中神六境九星,虽然是利用吞噬空间才将修为提升起来的,但是也确实是实打实的中神六境九星的存在,利用吞噬空间提升的修为,并不会让他短时间内不受控制。

    之前,还是中神六境三四星的时候,他都能够灭掉中神七境的强者,现在修为又提升了,虽然不至于说,能够和中神八境的强者对抗,但也绝对不可能连眼前这家伙都对抗不了吧!

    唐宇心中十分的暴怒,想也不想,第一次在对敌中,用出了地之力招式——大地失落。

    “哐!”

    一声爆响,宛如核弹爆炸一般,那无穷无尽的褐黄色的地之力,因为唐宇体内地之力的牵引,从他脚下的地面之中,源源不断的涌现着,飞速的冲击向这位大人。

    唐宇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地方,地之力的浓度竟然这么高,虽然比不上,那个小山谷中地之力的浓度,但是也差不了多少了。

    “咔!”

    无尽的地之力,无比残暴的撞击在那位大人的招式上,“哗”的激起震荡不歇的波动,撕裂开虚空,让人心惊胆战,害怕无比。

    中年人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显然没有想到,自己暴怒中的一招,竟然就这么被人轻轻松松的破解了,在他眼中,唐宇化解自己的招式,确实相当的轻松。

    “胆敢闯入矿心之中,偷窃矿脉的能量,要是没点本事,也不可能啊!”但是很快,这位大人便释然了,眼中再次涌现出滚滚寒光,逼射向唐宇,喝道:

    “好胆!不过,你今天必死!”

    “杀!”

    一声“杀”字,宛如从天而降的巨剑,带着一往万丈的气势,飞速的袭向唐宇。

    但唐宇最不怕的,就是别人的气息压迫,脸上带着淡然的冷笑,心中则是松了口气:既然地之力的招式,能够抵抗住这货的攻击,那暂时来说,自己就算是安全的了!

    两人不断的对攻着,不断涌现的爆炸,将整个矿脉再次毁坏的不成样子。

    唐宇越大越有信心,因为他发现,在地下攻击,他只需要用出一点点他体内的地之力,便能引起地面中,自带的地之力,帮助他进行攻击。

    而对面那货,肯定没有这样的好处,他每一次攻击,用的都是自己体内的真气能量,相比较起来,唐宇站到的便宜太多太多。

    眼看着,对面那货,都开始气喘吁吁,一副快要扛不住的样子了,唐宇体内消耗的地之力,竟然连十分之一都不到,说实话,就算是他自己,都有些被惊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