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无敌天下 > 第三千五十章 天葬之地变故
    听雷御说要出手,黄小龙愕然。

    雷御道:“我当年指点了那小子,这些年,那小子实力大涨,是长进了,既然他不长眼,那我这半个师父便替殿下将他收拾了。”

    黄小龙笑了笑,眼含深意地看着雷御:“也好,那就你来应战。”

    随后,雷御让九目道统高手将消息散发出去。

    “什么,那年轻人的坐兽说,金狐洞主还没资格挑战他殿下,他来应战金狐洞主!”

    “这,太狂了吧,简直是狂妄无知,一头坐兽竟然也妄想与金狐洞主交手,那三头兽算什么东西,他哪里有资格应战金狐洞主!”有人愤然。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整个起源圣界,也就只有我们起源圣界界主大人的坐兽才有这个资格吧,那年轻人,不会把自己当成起源圣界界主了吧!”有人嘲弄。

    当雷御要应战金狐洞主金鸿远的消息散发出来后,几乎是整个金狐洞天都在讥笑黄小龙和雷御的无知和狂妄。

    几乎整个金狐洞天都在喊着金狐洞主灭掉黄小龙,灭掉雷御,灭掉雷御道统。

    当金鸿远听到回应的消息时,也是呆愣在场。

    “他,那头坐兽来应战?”金鸿远再问李旭:“你确定消息是真的?”

    李旭点头,恭敬道:“是的,洞主大人,消息是九目道统众元老亲口说的。”

    另一位大统领忍不住怒然道:“这小子太狂了,他一个无名之辈,我们洞主大人约战他,那是抬高他身份,他竟然让他坐下一头坐兽应战!”

    李旭突然道:“我看是那小子自知不是洞主大人的对手,所以才让他的坐兽应战的,不过也是,他只不过是一个道尊九重初期而已,洞主大人要是出手,捏死他只是分分秒秒之事,他胆怯也是正常。”

    金狐道统其它高手亦点头附声。

    金鸿远冷声道:“也好,反正是要全部解决,谁来应战都无所谓。”

    “只是这样,更抬高了那小子!”一位大统领愤然不平。

    “无妨。”金鸿远摇了摇手:“反正都是死人。”

    所以,没必要与死人计较。

    金狐洞天众高手见金鸿远默许了黄小龙的坐兽应战,又是哗然一片。

    虽然距离金鸿远,雷御约战之日是在三个月之后,但是金狐洞天已经有许许多多高手纷纷开始赶往金狐洞天第一高峰。

    像金狐洞主这样的灭世榜高手是鲜少出手,所以,能观看一二,对于金狐洞天众人来说,那是无上幸事。

    所以,消约战之事刚刚过去几天,一波又一波战船便已将金狐洞天第一高峰围了一重又一重。

    九目道统总府。

    日月丹炉之内,黄小龙盘坐在太初之树,梧桐树之下,取出了拍卖会上拍买的那条起源之气和极品凤凰火晶。

    距离约战还有三个月,这三个月,足够他将这起源之气和凤凰火晶炼化掉了。

    别人单是炼化这起源之气都要数千年数万年,但是对他来说,炼化这两物也只是两三个月的时间而已。

    那条起源之气,盘绕着黄小龙,而那枚极品凤凰火晶则立在黄小龙头顶。

    黄小龙运转起升龙诀,顿时,一阵又一阵的本源力量和法则不断从那条起源之气中飘逸出来,凤凰火晶中的涅槃之力,则丝丝落下,一同渗入黄小龙体内。

    同时,太初之树,梧桐树亦不断垂下太初之气和涅槃之力。

    不断吞噬着起源之气和涅槃之力,黄小龙体表灰蒙蒙一片,同时透出晶莹赤焰。

    眨眼,便是两个多月。

    距离约战之日还有十天时,黄小龙将那条起源之气和凤凰火晶完全炼化。

    ……

    虽然距离约战之日还有十天,但是金狐第一高峰四周,已经被金狐洞天众方高手围得水泄不通,金狐洞天三十八大道统,几乎所有掌教都到了,当然,只有周弘,谭婳,隋恒毅,还有九目掌教李深没到。

    在众多道统飞船中,有一艘黑色巨船极其显目,散发着让人悸然的惊人气息,这正是遮天道统的飞船。

    天,一般意即天道,起名遮天,可想遮天道统的霸气。

    樊洛站在遮天飞船船首,迎风而立,看着金狐洞天第一峰,双眼闪烁不定,不知在想着什么。

    “洛儿,在想什么?”这时,其身后走来一个身材极其高大的中年人,中年人有三四米高,双手极大,走路虎虎生风。

    “父亲。”樊洛见来人,恭敬道。

    来人,正是遮天掌教樊亦辉,也是金狐洞天第二高手。

    樊亦辉点头一笑:“在想十天之后的交手情况?”

    樊洛突然道:“父亲,你觉得金狐洞主真的会赢?”

    樊亦辉一怔,继而笑了起来:“你该不会认为那年轻人的坐兽能赢吧?那年轻人的坐兽,实力或许是很强,但是与金狐洞主相比,肯定是没法比,这么和你说吧,就算是四五个我,只怕都不是金狐洞主的对手。”

    樊洛震惊:“金狐洞主这么强?!”

    樊亦辉双眼深邃:“你没见过灭世榜高手出手,所以不知灭世榜高手之威,而且金狐洞主可是灭世榜排名六十!这等存在,已经不是你现在能够想像的。”

    虽然说儿子樊洛被誉为金狐洞天年轻一辈第一人,甚至有好事者将他儿子与他相提并论,但是只有他知道,他儿子樊洛与他相比,还是有不小的距离,至于与灭世榜那样的无上存在相比,就更远了。

    樊亦辉又摇头道:“那年轻人和其手下,定然是没见过灭世榜高手之威,所以才敢挑衅金狐洞主,不然,借他一万个胆他也不敢。”

    樊洛眉头一皱,回想着拍卖会上见到的黄小龙,真是这样?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巨响炸响,宛如灭世之雷,整个金狐洞天都是猛然一震。

    樊亦辉,樊洛和众方高手只觉脑海轰响,莫不骇然,然后看向了巨响传来方向。

    “这巨响,是从天葬之地方向传来的?!”樊亦辉目光洞穿了一个又一个时空,看向了金狐洞天之外的天葬之地方向。

    “天葬之地!”樊洛闻言,脸色一变。

    “天葬之地肯定发生了什么巨大变故!”樊亦辉脸色惊疑不已:“不然不可能有如此巨响,连金狐洞天都波及到了,只怕不止金狐洞天,四周洞天都受到了波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