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全职法师 > 第3012章 红衣主教齐聚
    “原来在国外也讲究烧头一柱香啊。”一个东方面孔的中年男子在人潮拥挤中感叹了这么一句。

    头一炷香最为虔诚,在帕特农神庙第一个登上礼赞山的人,也将受到神女的青睐。

    说出这句话的人正是莫家兴,他偶尔也烧香拜佛。

    他习惯在有人的地方,尤其是普通人群的地方。

    帕特农神庙神女峰高处不胜寒,没有跳广场舞的中年妇女,也没有下象棋喝酒的老头,没有丝毫自在的气息,莫家兴根本就呆不住,只有在有烟火气息的地方,莫家兴才感觉到真正的舒适。

    当然,他最喜欢的还是凑热闹。

    他本可以走“贵宾通道”进入到礼赞山,礼赞山也有他的专座,可他仍旧愿意跟着这支“登山”大军一同前行,感觉像是除夕夜零点大家络绎不绝的去庙里一样,有年味。

    “原来有同胞啊。”似乎有人听到了莫家兴的感慨,莫家兴身后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莫家兴转过头去,隔着两三个人看到了一个蒙着眼睛的三十多岁男子。

    他拄着盲人拐,明明是一个瞎子,却给人一种庄严威武的感觉,腰杆丝毫不会为了寻路而弯下去。

    莫家兴急忙让了几步,让身后的人先过去。

    “眼睛不方便还要登山,小老弟你也不容易啊,难道是为了治好眼睛?”莫家兴喜欢结识人,于是和这名同是华人的男子走在了一起。

    “眼睛是治不好了,老哥也是很幽默啊,把希腊这么重要的日子比作头一炷香。”瞎子说道。

    “哈哈,随口说一说。既然眼睛治不好了,你还攀什么山啊?”莫家兴不解的问道。

    “有件事要做而已,但我眼睛不太方便,能不能麻烦老哥帮个忙。”瞎子说道。

    “没问题啊,都是同胞,有困难尽管说。”

    “那太感谢了。”

    “怎么称呼啊,小老弟?”

    “姜彬。”蒙着眼睛的男子说道。

    “看你这气度,像是军人啊。战场上受的伤?”

    “我说我是骑士,老哥您可能不会相信吧。”

    “那你很有故事,没事,咱们一路走一路聊,这么长的路,有人说说话也会舒服很多。”

    ……

    礼赞山下,一名身穿着黑色麻衣的女子步伐轻盈的登上了山,礼赞山山头非常宽阔,更被布置得如同一个露天盛典会场,六色的遮阳天纱在头顶上完美的铺开,组成了一个美轮美奂的天纱穹顶,笼罩着整个礼赞山典礼台。

    麻衣女子一眼望去,看到了许多坐席。

    陆陆续续有一些特殊人群入座了,他们都是在这个社会上拥有一定地位的,根本不需要像山下那些信徒那样一步一步攀登,他们有他们的贵宾通道。

    “真有我们的位置。”麻衣女子有些意外的指着坐席。

    坐席整整齐齐的排列,更标识了名字,那些找到自己席位的人脸上都露出了几分得意的笑容,毕竟这是神女礼赞第一日,能够坐在这里的人就等于古代的“加官进爵”,他们与神女关系密切。

    礼赞第一日,可以称之为表彰大会。

    神女的竞选不是个人,更代表一个庞大的势力群体,甚至称之为一个帝国。

    有功臣,需要奖赏。

    有外援,需要继续协作。

    有利益,要共享!

    “会不会是陷阱,毕竟我们到现在还不清楚叶心夏的立场。”那个黑色麻衣女子继续问道。

    在麻衣女子身旁,还有一个身材高挑的人,一头短发,戴着耳钉,面容干净整洁,却有些令人分不清其性别。

    即有女性的柔和,也有男性的那股英气。

    她一身黑衣,但里衬却是红色的。

    “她戴了戒指,便意味着她已经见过了教皇。”此人说道。

    “虽然教皇是我们最后一个目标……”

    “颜秋,你觉得这座山上有多少教皇的人,又有多少我们的人?”撒朗用手抚摸着耳钉,开口问道。

    “现在教廷明面上归顺我们的有一大半,但教皇多年来的影响力还在,不到最后还是无法做出判断。”麻衣女子说道。

    “我只问红衣。”撒朗道。

    “红衣的话,可能站您这边的只有三位,其中一位还是我们自己扶持的新人。”引渡首颜秋说道。

    “你昨夜不是问我为何要相信叶心夏。”

    “她虽然放走了黑药师,可黑药师本就要回归天国,我们不能因为这个就轻信她,将名单给她。”引渡首颜秋仍旧觉得撒朗昨夜做的决定有些不妥。

    “只有叶心夏可以引出真正的教皇,我们不交出足够的筹码,我们永远都不可能触碰到教皇。”撒朗说道。

    引渡首很在意每一个教众。

    可在撒朗眼里,所有的教众都是工具,只不过是为了让她可以达成目的,至于叶心夏想要掌控所有红衣主教和所有教廷人员,哼,给她好了。

    白与黑的统治,连文泰都没有的野心。

    可那又如何,文泰已经惨败。

    文泰在这个世界还有不少他的黑暗眼线,这些黑暗眼线大概已经将叶心夏戴上教皇戒指的这件事告知了在地狱深处的他。

    这位黑暗王,如今已经抓狂崩溃了吧!

    他期望的女儿,却站在他的对立面。

    他最纯净无暇的女儿,如今手是一个屠夫教廷的首脑。

    如果黑暗位面的一切痛苦不能让他品尝到地狱深渊的真正滋味,那么得到这个消息的他就在地狱里歇斯底里的嘶吼吧,他现在无论身处何处,都是身处绝望地狱!

    在撒朗的复仇计划里,之剩下最后一个人了。

    老教皇。

    这个狡猾至极的老狐狸,值得她撒朗倾注下所有的筹码!

    同样的。

    老教皇已经召集了所有听命于他的红衣主教。

    叶心夏已经成为了神女,更成为了教皇。

    撒朗很清楚,自己就是他黑白统治计划上的唯一阻碍。

    老教皇一样为倾巢而出。

    这个礼赞山,教廷两大派系终究要决一死战。

    主宰者,将是老教皇还是撒朗!

    “大人,您好像刻意忽略了一件事。”引渡首突然开口道。

    “叶心夏不敢那样做。在我们任何一个教众自己没有暴露身份之前,都是平民,是虔诚的登山者,她若那样做,就等于在成为神女的第一天大肆屠杀民众。”撒朗道。

    “也是,她无法证明我们是教会之人,除非她向全世界承认她是黑教廷教皇,可她这样做等于毁了帕特农神庙,毁了一切。”

    “怀璧其罪,文泰舍弃了她,拥有神魂的她命中注定受人摆布。要么听命于我,要么听命于殿母,要么听命于……”撒朗刚想要吐出教皇这个词的时候,她眼神突然间变了。

    左右叶心夏命运的人有四个。

    文泰让伊之纱监督叶心夏。

    殿母一直在扶持叶心夏。

    教皇更是推崇叶心夏。

    而自己同样迫使叶心夏踏入黑教廷泥潭。

    文泰已经出局了。

    控制她的人只剩下自己、教皇、殿母。

    殿母本不足为惧……

    可如果教皇与殿母是同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