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8545喷射而出


    “嗖嗖嗖!”

    只听到虚空中,不断响起让人面色大变的掠空声,无数碎片掠过虚空的痕迹,让这方虚空,看起来好似被分割成了无数块一般。

    “嗡~”

    颤抖的虚空,看起来随时都会崩塌。

    “噗!”

    一口鲜血,从敌人的口中喷射而出,很显然,是因为那黄色洞口的爆碎,让他受到了眼中的影响。

    “卑鄙!”

    敌人面色涨红,阴翳的伸出手,擦拭掉嘴角的鲜血,怒喝道。

    “卑鄙?”

    冯幽琴不屑的撇了撇嘴,哼道:“不知道是谁卑鄙。受到赤邪魔仙气息的影响,不想办法解决体内的情况,竟然跑去我凤羽族以及天魅族的住所,你这是想要干什么?”

    最后一句话,从冯幽琴的口中爆发而出,好似那滚滚雷音,在敖阳的耳边炸开。

    他的面色,一瞬间变得苍白无比,震惊的看向冯幽琴,仿佛是不敢相信,冯幽琴怎么知道,他去过天魅族的院落附近。

    看到敖阳脸上的震惊,冯幽琴嘴角忍不住裂开一丝冷笑,哼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真以为,你自己的一切行动,都都没有知道吗?”

    “我确实是去了天魅族和你们凤羽族的院落附近,但这并不是你们两个凤羽族的高层,联手攻击我的目的吧!我只是过去看看,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敖阳终于开了口,沙哑的声音,好似充斥着一种奇怪的魔力,吸引着所有听到这个声音的人的注意。

    只可惜,在场的本来就只有冯幽琴和沈封两人,再加上一个偷偷躲藏在能量空间中,观察着外面的唐宇。

    这三人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敖阳的身上,根本不需要再被他的声音所吸引。

    “是吗?”

    冯幽琴的嘲讽,更加的明显。

    “那你为何要在天魅族的院落附近,转悠了数十圈,又在我凤羽族的院落附近,也转悠了足足六圈,被人发现后,就立刻逃跑?你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

    冯幽琴再次说道。

    敖阳脸上的表情,更加的震惊,他情不自禁的在心中产生了一个念头:草泥马!这娘儿们怎么知道这么多?难道她一直都偷偷跟在老子的身后,监视着老子的举动?

    心中虽然被震惊到了,可是敖阳脸上却不服气,嘴里更是哼道:“放屁!我特么的脑子有病,才会围绕你们凤羽族还有那天魅族的院落,转悠那么多圈。另外,冯长老是不是管的太宽了一些,我就算真的围绕那天魅族的院落,转悠那么多圈,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想和你废话。老实交代自己的目的以及来历,我或许会考虑一下是否原谅你。否则,可别怪我族人手中的这把噬神剑不给面子。”冯幽琴说道。

    “呵呵!狗屁的噬神剑,一个弄了点法则反控精的长剑,也敢称之为噬神剑,你就不怕……”

    “嗖!”

    敖阳的话还没有说完,沈封的表情,已经变得十分难看,在他手中的黑色长剑,又一次瞬间飞掠而出,顷刻间便抵在了敖阳的脖子上,颇有一副“你丫再敢瞎逼逼,老子弄死你”的感觉。

    呆在能量空间中偷看的唐宇,听到敖阳的话,则是有些惊讶的看向了沈封的黑色长剑。

    心中暗暗想到:原来这也是一把拥有法则反控精的长剑,怪不得能够将那敌人的法则招式,瞬间给撕裂,而且对方看到这把长剑的时候,脸色也发生了变化。

    没有敖阳的提醒,唐宇可没有发现,沈封的黑色长剑上,拥有法则反控精的气息。

    要么是因为沈封的气息太过强大,让唐宇无法透过他的气息,感知到长剑上的法则反控精,要么是因为黑色长剑上的法则反控精实在太少,所以唐宇才没有能够发现。

    摇了摇头,唐宇的目光,再次注意到外面。

    “有话好好说,咱们别动手动脚啊!”敖阳刚还一副嘲讽沈封的表情,但是在感知到脖子上长剑,传来的阴冷气息后,敖阳便立刻怂了下来,讪笑着说道。

    “老实了不!”冯幽琴冷笑着问道。

    “老实了,绝对老实了。”敖阳连忙说道。

    “那还不赶紧说出你的来历以及目的。”

    敖阳眼珠子一转,几分精明的光芒,从他眼中一闪而逝,但是对上了冯幽琴冰冷的眼眸后,他直接打了两个哆嗦,忙不迭的说道:“我叫敖阳,是古刹星皇族的族人……”

    “你是古刹星皇族的族人?那你呆在月猩族干什么?”听到敖阳的话,冯幽琴瞬间就愣住了,皱着眉头打断了敖阳的话,问道。

    古刹星皇族毕竟是古刹山中,最为强大的妖兽种族,哪怕曾经被唐宇的姐姐淼淼,横扫过一次,但现在他们的实力,依然非常的强劲,完全不是凤羽族三族能够抵抗的,所以听到古刹星皇族这个名字,冯幽琴就有些忌惮。

    “我是有任务的。我是你们三族的负责人,目的是为了等到你们三族的年轻一代比斗结束后,带着胜利者前往下一场考验的考核地点。”敖阳看起来十分老实的回应道。

    “为何我没有听说过你?”冯幽琴有些不太相信。

    “冯长老这样的大忙人,怎么可能知道我的存在。而且,按照规定,我现在还不能现身,只有等到比斗结束,而且是没有一点水分的比斗结束后,我才会出现。”

    “假如比斗的过程中,出现任何水分,你们三族的年轻一代,进入到下一轮考验的名额,就将被剥夺,而我也不用现身,会直接消失,然后由其他人通知你们这个结果。”

    “我的任务还是很重的。而且很有可能,会被人收服,从而对于你们比斗过程中,出现的一些水分无视。所以,我现在说出自己的身份,实际上已经属于违规了。”

    “真的吗?”

    听到敖阳的解释,冯幽琴明显怔住了。

    “当然是真的,要不是因为你们三族内出现的意外,在我发现的时候,就立刻汇报了上去,你们现在已经失去了资格。”敖阳连忙解释道。

    “那现在呢?”

    “现在我虽然透露了身份,但因为你们三族的特殊情况,应该不会受到什么影响。”敖阳迟疑了一下,说道。

    “所以你并不能肯定,我们的资格,是否被剥夺。”冯幽琴皱着眉头,说道。

    “应该不会,就算真的被剥夺,那就当是我的责任。这样吧!我给你两个铭牌,这两个铭牌就是两个参加下一轮考核的名额,等到你们三族的比斗结束后,你就可以让你指定的两个人,去参加下一轮的考核,另外这东西也能证明我的身份。”

    敖阳立刻从戒指里面,拿出了两块玉质的铭牌,准备递给冯幽琴。

    “你先等等!”

    冯幽琴当然不能让敖阳就这么将铭牌甩过来,谁知道这其中是不是有诈。

    冯幽琴自己释放出一道真气能量,慢慢的向着敖阳探了过去,认真的将敖阳手中的玉质铭牌,检查了一番,看到了上面的一个标志后,才终于确定了敖阳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