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凌天战尊 > 第154章 仇人相见
    课室里,司马长风站在讲台上,缓缓讲述着为相之道……



    讲台下,紫衣少年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和其他十七个认真听课的学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段凌天这家伙昨晚没睡觉吗?”



    “他昨天睡了一下午,就算昨晚真的没睡觉,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萧禹和萧寻看着沉沉睡过去的段凌天,一脸愕然。



    “好了,你们好好思考一下我刚才说的。”



    司马长风对其他学员说了一声,走到了段凌天桌前,轻轻敲了敲桌子,“段凌天,跟我出来一下。”



    段凌天抬起头,擦了擦干涩的眼睛,看到司马长风后,尴尬一笑,老实跟了出去。



    段凌天原以为司马长风叫自己出来,是因为他上课睡觉的事……



    谁知。



    “你是铭纹师?”



    司马长风一双眸子,泛起睿智,凝视着段凌天。



    段凌天心里一跳,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过来,深深看了司马长风一眼,“司马老师,为何这么说?”



    司马长风淡淡一笑,“我对铭纹一道,也颇有研究。据我所知,精气神的疲惫,又分很多种,而你的疲惫,明显是精神力消耗过多所造成……也只有铭纹师,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司马长风言语之间,如数家珍。



    段凌天双眸一凝。



    虽然司马长风只说他对铭纹一道颇有研究,但段凌天却知道他是在谦虚,不说别的,就他现在说的这番话,一般的铭纹师根本说不出来。



    很显然,这位司马老师,也是一位资深的铭纹师!



    “没想到,老师你也是一位铭纹师。”



    段凌天微微一笑,却也没有否认自己是铭纹师的事实。



    司马长风既然能看出他精神力消耗过多,明显也是已经确认他是铭纹师。他就算不承认,司马长风也不会相信。



    “我对铭纹一道,算是有一些涉猎吧。卍 你只是凝丹境,精神力有限,没必要花费太多心思在铭纹之术上……等你修为提升了,精神力自然随之提升,以后再在铭纹之术上多花心思。这才是正道。”



    司马长风脸色严肃起来,循循善诱。



    很显然。他以为段凌天是钻研铭纹之术过当,才会出现精神力消耗过多的情况。



    “是,老师。”



    段凌天微微点头,知道司马长风是好意,也没有多作解释。



    “你现在这般年纪,专注提升修为才是正道……以后,你若真对铭纹之术感兴趣,我掌握的铭纹虽然有限,却也可以稍微指点你。让你少走弯路。”



    司马长风接着又道,很显然,他对段凌天这个学生还是很照顾的。



    指点我?



    段凌天嘴角一抽。



    他有轮回武帝毕生的记忆,轮回武帝的铭纹之术,绝对称得上是天下无双,别说是这小小赤霄王国,就算纵观整个云霄大6。都未必有人能在铭纹之术上和轮回武帝争锋!



    “多谢老师。”



    不过,段凌天还是向司马长风道谢了一声,不管怎么说,对方也是好意。



    虽然,以他掌握的铭纹之术,就算是做司马长风的祖师爷也绰绰有余……



    “回去吧。”



    在司马长风的招呼下。段凌天跟着他回了课室。



    不一会儿,上午的课程就结束了。



    萧禹和萧寻凑到了段凌天的身边,两人的眼中,露出了男人都懂的暧昧,“段凌天,你年纪还小,有些事要适可而止。免得伤身……”



    “靠!你们说什么呢?”



    段凌天瞪了两人一眼,哪里不知道这两个龌龊的家伙在想什么。



    “你看你,恼羞成怒了吧?都是成年人,男欢女爱不是很正常么?”



    萧寻笑道。



    “就是,要不然,你今天怎么会这么嗜睡,还被司马老师叫出去训了一顿。”



    萧禹赞同点头,说的有理有据。



    “懒得理你们!”



    段凌天给了两人一个白眼,直接往饭堂而去。



    三人来到饭堂的时候,现苏立和田虎已经占到了一张桌子。



    “苏立,田虎,你们两个今天竟然比我们还早。”



    段凌天有些惊讶。



    “牛邙那家伙今天好像有事,提前走了。”



    田虎笑了笑,旋即脸色略微凝重了起来,“段凌天,那五皇子没找你麻烦吧?”



    段凌天摇了摇头。



    就算那五皇子真要找他麻烦,应该也不会那么快就有动作。



    像五皇子这种在皇室的尔虞我诈中长大的人,无疑是最敏感的,以昨天他对佟丽的态度,那五皇子只要没有彻底查出他的底细,必然不会动他。



    毕竟,昨天他表现出来的态度,更像是有所凭借,丝毫不惧五皇子!



    这一点,当时很多人都看到了。



    “又是那段荣。”



    田虎的目光望向远处走来的两人中的一人。



    “段凌天,这个段荣今天似乎有些不同,我怎么感觉他看向你的目光跟昨天完全不同了……更像是在害怕你,你对他做了什么吗?”



    萧禹一边说着,一边看向段凌天,脸上充满了疑惑。



    可他却现。



    如今的段凌天,双眸凌厉如电,身上更是延伸出一丝丝森然的血腥杀意……



    杀意席卷而出,虽然不是针对他,却也让他心颤。



    苏立、萧寻和田虎也是脸色一变,都被段凌天的杀意波及……



    他们的目光,一同落在了远处,那段荣身边的青年人身上。



    “是他!”



    萧寻一眼就认出了这个青年人。



    段氏家族二爷段如雷之子,段凌兴!



    段凌天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圣武学院中见到段凌兴,这个他恨之入骨的人。



    他的心在颤,昔日段凌兴耀武扬威,将他、可儿、李轩重伤的一幕。犹在眼前,历历在目……



    “段凌兴!”



    段凌天的声音,透露出无尽的冰冷,他的手,已经摸上了腰间紫薇软剑的剑柄。



    如今,只需要心意一动,他就会挥剑而出。将段凌兴斩杀!



    陡然被段凌天的血腥杀意笼罩,段荣脸色大变。双腿打颤,此刻的他,只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大海中的一叶孤舟,随时有翻船的危险……



    这种感觉,太难受,几乎快要窒息了!



    “他……他认识表哥?”



    段荣深吸一口气,强行抵抗着这股嗜血杀意,脸色煞白,盯着远处的紫衣少年。



    他现。他恨之入骨的紫衣少年,对他表哥,似乎也是恨之入骨!



    这都怎么回事?



    谁能告诉他?



    “嗯?”



    段凌兴被血腥杀意笼罩的刹那,就感觉这股杀意有些熟悉……



    当他运转元力,强行抵挡住这股杀意的同时,看向了杀意的源泉,目光落在了远处的紫衣少年身上。



    两年过去。当初那个紫衣少年,明显成熟了许多……



    但他还是一眼就将对方认了出来!



    “段凌天!”



    段凌兴瞳孔一缩,眼中射出难以压抑的森然杀意。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段凌天竟然会出现在圣武学院,能出现在圣武学院,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段凌天成为了圣武学院的学员。



    如果他没猜错,这个段凌天,今天好像才十八岁……



    十八岁,通过圣武学院在十八郡的入学考核,进入了圣武学院?



    如此天赋,比之当年的段如风,更为妖孽!



    他的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这个段凌天,必须死!



    他可以想象,段凌天若不死,日后必将是一大祸患。



    “段凌天,我真的很惊讶,你不只继承了你那短命老爹的天赋,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年仅十八岁,就进入了圣武学院。”



    段凌兴来到段凌天这一桌前,嘴角泛起冷笑。



    “我也很惊讶,废人的儿子,竟然也在圣武学院……啧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得了段氏家族的举荐名额,才能进入圣武学院的吧?废人的儿子,果然也是废物,需要走后门才能进入圣武学院!”



    段凌天目光一冷,争锋相对。



    在两人的身上,无形的气场迸射而出,不断地冲击在一起……



    在场的其他人,都可以感觉到气氛的凝重。



    “你敢羞辱我爹?”



    段凌兴身体一颤,眼中杀意森然,无以复加,声音低沉无比。



    “我说错了吗?”



    段凌天嗤笑一声,无所畏惧。



    周围的一群圣武学院学员,包括苏立、萧禹几人在内,都愣住了。



    他们也现了,自段凌兴出现的那一刻起,段凌天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那目光,就好像见到了生平大仇,恨不得扑上去将对方碎尸万段!



    而段凌兴,在看到段凌天的时候,似乎也一样充满了嗜血的仇恨。



    这两人,就像是生来的宿敌一般。



    “表……表哥,他……他是谁?”



    段荣躲到了段凌兴的身后,勉强让开了段凌天正面横扫而来的杀意,艰难出声问道。



    段凌天?



    难道,这个紫衣少年,也是段氏家族的人?



    段凌兴双眸眯成一条线,冷声道:“他的来历可不小,他爹,就是我们段氏家族当年的那个短命鬼段如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