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6849一般
    终于,唐宇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一个在矿心之中,被灭掉的那位大人身上,也看到的东西——骷髅头。

    “那家伙,果然和你们天域使魔,有点关系吗?”手中捏着这块骷髅头,唐宇嘴里呢喃自语。

    而休阮看到唐宇果然还是找到了这个骷髅头,脸上顿时露出惊恐无比的神色:“你……你还给我,那是我的东西!”

    休阮此刻表现的十分硬气,仿佛完全忽视了身体的疼痛一般,咬着牙,满脸狰狞的对着唐宇怒喝道。

    唐宇轻轻的摇摇头,带着嘲讽的味道:“不好意思,这个东西,我是认识的,所以你觉得,我会把这个东西还你吗?”

    听到唐宇的话,休阮突然将愣住了,而后面容突然将变得无比的残暴,仿佛在一瞬间,兽化了似的,发出一声冲天的咆哮,可怕的气息,也在瞬间,从他身体之中,喷薄而出。

    “我要杀了你!”

    休阮的声音,也在同时,发生了改变,就好似在一个空旷的房间之中,不断响起的回声的那种声音,让人听着,就有些不寒而栗。

    唐宇眉头一挑,感觉到休阮有些不太对劲,现在的他,就好像是被鬼上身了一般,这根本就不是他自己所能表现出来的样子。

    “啪!”

    想了一下,唐宇握着骷髅头的手,猛然用力,直接将骷髅头从休阮的身上,拽了下来,然后使劲的捏着,地之力不断的向着手掌心中的骷髅头冲击而去,想要把它打爆。

    唐宇之前已经打碎了一个骷髅头,所以并没有觉得这个骷髅头,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或许它确实能够给使用者,带来一些帮助,一些防御,但是现在休阮的骷髅头已经被唐宇拿在手中,它再想使用出效果来,就不可能了。

    “咔嚓!”

    骷髅头很轻易的就被唐宇捏碎,里面瞬间窜出一道黑腾腾的雾气,和上次的情况一样。

    “不对!”

    但是唐宇突然间,感觉到不对,这次这些雾气窜出来之后,并不是直接攒聚在一起,形成了骷髅头,而是直接向着休阮的身体中,窜了过去。

    “啊!”

    休阮发出一声畅快的大喝,体内的强大气息,仿佛也在瞬间,又一次暴涨了一些。

    “哐!”

    休阮一拳轰响地面,地面裂开了一道硕大的地裂,而他自己,也借着反冲的力量,站了起来,没有任何的停留,便向着唐宇攻击而去。

    “轰!”

    唐宇哪里注意到,已经被自己限制的休阮,竟然能够在突然间,变得如此的狂暴,只感觉胸口传来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疼痛感袭遍了全身,然后他的身体,向着后方急速掠去。

    “轰隆”一声巨响,唐宇再次感觉到后背,传来疼苦感觉,他知道,自己应该是直接砸进地面了。

    唐宇龇牙咧嘴的想要从地面之下爬起来,可是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猛然窜到他的面前,再一次对他发动了攻击。

    下意识的,唐宇将之前看到的巫斗战功用了出来。

    “蓬咔!”

    唐宇体内的巫力,顺着他打出去的拳头,轰击在黑影的身上,将黑影打飞了出去,唐宇也趁此机会,立刻从地下,窜回到地面。

    巫斗战功虽然唐宇还没有开始正式的修炼,可是他毕竟也看了那么久的时间,脑海中对于巫斗战功中的一些技巧,早就已经熟记于心,刚才那一下,虽然只是下意识的反应,但是却给人一种,他已经练了很多次的感觉,已经把这一片功法熟记于心了。

    唐宇心中也感悟了一下,忍不住嘟囔道:“看来,巫斗战功这篇巫族的功法,一个人练,根本不会有什么效果,必须利用敌人,进行生死大战,才能快速的成长起来。既然如此……”

    唐宇忍不住抬起头,将目光看向了远处的休阮,脸上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冲!”

    随后,唐宇厉喝一声,身影化作一道紫金色的光芒,掠了出去。

    “砰砰砰!”

    唐宇刻意的压制了自己的攻击能力,利用休阮,开始联系巫斗战功。

    这个时候,休阮好像已经没有了自我意识,他唯一拥有的意识,便是让他杀死唐宇。

    所以他这个时候,十分的凶残,对于唐宇老说,确实最合适的练习对手。

    站在远处,巫冼已经傻眼了,“那不是巫斗战功吗?我刚刚交给哥的巫族功法啊?他……他怎么这么快就用上了,而且还那么的熟练?”

    “那就是你们巫族的功法啊?看起来好像只是单纯的肉‘搏’战啊!”红蛇好奇的问道。

    巫冼并没有否认,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巫斗战功,本来就是一篇近战战斗功法。哭,我怎么感觉,哥的巫斗战功已经用的比我还要顺溜了?我可是练了那么多年啊!而且,这战斗力,好像有点强大吧!”

    看到唐宇每一拳轰击出去,虚空便震颤不止,隐隐欲裂;每一脚下去,虚空更是直接出现一个破洞……巫冼就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他想不明白,这就是自己交给唐宇的巫斗战功,但是为什么他不知道,这功法竟然还有这么强大的表现。

    “巫小子,你有没有发现,唐宇正在那那个家伙练手,你说的巫斗战功,他只是施展的越来越流畅,并不是一开始就很好啊!”红蛇这个时候,终于发现了唐宇的情况,说道。

    “不是吧!”

    这样的情况,让巫冼更不能接受了,虽然在唐宇的身上,他已经受到了太多次的打击,但是他觉得,自己也是真正的巫族,在血脉上,至少也比唐宇更高一些,那在巫族的一些事情上,自己应该比唐宇更加的有天赋,可是现在看来……

    巫冼仔细的观察着唐宇的行为,结果无奈的承认,红蛇说的没错,唐宇施展巫斗战确实是在不断熟练的。

    “难道说,巫斗战功必须要这样修炼,才能提升的很快?”巫冼从来都没有试过,用唐宇现在的方法,去修炼巫斗战功,甚至于因为巫斗战功在他看来,攻击力太差劲,他都很少使用的。

    所以并没有发现这个情况。

    不仅仅是巫冼,就是巫冼的家里人,同样也没有发现这个情况。

    因为现在不是当初了,巫族早就没有了曾经的天赋以及势力,所以巫家人,都很老老实实的偏于在一角,发生争斗的机会,并没有很多。

    本来一个战斗天赋十分强大的种族,就在这种现实的拖累下,早就没有了当初的战斗天赋,虽然巫冼很聪明,发现了十分多,强大的箭招,但是那些箭招,从本质上来讲,都是能量招式,并不属于巫族的战斗天赋。

    所以,他们并没有人能够发现,巫斗战功真正的修炼方法,实际上就是和敌人进行生死争斗。

    唐宇也是误打误撞,条件反射一般的用处了巫斗战功,结果发现十分的强大,再加上,他觉又想到了,反正现在有机会,不如就练习一下巫斗战功,却没有想到,正好撞到了巫斗战功的最佳练习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