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8740主动


    光心刚刚离开自家师父的庄园,走出去不到五百米,就看到一个急匆匆的人影,从自己熟悉的方向走来。

    光心连忙迎了上去,还没有开口,对方就直接喊道:“光心,快,通知你师父,就说有麻烦了。”

    “我已经知道了,我师父就是让我过来通知你师父,去我师父的府上聚一聚,讨论这次的事情的。”光心连忙说道。

    “唉!”

    听到光心的话,这名年轻人瞬间叹息了一声,脸上露出颇为恼怒的神色,说道:“你说这些修炼者,是不是太不知好歹了。咱们费心费力的帮他们布置阵法,他们竟然还不知好,跑去浏河长老面前告了咱们一状,你说咱们以后怎么办啊!”

    “现在不是担心以后的时候,更应该担心,浏河长老惩罚的问题。”光心也有些不爽的说道。

    “光兄说的太对的,那咱们先去通知其他几位大师,到时候就去韩翃大师的府上汇合?”年轻人点了点头,说道。

    “没问题,那我去……”光心立刻和年轻人分配了一下任务,两人便散开了。

    韩翃大师就是光心的师父。

    那年轻人之所以如此的主动,主要原因还是韩翃大师是整个雪华城之中,公认的除了那位已经闭关,消失了好久的阵法大师外,最厉害的一个了,所以既然在光心的师父,都主动要求的情况下,那肯定是去光心师父的府上,商讨这件事情了。

    没过多久的时间,一群阵法大师,全都聚集在韩翃的府上。

    哪怕是那些平时和韩翃关系不怎么好的阵法大师,也主动的过来了,没办法这次的事情,把他们都吓住了,要是不过来抱团取暖,他们真的会担心,事情会发展到他们无法掌控的地步。

    “各位,情况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吧!”韩翃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的说道。

    众人忙不迭的点点头,坐在韩翃的下首,其中一人急匆匆的问道:“韩翃大师,你可要为咱们做主啊!平时的时候,咱们这些老东西,为了咱们雪华城的修炼者要求的阵法,哪次不是急的嘴巴都起了泡,能让咱们这个修为的人,上火成这样,可见那些阵法,是多么的难以的布置。可是现在,这些人竟然过河拆桥,实在太过分了吧!”

    韩翃瞥了一眼这名阵法大师,眼眸中,闪过一丝嫌弃的神色,他如何不知道这家伙现在为什么这么的焦急。

    这个家伙,叫做马德寿,算是他们圈子里面,最有钱的一个。

    为什么说是最有钱呢?

    因为这家伙平时布置阵法,特别的黑,而且黑的让人相当的无奈,只能不得不接受。

    全因这家伙一开始就知道资源的重要性,所以学习的一些阵法,全都是偏门的,几乎很少有人用到,大部分阵法师,又不会去学习的那种,可谓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典型。

    没有人知道他赚了多少钱,但知道一点,所有找他布过阵法的修炼者,都在之后的一两年时间里,穷的揭不开锅了,很多人甚至不得不去打劫,才能勉强存活。

    可见这家伙,已经黑到了什么程度。

    浏河长老这次准备整治的,不就是这种特别黑心的家伙,所以要说最怕的绝对就是这个家伙。

    所以别人还能稍微担着点,但是这家伙,绝对会被严重打击。

    其实,马德寿这家伙,平时也特别不招人待见,一是因为大家对他的黑心相当的不耻,二是觉得这家伙学习的阵法,并不是正统的,三是因为这家伙手上有点资源后,就特别的嚣张,尤其是在他们这些阵法师面前,总是摆出一副老子才是雪华城第一阵法师的水平。

    但是现在,这家伙能够来到韩翃的府上,就能证明一个情况,这家伙的心中实际上还是明白,韩翃的布阵水平,要比他厉害很多。

    平时的时候,这个家伙,也算是韩翃的一个对手了,只不过因为韩翃并不怎么待见对方,所以很少和他接触,现在这家伙知道怕了,就这么主动的凑上来,若不是对方也算是他们雪华城阵法师的一份子,韩翃真的很想将其赶出府邸。

    “马德寿,你特码的现在知道怕了?平时的时候,怎么就不见你害怕,每次黑的人家不要不要的,恨不得把人家老婆都抢过来,你特码的才是害的咱们现在如此被动的罪魁祸首啊!”

    韩翃还没有说话,坐在马德寿旁边的一个阵法师,就有些忍耐不住,满脸怒火的哼了起来。

    “李新才,你什么意思?老子哪里招你惹你了,还有我什么时候黑心了,我布置的那些阵法,都是你们布置不出来的,需要用到的材料,肯定也多,我特码的好多次,都是自己掏老底儿,帮咱们雪华城的修炼者布置阵法,家里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你特码的竟然说我黑心。”马德寿瞬间就怒了,指着旁边的阵法师,便喷起了口气。

    在那唾沫横飞之中,他身上的肥肉,随着他一阵颤动,更是让人看的皱眉不止。

    修炼者中,出现肥胖者的人,其实很少。

    毕竟,大部分人都是爱美的,不管男女,而胖起来之后,总归不如瘦的时候好看。

    如果不是补充的各种天材地宝太多,导致身体都无法消化的话,也不可能出现这么肥胖的情况。

    所以,哪怕是傻子,都能明白,马德寿根本就是在放屁。

    “呵呵!”

    马德寿的话,自然引起了周围阵法师们的全体鄙夷,所有人都露出相当不屑的神情,满脸鄙视的看着马德寿。

    “马德寿,麻烦你说这些话的时候,先把你身上的肥肉收起来行不行。我倒是想知道,你有没有胆子,在浏河长老面前说出这些话,又如何让浏河长老相信你的话。”又一名阵法师说道。

    “你们……”马德寿当然不是那么容易服输的人,他正是明白,他现在的情况,只要是明眼人,都能一眼看出来其中的种种,所以他现在就是不想成为这群阵法师中的出头鸟,哪怕是拖个人下水,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只可惜,他忘记了自己平时的所作所为,早就已经引起了众怒,若是真的能够那么容易把人拖下水,他也不会成为众人所鄙夷的对象了。

    “现在不管我黑心不黑心,你们难道能够保证,自己就一定没有黑心吗?呵呵!我可是听说,之前在浏河长老面前抱怨的那些修炼者,他们说的阵法大师,基本上都指的你们啊!”马德寿冷哼一声,说道。

    马德寿的一句话,也让在场的人,瞬间哑口无言了。

    说实话,提到这个,在场的人就是一阵的蛋疼,马德寿因为布置的都是比较偏门的阵法,所以说实话,这么多年下来,找他布阵的修炼者,真的没有多少。

    这些修炼者,可能有些甚至都不在雪华城了。

    就算还留在雪华城,也不一定知道浏河长老要惩罚他们的事情,到时候找不到人证,就算知道马德寿的情况,浏河长老估计也不会去惩罚马德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