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凌天战尊 > 第2568章 我,苏立,虽死无憾!
    物质攻击,灵魂攻击,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攻击手段。

    物质攻击,落在一个人的身上,乃至落在一件东西的上面,都会留下痕迹,且可以拿一些东西去抵御。

    然而,灵魂攻击却又是不同。

    灵魂攻击,落在一个人的身上,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哪怕是将一个人杀死,也只是将他的灵魂击溃,表面上看不出任何致命的伤口。

    另外,灵魂攻击也可以完全无视大多数东西的阻拦……

    除非那东西上面,布置有针对灵魂攻击的‘阵法禁制’。

    但,这样的阵法禁制,一般不会出现在世俗位面之中,只有诸天位面才有。

    正因如此,现如今,段凌天抬手之间,射出一枚‘残缺铁片’,迎上公孙问天的灵魂攻击……

    在公孙问天看来,段凌天这等作为,纯粹是多此一举!

    因为他觉得,他的灵魂攻击,可以轻易穿透这枚蕴含着物质攻击的‘残缺铁片’,在无视它的同时,也将去势不减的窜入段凌天的体内,将段凌天的灵魂击溃!

    现在,不只是公孙问天这样觉得,便是他身边的公孙弘也这样觉得。

    甚至于,不只是公孙家的两个九劫散仙都这样觉得,哪怕是立在段凌天身边的轩辕府的九劫散仙‘轩辕智’,也一样这样觉得:

    “那可是灵魂攻击……凌天兄弟此举,注定做无用功!”

    这一刻,哪怕是轩辕智,也下意识的认为:

    段凌天,必死无疑!

    “老祖宗施展灵魂攻击了?”

    “哼!这个段凌天,简直自寻死路!”

    “老祖宗乃是九劫散仙,他施展的灵魂攻击,堪比诸天位面的巅峰天仙施展的灵魂攻击……段凌天,只是区区一个半步仙人,根本不可能抵御得住老祖宗的灵魂攻击!”

    “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偏要闯进来……这个段凌天,根本就是在找死!”

    ……

    在场的几个公孙家的八劫散仙,虽然不能完全看清楚眼前的情况,但却也能隐隐捕捉到一些,一时他们也是都面露冷笑,并不认为段凌天能活下来。

    “这个段凌天,竟然出手抵御公孙问天的灵魂攻击……他这样做,不只将做无用功,还将失去和公孙问天同归于尽的机会!”

    “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难不成,他真以为他这物质攻击,能抵御得住公孙问天的灵魂攻击?”

    在场的一群散修中,也有两个‘八劫散仙’,隐约看清眼前的情况。

    他们也都忍不住摇头,觉得段凌天疯了,竟然不抓住和公孙问天同归于尽的机会,反而施展物质攻击去抵御公孙问天的灵魂攻击。

    在他们看来:

    物质攻击和灵魂攻击,是注定永远不可能触碰的,因为那完全是属于两个层面的性质完全不同的攻击手段!

    然而,就在一群八劫散仙和九劫散仙,都认为段凌天是在做无用功的时候……

    异变陡生!

    嗖!嗖!

    在一群八劫散仙和九劫散仙的眼里,段凌天丢出去的那枚‘残缺铁片’,终是和公孙问天那宛如双龙戏珠般的‘灵魂攻击’交汇在了一起。

    在他们的料想中,段凌天丢出去的那枚残缺铁片,肯定连碰都碰不到公孙问天的灵魂攻击。

    因为后者在一定程度上,只是以虚幻的形式存在,并非真实存在。

    然而,当段凌天丢出去的残缺铁片和公孙问天的灵魂攻击交汇在一起的瞬间,他们却又是忍不住瞪大了双眼,脸上也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阵阵骇然和不可思议之色。

    只因为,在他们的目视之下,公孙问天那宛如双龙戏珠一般的灵魂攻击,在触及残缺铁片的瞬间,又是转眼湮灭无踪。

    更像是被那残缺铁片给吞噬了一般!

    嗖!

    一群人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段凌天随手一招,原本去势汹汹的那枚残缺铁片,顿时又是在虚空之中绕了一个弯,重新回到了段凌天的手里。

    “九劫散仙的灵魂攻击……不过如此。”

    与此同时,段凌天手里把玩着那枚残缺铁片,目光冷漠的扫了公孙问天一眼,淡淡说道。

    嘶!嘶!嘶!嘶!嘶!

    ……

    而几乎在段凌天话音落下的瞬间,在场的一群八劫散仙和九劫散仙也终是回过神来,纷纷倒吸一口冷气,再次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也是充满了忌惮和震怖。

    特别是公孙家的那个九劫散仙,被炎黄位面之人公认为炎黄位面第一强者的‘公孙问天’。

    他刚才施展的那一道灵魂攻击,毫无保留,甚至于还对他的灵魂造成了一定的损耗,想要让灵魂恢复到全盛时期,至少也需要十天半个月的时间。

    然而,即便是如此这般施展出来的灵魂攻击,却还是被段凌天拦下来了!

    而且,是被轻轻松松的拦下。

    “他手里的那枚铁片……到底是什么东西?”

    公孙问天的目光,很快落在段凌天手里把玩着的那枚残缺铁片之上。

    他自然看得出来,段凌天之所以能拦下他的灵魂攻击,正是因为这枚残缺铁片的特殊。

    公孙问天能想到的,在场的其他八劫散仙、九劫散仙也能想到,他们的目光,也都接二连三的落在了段凌天手里把玩着的那枚残缺铁片之上……

    残缺铁片,乍一看,非常普通。

    但如果仔细看,他们却又是可以发现:

    在残缺铁片的周围,赫然有着一缕缕淡淡的玄光在缠绕,且当他们下意识的将神识延伸出去,触及那玄光之时,又是如同坠入无底深渊,难以自拔。

    根本没办法窥探这残缺铁片的‘底细’!

    “难怪能以近乎吞噬的形势,拦下公孙问天的灵魂攻击……凌天兄弟手里的这枚残缺铁片,不简单呐。”

    立在段凌天身旁的轩辕府九劫散仙‘轩辕智’,看着段凌天手里的残缺铁片,心中一阵感叹。

    “难怪凌天兄弟自始至终都那般淡定……现在看来,这凌天兄弟,心里一早就有‘底’了。

    想到这里,轩辕智也是忍不住一阵苦笑。

    要是他这位凌天兄弟能早些提醒他这些,他也不用站在一旁担惊受怕了。

    “你手里的这枚铁片……到底是什么东西?!”

    公孙问天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充满了忌惮和惊恐。

    同时,他现在也意识到,之前他心里升起的不详预感是准确的,段凌天之所以能那般淡定,并非故弄玄虚,而是真的不怕他的灵魂攻击。

    现在,他也看出来了。

    只要段凌天手里的那东西还在,无论他施展多少次灵魂攻击,也不可能伤到段凌天分毫!

    一时间,他的心里不由自主的升起了阵阵懊悔。

    他后悔自己不该对段凌天掌握的那门可以掠夺仙家至宝的手段心生贪念,要不然也不至于陷入现在这般被动的境地。

    “这……这是什么情况?”

    “老祖宗施展过灵魂攻击了?可是……这个段凌天,怎么会没事?”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在场的一群公孙家之人,以及非公孙家之人,因为修为较弱,所以也是没看到刚才发生的事,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不过,他们隐隐看出了一点:

    段凌天占据了上风!

    因为,公孙问天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明显流露出阵阵忌惮和惊恐之色,就好像段凌天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不只是公孙问天……便是公孙家的另外一个九劫散仙,现在似乎也很害怕段凌天。”

    很快,又有人发现了这一点。

    顿时,全场毫无意外的掀起了一片哗然。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当一群人对于眼前的情况,感到万分疑惑的时候。

    “段凌天!”

    公孙家的九劫散仙,被炎黄位面之人公认为炎黄位面第一强者的‘公孙问天’,看了手里抓着的苏立一眼,犹如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威胁段凌天说道:

    “你马上立下‘雷罚誓约’,说你终生都不会与我公孙家为敌……”

    “否则,我现在就杀了这苏立!”

    公孙问天双眼发红的盯着段凌天,宛如一头困兽,拼了命想要挣脱囚笼的束缚。

    然而,面对公孙问天的威胁,段凌天却又是一脸平静,仿佛泰山崩于前都不会变色,不知道的人,或许还以为他不在乎苏立的生死。

    “你可以杀死苏立。”

    众目睽睽之下,面对公孙问天的段凌天不紧不慢的开口,淡淡说道:“但,苏立要是死了,我会踏灭你公孙家,用你公孙家满门的性命,给他陪葬!”

    “苏立,你……不会怪我吧?”

    说到后来,段凌天看向被公孙问天抓在手里的苏立,问道。

    “咳咳……”

    苏立挣扎着咳了两声,稍微缓过气来以后,缓缓的裂开了嘴,露出一抹难以言表的笑,“我……感谢你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你呢?有公孙家这样的炎黄位面顶尖一线势力给我陪葬……我,苏立,虽死无憾!”

    “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段凌天点了点头。

    唰!

    然而,几乎在苏立话音落下的瞬间,公孙问天的脸色,却又是猛然大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