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无敌天下 > 第三千三百一十五章 别怪我连老会长的面都不给
    “是谁?!”柳生庆元喝道,如炸雷炸开,陈少佐和他父亲陈克瑞还有猛虎帮一众高手俱都一颤。

    “庆元前辈,是一个来自华夏的年轻人!”陈少佐强压下心中惊意,上前说道,将当时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禀报给了柳生庆元。

    听黄小龙握住自己儿子柳生霸主之拳,然后一招将自己儿子重伤成这样,柳生庆元虽然意外,但是眼中杀意更浓。

    “华夏猪!”柳生庆元双眼冷冽,将手中玉石捏得粉碎:“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哪怕是华夏嬴家少主,今天也要给我死!”

    百年前,华夏与倭国的关系就不好,这么多年,华夏与倭国的关系一直没有改善,所以倭国之人一直看不起华夏和仇视华夏之人,所以,之前紫川家族的紫川万豪称呼黄小龙华夏猪,现在柳生庆元同样称黄小龙华夏猪。

    “那个年轻人现在在哪?”柳生庆元问陈少佐和陈克瑞。

    陈克瑞赶紧上前,回答道:“我们查到他和卢安安等人去了金陵商会总部,他现在就在金陵大厦,听说他是卢定明老头的故人之子,卢定明老头现在正在设宴招待他呢。”

    柳生庆元冷笑:“卢定明的故人之子?哟西!那我今晚,现在便过去金陵大厦,将金陵商会一并解决掉!”

    陈克瑞听柳生庆元要亲自出手,意外之后,不由心中狂喜,以柳生庆元出窍二重实力,只要柳生庆元出手,必然能扫平金陵商会!

    “你们也先别高兴。”柳生庆元转首,冷冷地看着陈克瑞,陈少佐:“我儿子一臂被废,你们也难逃之责,等我扫平了金陵商会,再回来惩治你们!”

    陈克瑞,陈少佐脸色苍白,但是最终不敢多说什么,诺然应是。

    “备飞船,现在去金陵大厦!”柳生庆元对柳生家族一众太上长老,长老道。

    很快,飞船备好,柳生庆元和柳生家族一众太上长老,长老乘上飞船,当即便划破了夜空,往金陵大厦过来,而陈克瑞,陈少佐父子和猛虎帮一众高手数百人则乘坐猛虎帮的飞船跟在后面。

    柳生庆元和柳生家族一众高手出动,惊动了倭国京都紫川家族,三井家族,伊贺家族几大顶级家族,甚至引起了冰宫的注意。

    任何一个出窍期高手的行动,都会引得各方关注,更何况柳生庆元是柳生家族元老,还是出窍期二重,并且是与柳生家族三十多位太上长老,七十多位长老一起出动!

    而且还有猛虎帮五六百高手随行!

    如此大阵势,引起冰宫注意也正常。

    “看样子,柳生庆元是去金陵大厦?”紫川家族家主紫川九赫讶然:“如此兴师动众,柳生庆元不会是想今晚就要将金陵商会连根拔起吧?”

    紫川家族太上长老紫川德隆说道:“只怕有这个可能。”

    这紫川德隆不是别人,正是紫川万豪的爷爷,而且很得紫川家主紫川九赫的信任。

    紫川九赫摇头:“柳生庆元性子火爆,太鲁莽了!他这样明目张胆地到金陵大厦,难道要当众击杀金陵商会众人?若是他敢这样做,也难逃华夏联盟强烈遣责和全球各国华人的声讨!到时,柳生家族肯定也要处罚他!”

    然后问紫川德隆:“柳生庆元突然这么做,肯定有原因,你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快,紫川德隆便将原由查清楚。

    “哦,柳生霸主被一个来自华厦的年轻人废了一臂?而且是难以复原的那种?”紫川九赫点头:“这年轻人现在在金陵大厦?这就难怪了!”

    一时之间,倭国京都几大顶级家族甚至冰宫都将通过视频看向了金陵大厦。

    金陵大厦内,宴席上,卢定明问起黄小龙有关黄济源的事,听到黄济源和王美兰前些日子已然突破金丹,卢定明欣慰笑道:“济源兄有福啊,不像我,这一生是无法再突破金丹了,我的寿元最多也就七八年。”

    黄小龙笑了笑,然后取出一个玉瓶,给卢定明:“定明叔,这是我炼制的丹药,叫蓝龙丹,里面有十枚,你只需吞服一枚就可突破金丹境。”

    卢定明和卢安安等人一怔。

    坐在大殿上的一位金陵商会副会长张瑜忍不住嘲弄道:“我们会长曾花重金从紫焰宗那里购买了三十枚龙焰丹,可是全部吞服之后都无法突破金丹境,你这什么蓝龙丹,只吞服一枚就可突破金丹境?”

    生怕黄小龙不知道那龙焰丹,然后又道:“这龙焰丹可是紫焰宗老祖宗亲手炼制的,紫焰宗老祖宗,你知道是谁吧?地球第一炼丹师!”

    这张瑜乃是卢定明花重金聘请回来当金陵商会副会长,此人不仅有商业头脑,而且是个元婴九重高手,是金陵商会目前第一高手,不过自恃实力,平时为人傲气,而且颇有炼丹水平,现在听黄小龙说得蓝龙丹如此神,忍不住嘲讽。

    当然,刚才卢定明让他和金陵商会一众高手出门迎接黄小龙,也让他心中对黄小龙不爽,要知道他可是堂堂元婴九重高手,竟然让他站在门外迎接一个名不经传的毛头小子?

    黄小龙看了那张瑜一眼,淡然道:“你不知道,那是你见识浅,蠢罢了。”

    卢安安,陈龙标等人齐然变色。

    要知道张瑜可是元婴九重,平时金陵商会都需要仰仗张瑜,连卢定明都对这张瑜敬重得很。

    果然,张瑜霍然而起,猛然一拍眼前酒桌,将酒桌拍得粉碎,双眼寒芒,盯着黄小龙:“小子,你刚才说什么?今天看在老会长的面子上,你现在若敬酒认罪,我可以当你刚才的话没说过,不然!”

    “哦,不然如何?”黄小龙玩味地看着对方,淡然笑道。

    见张瑜大怒,卢定明赶紧站了起来,对张瑜道:“张瑜副会长,小龙初来乍到,不知你身份,说话不知轻重,我替他向你道歉,刚才的事,就算了。”

    张瑜冷哼一声:“既然老会长开口,我就给老会长一个面子,刚才的事,就算了,若再有这次,小子,别怪我连老会长的面都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