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无敌天下 >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的确是我意思
<!--go-->    “吴天合太上长老,你深得你们老祖韩晴器重,听说过些日子要晋升为副殿主?若真是如此,那真是可喜可贺了。”光明帝宫老祖彭兴飞对吴天合笑道。

    坐在彭兴飞身后的光明帝宫殿主孙滨,吴可凡,长老天子一,百云翔几人也是纷纷贺喜。

    其它一些帝宫老祖也紧接着一片贺声。

    吴天合摇了摇手,笑道:“这只是传闻而已,结果如何,还很难说,现在碰上黄小龙一事,就更难说了,我现在心中只祈求我们鸿蒙大帝不要降我的太上长老之职就好了,也没奢望晋升副殿主了。”

    光明帝宫老祖彭兴飞笑道:“吴天合太上长老太谦虚了,你们老祖韩晴是你族中长辈吧?有她庇护你和替你求情,谅你们鸿蒙大帝也不会因黄小龙之事而惩治你。”

    在吴天合和韩晴两人拜进鸿蒙帝宫之前,两人的确是某个神界上古神族之人,而且乃同一宗系,关系匪浅,所以先前,韩晴才会对这吴天合如此袒护。

    吴天合却是摇头道:“要是那黄小龙真是我们鸿蒙大帝私生子,那我就惨了,说不定真会被罢掉太上长老之职。”

    现在,他心里的确没底。

    就在光明帝宫老祖彭兴飞还要再说时,突然,一阵破空声响传来,只见宫殿大门之外,出现了几道身影。

    为首之人,赫然便是刘睿。

    而刘睿身边,则跟着一个双眼墨黑,身材雄壮的中年人。

    看到这中年人,吴天合脸色一变,因为,这中年人正是他们鸿蒙帝宫执法殿殿主黄安森!

    这黄安森,在鸿蒙帝宫众弟子中,有一个外号,叫“勾魂兽!”,凡是他出现的地方。必然有不好的事发生,而且是大大的不好。

    黄安森身后,则是执法殿几位太上长老。

    吴天合见状,慌然站了起来。紧步迎出,只是,心中剧烈不安起来。

    光明帝宫老祖彭兴飞等人见了,也纷纷起座。

    “叩见帝子!”吴天合来到刘睿面前时,赶紧拜见道。然后又对黄安森道:“见过黄殿主。”

    吴天合没有开口,黄安森声音阴森:“吴天合,帝子带了大帝口令过来,要我废掉你修为,并逐出鸿蒙帝宫,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什么?!

    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包括光明帝宫彭兴飞等人。

    竟然是要废掉吴天合修为!而且逐出鸿蒙帝宫!

    这!

    因为黄小龙?!

    难道他们之前猜测对了,黄小龙真是鸿蒙大帝姜鸿的私生子?!

    只是,鸿蒙大帝姜鸿对黄小龙这私生子也太宠爱了些吧,竟然为了先前之事将吴天合修为废掉并逐出鸿蒙帝宫。

    彭兴飞等人都觉得这惩治有些重了。

    彭兴飞等人吃惊时。吴天合却是如晴天霹雳,整个人瘫软在那里,但是很快,他惊恐叫嚷:“不,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你们不能废掉我修为!”

    若真是这样,那比死还惨。

    “我要见韩晴老祖!”接着,吴天合大叫道。

    执法殿殿主黄安森冷然一笑:“这是大帝口令,便是韩晴老祖前来,也没有用。”

    “放肆!”就在这时,一道女人冷喝响起。一道身影破空而来,正是鸿蒙帝宫老祖韩晴。

    “韩晴老祖,救我,救我!”吴天合见韩晴到来。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冲了过来,来到韩晴面前,跪求叫道。

    “见过韩晴老祖。”黄安森和执法殿几位太上长老见是韩晴,不得不称呼行礼。

    韩晴没有理会黄安森几人,目光落在了刘睿身上:“帝子。你说这是大帝的意思,你怎么证明这是大帝意思?既然是大帝的口令,那总该有信符吧?”

    刘睿眉头微微一皱。

    他过来时,师父姜鸿并没有给他信符,只让他带了口令过来。

    韩晴见刘睿神情,淡然道:“帝子,没有大帝信符,你却让执法殿黄安森等人前来,要废掉吴天合修为和将其逐出帝宫,这,似乎不合帝宫规矩吧?”

    刘睿正要开口,突然,一道充斥着无上神威的声音自遥远天际传来:“让黄安森废掉吴天合修为和将其逐出帝宫,的确是我意思!”

    声音滚滚荡荡,天空炸响,一股恐怖威压从天际扑面涌来,压得众人有种窒息之感,所有人脸色惊然大变。

    “拜见鸿蒙大帝!”

    众人全身颤然,跪伏一片,鸿蒙帝宫老祖韩晴,光明帝宫老祖彭兴飞等人全部跪伏了下来。

    “韩晴,你还要什么证明吗?”接着,姜鸿声音再次响起,声音仿佛来自所有空间,挟着惊人的压迫之力。

    “不敢!”韩晴脸色一变,低头恭敬道,大气不敢喘一下。

    接着,天地寂静了下来。

    众人仿佛能听得到彼此心脏狂然跳动的声音。

    一会后,那恐怖威压才如退潮一般瞬间退去。

    彭兴飞等人全身一松的同时,感觉全身骨头有种要散开的感觉,彭兴飞和众帝宫老祖心中骇然,这便是神界第一人的实力?远隔不知多少亿里,却单凭威压便能让他们差点窒息?

    这时,执法殿殿主黄安森站了起来,向吴天合走了过来,此时,吴天合已彻底瘫软在那里,双眼呆滞,口中自语着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