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93章 谁才是恶魔?
    “似乎真的伤得很重!”



    张若尘的手指轻轻的按在黄烟尘的手腕上,将一缕真气注入她的经脉之中,随着她自身的真气运转全身一个大周天。



    使用真气检查人体的伤势是武者惯用的手段。



    “她可是玄极境大圆满的武者,真气浑厚,武体强大,怎么可能伤得这么重?”



    探查了黄烟尘的伤势之后,张若尘发现自己刚才下手似乎太重,将黄烟尘体内的经脉都打断了三根。



    那个时候,张若尘也没有想到她会完全没有防备,所以才会全力出手。



    “她既然故意设局害我,为何会没有防备?这里面难道有什么误会?”



    张若尘的眉头皱得更紧,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黄烟尘,轻轻的摇了摇头,从时空晶石里面取出一瓶疗伤续脉的丹药,将一枚丹药倒出来,轻轻的喂进黄烟尘的嘴里。



    不得不说,黄烟尘的确长得极美,特别是那一张晶莹红润的嘴唇,简直完美无瑕,像是充满了无穷的诱惑力,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亲一口。



    黄烟尘、端木星灵、洛水寒,虽然是西院的三大女魔头,更是西院最美的三个女人,就像是老天爷将一切的优点都赐给了她们。



    不仅给了她们绝佳的修炼天赋,更给了她们倾国倾城的容颜。



    对于黄烟尘,整个西院,不知多少学员都想一亲芳泽,可惜却没有谁有那个胆子。



    现在,机会就摆在面前,张若尘只需要微微低头,就能夺走黄烟尘的初吻。



    张若尘毕竟不是一个趁人之危的人,很快就移开目光,将一只手掌按在黄烟尘的背上,将体内的玉净真气打入她的体内,帮助她炼化丹药。



    第二天,当黄烟尘徐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熟悉的床榻上,全身无比疼痛,就连动一下手指都很难。



    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努力回想。



    渐渐地,黄烟尘将昨晚的事记起来。



    昨晚,她正在沐浴,却被云武郡国的九王子张若尘偷窥。偷窥就算了,那淫贼竟然还偷袭她。将她打晕了过去……等等,那淫贼不会见色起意。趁自己晕厥过去,对她做了什么禽兽之事?



    要不然,那淫贼为何要在她沐浴的时候突然偷袭?



    肯定是见色起意。



    想到此处,黄烟尘的脸色霎时间变得十分苍白。



    “我为何会在床榻上?我的身上穿的是谁的衣服?”



    黄烟尘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遭受有生以来最大的打击,差一点又晕厥过去。若不是她已经重伤,她保证,自己一定要屠杀张若尘满门。



    她艰难的抬起头,看到张若尘就坐在房间里面。背对着她,似乎是在清点着什么?



    最让黄烟尘不能忍的是,张若尘的身上只穿着一件贴身的内袍,而张若尘的外袍就穿在她的身上。



    什么都不用猜测了,他肯定已经把该做的都做了!



    黄烟尘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眼角流淌出一滴泪水,心中十分的懊悔。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应该果断的将他除掉。



    张若尘使用玉净真气帮黄烟尘疗伤之后,见她的伤势稳定下来,就将她抱进屋里,放在了床上。让她安静的养伤。



    要知道,黄烟尘当时可是一丝不挂的浴池中沐浴,张若尘又不是一个小人,所以,情急之下,就将自己的外袍脱下,裹在她的身上。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酿成了现在的误会。



    此刻,张若尘自然是在清点第一轮学宫考试的时候,从四方郡国的那些武者的身上,搜到的灵晶、银币、真武宝器、丹药、灵肉、功法宝典、武技秘籍。



    这绝对是一次大丰收!



    要知道,当时死在张若尘和紫茜手中的武者多达九十八人,每一个都是年轻天才,每一个都是玄极境的武道高手,他们身上的修炼资源相当丰厚。



    当然,绝大多数人都是被紫茜杀死。



    一翻清点下来,这一次的收获之丰,让张若尘大吃一惊。



    两千四百八十三枚灵晶。



    一百七十四件真武宝器。其中,二阶真武宝器二十一件,三阶真武宝器是一百零七件,四阶真武宝物四十五件,还有一件五阶真武宝器。



    三百六十八瓶丹药,三清真气丹,凝血丹,圣涅丹……,各种丹药都有。其中,大多都是二品丹药,三品丹药也有十多瓶。而且,武者的身上必备的血丹,还没有算在里面。



    灵肉,一共是四十八斤,全部用玉器封存。



    除此之外,还有数十本功法和武技。全部都是人级功法和人级武技,张若尘完全看不上眼。



    相对于修炼资源,从那些武者身上搜到的银币的数量则很少,加起来才三万多枚。并不是说那些武者太穷,而是那些武者都将身上的银币兑换成了灵晶和血丹,携带起来更加方便。



    “竟然收集到了如此多修炼资源,足够用来修炼很长一段时间,难怪紫茜坚持要在天魔岭中猎杀四方郡国的武者。这简直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错过了这一次,就很难再遇到下一次。”



    仅仅只是两千四百八十三枚灵晶,就相当于两百四十八万三千枚银币,差不多相当于一个七流家族的财产。



    那一百七十四件真武宝器,至少也能卖两、三百万枚银币。



    数百瓶丹药,大量的血丹,数十斤灵肉,数十本功法和武技,加起来又能卖数百万枚银币。



    这一次与四方郡国年轻一代武者的拼杀,收获太大了。张若尘现在手中掌握的财富,已经堪比一个顶级的七流家族的财富总和。



    整个林家的财产加起来,也没有他富有。



    要知道,张若尘现在手中掌握的可是近百位玄极境武者的财产,而且还是玄极境武者中的天才,他们可比一般的玄极境武者更加富有。



    “紫茜只在乎灵晶和银币,给她两千枚灵晶应该是足够了,剩下的零头留给自己。至于那三万枚银币,估计她是看不上。”



    张若尘将两千枚银币单独装起来。打算明天拿去交给紫茜,毕竟那九十八位玄极境武者,有九十六个都是死在她的剑下。张若尘只留下了少量的灵晶和银币。



    整理完之后,张若尘将那一柄唯一的五阶真武级别的半月形刀刃提起来,握在手中。



    这是青幽使用的武器,名叫“索命镰刀”。



    就算不用真气催动铭纹,张若尘也能清晰的感受到索命镰刀散发出来的寒气。



    “不愧是五阶真武宝器。比闪魂剑更加锋利,威力也绝对比闪魂剑更大。价值十万枚银币以上,。”



    闪魂剑,仅仅只是四阶真武宝器,没法和索命镰刀相比。



    就在这时,张若尘听到身后传来黄烟尘的声音:“淫……贼,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张若尘见到黄烟尘醒来,心中微微一喜,于是走了过去,想要将昨晚的事问个明白。



    或许昨晚。真的是自己莽撞了。



    但是,张若尘却忘了将手中的索命镰刀放下,提着一把锋利、森寒、闪亮的镰刀,便向着黄烟尘走了过去。他的脸上,还带着几分笑意。



    本来张若尘只是很友善的一笑,可是在黄烟尘看来却又是另一回事。



    她觉得张若尘是要杀人灭口。



    看着张若尘手中的索命镰刀,又看了看张若尘那阴森的笑容。黄烟尘吓得花容失色,娇躯微微的卷缩了一下,强装镇定的道:“你……你要干嘛?”



    就算她是玄极境大圆满的强者,可是也毕竟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现在正是她最脆弱的时候。怎么会不怕?



    此刻,在她看来。张若尘简直就是一个手段狠辣的恶魔,显然是要做先奸后杀的暴虐之事。



    张若尘盯着黄烟尘,露出和善的笑容,轻轻的挥了挥手,笑道:“黄姑娘,你莫要害怕!昨晚的事,也不能完全怪我。你说对不对?”



    在张若尘挥手的时候,手中的索命镰刀也跟着挥动。



    原本很友善的动作,立即变得十分狰狞。



    黄烟尘紧咬着牙齿,盯着张若尘手中的索命镰刀,心头暗叹一声,形势比人强,先稳住他再说。



    在张若尘的“威胁”之下,被逼无奈,黄烟尘屈辱的点了点头,咬着牙齿,轻声的道:“你没错,全是我的错。”



    太屈辱了!太屈辱了!



    这个恶魔不仅将她凌辱,竟然还要逼她认错!



    黄烟尘的心头已经将张若尘恨到另一个高度。



    “先稳住他,先稳住他,就算认错也无妨,只要自己的修为恢复,必定将今天的屈辱全部还给他。”黄烟尘的心中如此想着。



    张若尘点了点头,觉得黄烟尘还有药可救,至少认错的态度很端正。



    于是,他继续笑道:“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欺人太甚,黄烟尘真的怒了!



    但是,看到张若尘手中的索命镰刀之后,她再一次的屈服,声音有些颤抖的道:“我……我不该在浴池里门沐浴……我错了……全是我在勾引你,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黄烟尘发誓,只要自己伤势痊愈,必定要将张若尘大卸八块。



    张若尘再次点了点头,心中暗道,果然与我猜测得一样,是她设局想要害我,幸好将她先一步打成重伤,要不然的话,昨晚我的下场估计比尉迟天聪更惨,至少都会被她废掉一双腿。



    张若尘深深的盯了黄烟尘一眼,随后,做到了床边,意味深长的道:“知错能改就好,反正也不是多大的事,我不会放在心上。哎!你先养伤,我还有事,得先出去一趟,晚上再来看你。”



    看到张若尘走出去,黄烟尘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这个禽兽不如的恶魔晚上还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