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23章 地极境强者
    张若尘将空间领域释放出来,覆盖方圆六十米的空间,眼中露出寒光,道:“霍星王子,既然你屡次三番想要杀我,那我也不再手下留情。 今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死到临头,还敢说大话。放箭!”霍星王子冷声道。



    一声令下。



    “嘭嘭!”



    一连串弓弦声响起!



    一百位军士将第一波惊雷箭给射出去,发出呼啸的破风声,密密麻麻的箭矢,就像雨点一样向着张若尘飞去。



    第一波惊雷箭还没有到达,第二波惊雷箭就已经射出,紧接着,就是第三波……



    井然有序的攻击,在这样的攻击之下,就算是地极境武者,也有陨落的危险。



    “唰唰!”



    达到玄极境小极位,张若尘对空间领域的掌控越发娴熟,伸出双臂,在虚空画出一个圆圈。



    他身体周围的空间,发生一百八十度的扭曲,那些射来的惊雷箭在离他的身体还有数米远的位置,直接转了一个弯,全部倒飞回去。



    “噗嗤!”



    “噗嗤!”



    ……



    惊雷箭落入虎烈军之中,将一个个军士射得人仰马翻,惨叫声一片。



    看着眼前这一幕,霍星王子目瞪口呆,有些口吃的道:“难道……难道他将传说中的武技斗转神移修炼成功了?怎么可能?不要再用箭射他,直接攻过去,谁能杀死张若尘,赏赐半座城。”



    “杀!”



    身穿铁甲,骑着蛮兽的军士,立即杀上去,就像是要将张若尘乱刀分尸。



    小黑的猫爪子按在地上,真气从爪子里面涌出,将一道铭纹激活,轰然一声。一道火光从地底冲起来,化为一只十多米长火焰大鸟。



    那一只火焰大鸟,犹如朱雀一般,冲进军士之中,瞬间就将十多个军士的身体点燃,烧成飞灰。



    地上只剩十多具空空如也的铁甲,残留着炙热的温度。将泥土烧得“哧哧”的响。



    “哗!”



    别的方向也冲出一只只巨大的火焰朱雀,飞进大军之中。将一个个军士给点燃,甚至将整个丛林都给引燃。



    阵法完全开启,前前后后地底冲出一百只火焰朱雀,冲向四面八方,给霍星王子带来的虎烈军造成巨大的伤亡。



    整个山岭,完全变成了一片熊熊燃烧的火海。



    “王子殿下,对方布置了极其厉害的火焰杀阵,我们中计了!”



    “至少三品阵法师,才能布置出如此可怕的阵法。”



    ……



    霍星王子的脸色铁青。本以为带领两千虎烈军来对付张若尘,已经是万无一失,可是却没有想到张若尘竟然是一个阵法大师,给虎烈军造成巨大的创伤。



    短短一刻钟,至少有五百位军士死亡,还有大量军士重伤。



    霍星王子做梦也想不到布置阵法的是一只猫,而并不是张若尘。



    “杀!将他们杀得片甲不留!哈哈。与本皇作对,死路一条。”小黑坐在双头血狮的背上,横冲直闯,将一大片军士给碾压在地,踩碎成血泥。



    张若尘飞跃了起来,落到双头血狮的背上。道:“走,将他们引去魔风谷。”



    “怎么了?本皇今天杀气正浓,怎么能退?”小黑道。



    张若尘的脸色肃然,道:“我感觉到了一位地极境强者的气息,正向这个方向赶来。我们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张若尘也想除掉霍星王子这个后患,可是以他现在的实力。却绝对不可能是地极境强者的对手。



    听到“地极境”三个字,小黑也吓了一跳,道:“小双,快逃。”



    双头血狮背着张若尘和小黑,将十多个军士给撞飞出去,以最快的速度,向着魔风岭的方向飞奔而去。



    张若尘和小黑刚刚离开不久,地面就猛烈震动起来,犹如地动山摇一般。



    “轰隆!”



    一只八米多高的独角金豹,从山岭下方冲了上来,将一根根树木给撞断,造成巨大的破坏力。



    三阶蛮兽,独角金豹,战力堪比地极境的武者。



    独角金豹的背上,坐着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高大男子,身高两米三,穿着五百斤重的黑色厚铠甲,手臂犹如水桶一样粗细,手持一杆两丈四尺长的战戟,犹如战神降世。



    他看了一眼山岭上的惨象,冷声一吼,道:“你们是虎烈军的精锐第三营和第四营,当初攻打云武郡国的顺景城,也没有死伤如此惨重,虎烈军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



    霍星王子从军士中走了出来,道:“红耶将军,不能怪将士们,只能怪我,我没有料到张若尘竟然是一个阵法高手,被他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阵法高手?他才多少岁,怎么能够成为阵法大师?”红耶将军见到霍星王子脸色变得柔和了一些。



    红耶将军十分清楚一个阵法高手在战场上的作用,有时候甚至能够改变一场战争的胜负。



    霍星王子的脸色阴沉,道:“红耶将军有所不知,张若尘年纪虽然不大,精神力却高得吓人,已经达到二十九阶。以他的精神力,完全能够成为三品阵法师。他的存在,对于四方郡国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红耶将军也心头大惊,才十多岁就拥有二十九阶的精神力,也太不可思议。他的眼神一沉,道:“那小子死了没有?”



    霍星王子的脸色一黯,道:“被他逃走了!”



    红耶将军看着地面上的痕迹,盯向张若尘和小黑离开的方向,道:“他逃不掉。”



    “轰隆隆!”



    红耶将军骑着独角金豹冲了出去,追向魔风岭的方向。杀死张若尘,绝对是大功一件,他怎能放过这个机会?



    霍星王子将那些没有受伤的军士整合起来,大概一千人,也向着魔风岭的方向追去。



    双头血狮的速度的确很快,可是又怎么比得过三阶蛮兽独角金豹?很快,红耶将军就追上张若尘和小黑。



    “糟了!追上来了!”小黑焦急的道。



    张若尘向着前方望去,已经来到魔风谷的山下。只需片刻,就能冲进山谷。



    可是追在后面的那一位地极境的将军,会给他们片刻的时间吗?



    “拼了!”



    张若尘从时空晶石中将一张战弓取出,将三支紫色的惊雷箭同时搭在弓弦上面,射了出去。



    “嘭!”



    三支惊雷箭,分别射向红耶将军的头颅、心脏、坐骑,十分精准。



    红耶将军的嘴角微微一勾。躲都没有躲一下,射向他的头颅和心脏的两只惊雷箭撞击在厚厚的铠甲上面。发出两声金属碰撞的巨声,随后就被弹飞出去。



    那一支射向独角金豹的惊雷箭,被独角金豹张嘴咬住,直接吞入腹中。



    看到这一幕,张若尘的脸色略微一变,刚才那三箭,他已经使用了全力,一般的玄极境大圆满武者根本挡不住。可是在地极境武者的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小子。箭法不错,只可惜力量还不够。”红耶将军大笑了一声。



    眼看双头血狮就要冲进魔风谷,可是红耶将军却已经追到六十米开外,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



    就在双方距离只剩二十米的时候,红耶将军从独角金豹的背上腾飞了起来。手持两丈四尺长的战戟,携带一股强大的力量,猛然刺向张若尘的后背。



    “小子,结束了!”



    红耶将军这一戟还没有落在张若尘的身上,张若尘就已经感觉到全身刺痛,一股锐利的劲气。将他身上的衣袍撕得粉碎。



    张若尘依旧保持镇定,伸出双手,向前一推。



    刺下战戟的红耶将军,看到张若尘的这个动作,露出不屑的一笑。仅凭双手就像挡住战戟,他也太天真了!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红耶将军脸色一变。



    原本刺向张若尘的战戟。缓缓的改变方向,从张若尘的左侧飞出去。



    躲过一戟,为张若尘争取到了时间。



    双头血狮背着张若尘和小黑,冲进了魔风谷。



    “怎么会这样?他修炼的是什么武技?”



    红耶将军紧咬着牙齿,盯着张若尘的背影,感觉到不可思议。



    “他必须得死!”



    仅仅只是微微愣了一下,红耶将军的眼神就重新变得十分坚定,飞跃到独角金豹的背上,追进魔风谷。



    “小子,你逃进山谷,就是自寻死路……”红耶将军站在独角金豹的背上,看着停了下来的张若尘。



    突然,他眼神一沉,盯着站在不远处的两个年轻美貌的女子,道:“你们又是何人?”



    端木星灵的俏脸上露出一丝妩媚的笑容,胸前的双峰轻轻的颤动,露出两排如雪的皓齿,道:“你居然问我们是何人?我还想问你是何人,居然敢追杀武市学宫的学员,胆子不小啊!”



    端木星灵的确很美,而且妖娆动人,就连红耶将军也看得微微一呆,根本没有想到能够在荒山野岭之中遇到一个如此绝色的美人。



    听她的语气,她似乎也是武市学宫的学员。



    就算是武市学宫的学员又如何,在天魔岭中,将算将她睡了,武市学宫又怎么会知道?大不了完事之后,将她卖到黑市。



    一旦被卖进黑市,变成黑市中的妓女或者奴隶,就算你有再了不起的身份,也休想再逃出来。



    “若是能够与她睡一觉,就算是折寿十年,那也是一件美事。”



    红耶将军的目光又盯向黄烟尘,眼中再次露出惊艳的神色,心中狂喜,上天待我不薄,没想到追杀一个张若尘,却遇到两个仙女般的美人。



    先自己享用,然后再卖到黑市,肯定能够大赚一笔。



    红耶将军能够看出,黄烟尘和端木星灵都是玄极境的修为,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但是他却并不知道黄烟尘和端木星灵都是玄榜武者,若是他知道的话,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乐观了。



    看到红耶将军那淫邪的表情,黄烟尘就异常的厌恶,道:“男人都是一个样,就算修为再高,依旧改不了本性。”



    站在不远处的张若尘,听到黄烟尘的话,微微皱了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