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无敌天下 > 第三千二百八十四章 恩断义绝
    王美兰笑道:“小姑娘嘴真甜,我是大头的奶奶呢,你以后叫我奶奶就好。”

    “奶奶?”谭薇吃惊地看着看起来只有四十岁的王美兰,这几天,王美兰和黄济源在大周天大阵中修炼,两人看起来又年轻了些,要说王美兰是黄大头奶奶,只怕还真没几个人相信。

    不仅谭薇,谭家众高手都是吃惊。

    谭必,谭健几人昨天在蓝龙庄园已见过黄济源,王美兰,所以倒没意外。

    王美兰和谭薇相谈了一会,在谭必等人恭敬相请下,进了谭家总府大殿,黄小龙,黄济源,王美兰三人坐主座。

    就在黄小龙,王美兰,黄济源几人在谭家和谭必众人相谈甚欢时,远在万里之外的哈省林家,黄雯却是一脸哭然地抱着林啸天的大腿:“啸天,叫他们别打了,再这样打下去,林凯会被打死的,他也是你儿子啊,虎毒不食子,你就忍心打死你儿子?!”

    只见不远处,五个年轻人正对着一个身材瘦小的年轻人猛踢,狠踩。

    那身材瘦小的年轻人被五人狠踢,只能抱首缩在地面,无法反抗,也反抗不了,不过他却是没有嗯哼一声,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好像身上的痛苦已经让他麻木了。

    林啸天却是冷然地看着黄雯:“都是你惯的这小畜生,竟然敢对偷吃兄弟珍藏的灵果,今天我要打断他的手,看他以后还敢不敢!”

    听林啸天要打断自己儿子的手,黄雯脸色彻底变了,哭道:“啸天,你要是打断凯儿的手,凯儿以后没了手,怎么活啊,而且根本没有证据证明是凯儿偷的,只凭林霜的一面之词,为什么就断定一定是凯儿偷的?!”

    “还有,你这个做父亲的,连查都没查,就要打断你儿子的手?!”

    这时,被猛踢,狠踩的那个瘦小年轻人看着林啸天,冷然道:“我没有偷她的灵果!”

    站在远处,正双手环抱在胸前的一个冷艳少女冷笑道:“我侍女今天看到你在我院子外鬼鬼崇崇经过,我的日月灵果正好不见了,不是你偷的,难道是我自己偷自己的?”

    这个冷艳少女,叫林霜,在林家年轻一辈天赋很好,是林啸天和二妻所生,很受林啸天宠爱,平时灵果当饭吃,而黄雯和林凯两人在林家的待遇,和这林霜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本来,不见了一个日月灵果,不是什么大事情,不过林霜母女一向讨厌黄雯母子,所以林霜母子便借题发挥,缠着林啸天一定要严惩林凯。

    站在这林霜旁边的,是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美妇,颇有姿色,而且一身穿金银,养尊处优的样子,她正是林啸天的二妻邹雪晴!

    邹雪晴是京城邹家的女弟子,当然,她只是邹家的一个旁系弟子,她父母在邹家地位不高,不然也不会嫁与林啸天为妾了。

    邹雪晴开口冷冷道:“我前几个月,不见了一只灵钗,价值一百多块下品灵石,看来也是这小畜生偷的,打断他双手是轻的。”然后对林啸天道:“啸天,这样的小畜生再让他呆在林家,那是败坏你名声,我看将他驱除出林家算了。”

    黄雯脸色大变,怒指邹雪晴:“邹雪晴,你血口喷人,什么灵钗不见,根本是你胡诌,你陷害我儿子,你不得好死!”

    忍受了这么多年,她终于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邹雪晴听黄雯骂自己不得好死,脸色一沉。

    “你这个贱货,竟然敢骂我母亲!”林霜怒目,说完便要挥手扇黄雯的脸。

    不过,邹雪晴却是抬手阻止了女儿林霜,然后对林啸天道:“啸天,你也听到了,这女人别看她平时温顺,心里可是毒得很,出口就咒我不得好死。”

    林啸天脸色一沉,对黄雯喝道:“你还快向雪晴道歉陪罪?”

    这几天,林啸天虽然听说过黄家叛变的事,但是所知不详,而且林家当时并没有派遣高手前去蓝龙庄园观战,所以,林啸天只知道黄厚德已经不是黄家家主,至于其它的,就了解不多了。

    “让我向这贱婢道歉,陪罪?”黄雯冷然大笑:“林啸天,你今天要是敢打断凯儿的手,我便和你恩断义绝!”

    林啸天脸色一冷,有些难看:“你敢威胁我?”

    这个平日里,温顺的女人,今天竟然敢当着众人的面,公然违抗和顶撞他?

    “你大可以试试!”黄雯脸色愈冷,这些年,她是受够了。

    “我现在便打断这小畜生的手!”林啸天心火大起,身形一闪,便来到了林凯面前,手掌如刀,斩了下去,黄雯想上前阻挡,但是她不过是筑基期,而林啸天这些年受家族重用,实力大涨,已是金丹境二重,黄雯又如何挡得下?

    顿时,黄雯被挥飞,骨断的声音响起,只见林凯已被林啸天手刀打断了双臂。

    林凯痛得脸色苍白,直冒冷汗,但是仍然死死咬牙,没有发出惨叫声音。

    “凯儿!”黄雯却是痛心哭叫,艰难走到林凯身边,抱着林凯哭喊。

    林霜,邹雪晴母女冷笑地看着这一切。

    “母亲,不要哭,我们走,永远离开这里!”林凯忍住疼痛,对黄雯道,缓缓站了起来。

    黄雯含泪点头,然后扶着林凯,便要离开。

    林啸天冷冷道:“黄雯,你要是敢离开,以后永远别再踏进林家半步。”

    黄雯双眼冷漠地看着林啸天:“你以后就算求我,我也不会再踏进林家半步,我说过,你敢断凯儿双手,我和你恩断义绝,从今往后,我们再不是夫妻!”

    林啸天脸色一沉,冷声道:“既然如此,今天我林啸天便休了你,你离开可以,但是不准带任何钱币离开,没有钱,我看你们怎么爬回黄家!”

    黄雯冷冷地看了林啸天,邹雪晴,林霜等人一眼,然后扶着儿子林凯蹒跚离开了林家,走出了林家大门。

    林霜看着黄雯背影,嗤声一笑:“求你回来?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一样。”

    见黄雯,林凯两母子离开林家,她心中有种前所未有的痛快,她母亲虽然受林啸天宠爱,但是始终不是大的,现在黄雯离开,她母亲邹雪晴终于可以坐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