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无敌天下 > 第两千七百零六章 来闹事的
    瞑老见阴螟王怀疑自己,赶紧摇手道:“阴螟兄,这事可真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

    中年人断风沉吟道:“也许,是有人想嫁祸给我们?想引得我们和黄小龙生死仇敌,两败俱伤?”

    阴螟王冷笑:“多此一举,不过,此事,我会让人彻查,到时查出是谁嫁祸我阴螟族,嘿嘿!”意思不言而喻。

    ……

    黄小龙,龙剑飞等人居住在离阴螟总府不远的一座府邸之内。

    这座府邸,是龙鱼族的产业,像龙鱼族这样的界河王族,在界河许多主城都是有产业和府邸的。

    “飞燕子有消息没?”站在院子内,黄小龙问龙剑飞。

    黄小龙自是不信飞燕子会甘愿和阴螟王大婚,所以,这些日子,黄小龙一直让龙剑飞动用龙鱼族的势力去查,查原因。

    “回少主,我们也只是查到飞燕子族长路经阴螟流域时,和人交过手,至于和谁交手,暂时还不得知。”龙剑飞恭敬回答道:“据我们推断,那个人,应该是阴螟族的人,是他擒拿住了飞燕子族长!”

    黄小龙点头,不过疑惑,就算是飞燕子被对方擒拿住了,也不可能屈从对方。

    “还有,少主,我们查到,鬼陀族和狱门的老祖到来后,便被阴螟王请去了他的洞府。”龙剑飞道:“只怕鬼陀族和狱门已经和阴螟族达到了某种联盟。”

    黄小龙眉头一皱,鬼陀族若和狱门与阴螟族达成联盟,的确是有点小麻烦。

    “之前在古虚族英雄救美,被我们教训的那个鬼陀族年轻人,他叫幽无必,他是鬼陀族守护者的亲传弟子。”龙剑飞又道:“这个幽无必,自然被我们教训后,就一直打听少主的身份,看样子他并不甘心,记着恨呢。”

    黄小龙闻言一笑:“原来是鬼陀族守护者的亲传弟子,这么说来,明天庆贺大典上,我们说不定还会碰上他?”

    这个幽无必,既然不甘心,那明天,说不定还会搞事。

    龙剑飞笑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他打听之后,应该是猜到少主你的身份的,明天还敢不敢找少主,就不知道了。”

    黄小龙笑道:“这可不一定,明天庆贺大典,有他师父在,有鬼陀族老祖在,他的底气会更硬一些。”

    随后,黄小龙将摩智,龙胜天,紫东平,还有姜恒诸祖全部召来,商定明天庆贺大典上可能遇到的某些突发情况。

    虽然说黄小龙对自己实力信心,但是还是要做些万全部署,留一条退路。

    “少主,你要一个人对付阴螟王,瞑老,还有鬼陀老祖和狱门老祖四人?”听黄小龙说要一人对付阴螟王四人,龙剑飞不由担心道。

    摩智,龙胜天等人也是吃惊。

    若阴螟王没有突破始祖高阶,黄小龙或许能一人独战四人,但是现在阴螟王已然突破始祖高阶,黄小龙一人,能不能压制阴螟王都是个未知数,现在黄小龙却要一人独战四人!

    “放心吧,我心中有数。”黄小龙摇手,让众人不用担心,然后道:“这四人,我对付就行,其它老祖,就要你们出手了。”

    ……

    一夜无事。

    次日,阳光普照。

    天还没亮,整个阴螟城便热闹了起来,一条条的街道,人声鼎沸,到处是欢庆,到处是前来朝拜和庆贺的各族强者。

    所有强者俱都从各条街道涌出,涌向阴螟总府。

    黄小龙和龙剑飞,摩智,龙胜天等人出来时,街道上是水泄不通,一眼望过去,人密密麻麻,如爬行蚂蚁。

    不过,大家都有序前行,没人敢争抢道路。

    “人还真多,怕是异域,界河所有王族,大族,能上得台面的势力全部都来了吧。”看着黑乎乎的人,龙胜天亦感慨道。

    黄小龙玩笑道:“我怎么有种和天下为敌之感?”

    众人都是笑了。

    “走吧。”黄小龙率先而行,龙剑飞,摩智,龙胜天等人随后。

    “是古虚城抢夺民女的那个人族年轻人!”突然,有人认出黄小龙,小声吃惊道。

    不过,一些认出黄小龙身边的龙剑飞,姜恒,腾萧诸祖的界河和异域的大族族长,却是脸色一变,赶紧恭敬退开,然后让黄小龙,龙剑飞等人先行。

    一些没认得的,见一些大族族长退让,也赶紧退开。

    “师父,那人族年轻人是谁?!”一些弟子见其师父退让,问其师父。

    “你问我,我问谁?”其师父双眼一噔。

    黄小龙威名现在虽然传遍异域,界河,但是见过黄小龙的,少之又少,至于龙剑飞,摩智等人,同样也是,所以,能认出龙剑飞,摩智等人的大族族长,少之又少,但是这不防碍众人对黄小龙一行人的畏惧。

    因为,凡是圣境九重强者,都能感受得到黄小龙等人身上淡淡的却又恐怖之极的威压。

    就这样,在众人不由自主的退让中,黄小龙,龙剑飞等人前行不阻地来到了阴螟族总府。

    这次,并没有出来迎接黄小龙一行。

    黄小龙等人要走进阴螟族总府时,被阴螟族负责守卫的弟子拦了下来。

    “阁下,请你们出示请帖。”那阴螟族弟子面无表情地对黄小龙道。

    黄小龙等人愕然。

    接到阴螟族请帖时,看到里面阴螟王要和飞燕子大婚的内容,黄小龙便将请帖化成灰末,所以,黄小龙还真拿不出请帖。

    黄小龙有些玩味地看着那阴螟族弟子:“你们阴螟族的请帖?没有。”他是实话实说,他现在的确没有请帖。

    那阴螟族守卫弟子闻言,脸色一沉:“没有请帖的人,请到外面广场候着,只有请帖的人,才能进。”

    “若我非要进呢。”黄小龙一笑。

    阴螟族守卫的几个弟子都是一怔,看样子,这人族年轻人似乎是来闹事的?他们从没有想过有人敢来阴螟总府闹事。

    “小子,你是来闹事的?”其中一守卫脸色一沉,阴恻恻道:“我劝你最好带着你的这些奴才滚得远远的,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也是你一个人族来撒野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