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无敌天下 >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仿造的令牌
    黄小龙还没反应过来,便见北小美霍然站起,像小燕子一样扑了过来,扑了个满怀。┠═┝┡╪.。

    一阵阵诱人的处女体香钻进鼻中。

    不过,当着众女还有付老之面,黄小龙却是一阵脸色尴尬。

    这丫头,没看到有这么多人吗?

    其实,刚才北小美激动之下,还真的一时没注意到有这么多人。

    “大叔,你这么久才来,我可想你了。”北小美扑过来后,接着开口道。

    黄小龙清咳了一下,笑道:“是吗?我刚闭关出来,这不是来看你了吗?我可不想变成猪猪。”

    听黄小龙提起猪猪,北小美娇声一笑,笑声清脆动人之极。

    “那是,不然,下次一个猪猪来找我,我还真认不出来是大叔你。”北小美笑道。

    黄小龙无语。

    这时,北小美向四周一看,才看到有这么多人,俏脸有些红,脱离了黄小龙宽阔的胸口,对方萱萱,彭霄,李璐,瑶池几人打了一声招呼,目光落在了金角小牛身上,说道:“小牛牛,你也来了。”

    小牛牛!

    众人脸色怪异。

    金角小牛翻了翻眼皮,没好气道:“我说小丫头,你应该叫前辈。┝┝═┞w?ww.。”

    北小美甜甜一笑:“小牛牛前辈。”

    四女忍不住笑了起来。

    金角小牛那个郁闷:“好了,本妞不和你这丫头片子计较,小丫头,你父亲北冷阳在吧?”

    付老还没离开,就站在旁边,听到金角小牛随意便喊出他们会长本名,吃了一惊。

    而方萱萱,彭霄两女也是大吃一惊。

    父亲,北冷阳?!

    银狐商会会长叫北冷阳,是北小美父亲?先前在大殿门口金角小牛说的难道便是银狐商会会长?

    可是,这金角小牛怎么可能认识得到银狐商会会长!

    方萱萱可是知道就连他父亲都不知道这银狐商会会长本名的。

    北小美听到金角小牛问。美目也有些意外:“小牛牛,哦,小牛牛前辈,你真认识我父亲?”

    付老又是吃惊。刚才他还在想是不是北小美告诉黄小龙的,黄小龙告诉他宠物,难道不是?

    金角小牛神情很傲然道:“和你父亲认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样。你拿着这个东西给你父亲,你父亲就会来见我的。┢┢╪┢┠w﹝ww.。”说到这,手中光芒一闪,从其脖子项圈内取出一枚令牌。

    这枚令牌,与北小美当初给黄小龙的那枚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北小美和付老却是一眼看出了不同,因为,图案不同!

    银狐商会的所有令牌,不管高低。都是银狐图案,但是眼前这枚,竟然是一头牛!刻画着一头牛!

    这头牛,与眼前的金角小牛有些相像,但是又有些不像。

    北小美和付老又吃惊又疑惑。

    银狐商会还有这样一枚令牌在?

    怎么他们都不知道的?

    方萱萱,彭霄几人也是一脸惊疑不定,凭这枚令牌,就连让银狐商会会长亲自来见金角小牛?

    这也太夸张了点吧?

    就算是他父亲造化大帝方乾亲自来银狐商会,银狐商会会长想不想见,还是一回事。至于亲自出来相见就更不可能了。

    “小牛牛前辈,这枚令牌不会是你仿造我们银狐商会令牌制做的吧?”北小美翻看着令牌,冒出一句:“不过做地挺逼真的。”

    原本昂挺胸的金角小牛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我说小丫头。你竟然敢说这枚令牌是我仿造的?本妞是何等身份,还何需做这种事?”金角小牛瞪着牛眼,显得很生气道。

    北小美反而娇声一笑:“我就是逗你玩嘛,你还当真了,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仿做的,神界谁有这么肥的胆子敢仿造我们银狐商会的令牌。而且拿到我们银狐商会来。”

    金角小牛显得很郁闷,敢情这丫头刚才在逗它。

    “我父亲正在见客,我贸然拿着这令牌过去见他,他要是生气,那可怎么办?”北小美有些迟疑:“这枚令牌,我父亲见了,真的不会生气?”

    金角小牛有些不耐烦:“你拿给他看就是了,他要是生气,你找你大叔去。”

    大叔?

    北小美一愣,继而瞄了黄小龙一眼,俏脸有些红:“那好吧。”

    黄小龙瞪了金角小牛一眼,怎么又扯到他身上去了。

    北小美让黄小龙等人稍等片刻,然后和付老离去,拿着令牌去见他父亲。

    此时,银狐商会总部内殿某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内,坐着一个中年人和一个老者。

    中年人虎目生威,而老者面容慈祥,挂着淡淡的笑容,两人正谈笑风声。

    中年人,自然便是银狐商会会长北冷阳了,而老者,则是万剑帝宫的老祖之一,赵世海。

    万剑帝宫正是排名第五的帝宫,而这赵世海,是万剑帝宫诸祖之中实力最强的,与北冷阳交情一向很好。

    赵世海得了一件宝贝,拿来与北冷阳鉴赏和品尝论道。

    两人正谈得高兴,突然便见北小美冒冒失失地走了进来。

    北冷阳脸色一沉,虽然他素来宠爱这二女儿,但是,这丫头现在是越来越没规矩了,他之前早就和她说过他正在接待客人,不能来打扰两人的。

    “什么事?”北冷阳问道,比平时语气加重了不少。

    北小美嘟了嘟嘴,却是甜甜一笑:“父亲,赵伯伯。”

    赵世海呵呵一笑:“多年没见,小美是越长越漂亮了。”

    北小美嘻嘻一笑:“赵伯伯的嘴比我的还甜呢。”

    “小美,我和你赵伯伯正在谈论东西,你若是没事,先出去吧。”北冷阳道,不过语气比先前和气了不少。

    北小美道:“有人,不,是有头牛要找父亲你,它给了我一枚令牌,说你见了令牌,就会出去见它的。”

    一头牛见我?北冷阳一愣,继而喝道:“胡闹!不像话!”在他看来,是北小美在胡闹罢了。

    北小美却是将那枚金角小牛的令牌拿了出来,一递北冷阳:“这是那枚令牌。”

    北冷阳还要再喝斥女儿,但是突然一停,目光停滞在

    那枚令牌之上,继而神情激动异常,霍然站了起来,上前一接那枚令牌,双手颤抖起来。

    (晚上还有一更,会晚些)(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