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50章 决战王宫之巅
    眼看着张若尘就要败在青赤白的剑下,忽然,张若尘激发出血脉的力量,一缕缕绯红的血气从体内涌动出来,形成一片浓密的血云。



    血气凝兽。



    “吼!”



    神龙和蛮象的低亢吼声,从血雾中传出。



    只看见张若尘的背后,一缕缕血气相互缠绕在一起,呈现出一龙一象的血色影子。



    血龙足有十多米长,长着七爪,头角峥嵘,龙鳞、龙角、龙爪,纷纷呈现出来,看得到清晰的轮廓。血象的影子则气势恢宏,犹如一座撑起天地的大山,神异到了极点。



    在血脉力量的加持之下,张若尘的肉身力量再次提升,虽然依旧比不过青赤白地极境的肉身,但是,已经比先前强大了许多。



    “嘭!”



    在最后时刻,张若尘挡住了青赤白刚才那精妙绝伦的一剑。



    借住血脉的力量,张若尘开始绝地反击。



    “天心风雨!”



    张若尘犹如与龙象合为一体,手舞战剑,脚踩步法,一连呈现出九道人影。



    身体周围,出现一座巨大的剑气漩涡,形成剧烈的剑风。



    青赤白也激发出血脉的力量,在身后凝聚出一只孔雀血兽的虚影。那一只孔雀血兽足有六米多长,一根根血羽都能清晰看见,轮廓分明,简直犹如上古蛮兽之神孔雀明王的化身。



    青赤白借住血脉的力量,施展出燕子剑法的最强一招。



    “燕子无泪!”



    本来以青赤白现在的玄极境中极位的实力,施展不出“燕子无泪”。在血脉力量的价值之下,青赤白却强行将这一招剑法施展出来。



    “轰隆!”



    双剑再次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振聋发聩的金石巨响。



    远处的那些年轻天才,根本看不到张若尘和青赤白的身形,只能看见龙象血兽虚影和血色孔雀猛烈撞击了一下。湖面上,形成一层又一层的浪涛。



    一声孔雀的悲啼响起,声音十分尖锐,震得在场所有人都耳膜一痛。



    幸好能够在参加论剑大会的都是年轻一代的高手。若是换做修为稍弱的武者,说不定已经被刚才的音波震得晕倒。



    青赤白施展的是灵级中品的剑法,威力更强,变化更加精妙,在剑招上占据优势。但是,张若的剑道境界更高,血兽的威力更强。



    这一次交锋。两人都没有占到便宜。



    刚才的那一次碰撞,张若尘凝聚出来的龙象血兽虚影。差一点就将青赤白凝聚出来的孔雀血兽虚影撕碎。



    金凤宛中,响起了一声惊呼,“天呐!他们凝聚出的血兽,竟然如此神异,一般的天才俊杰在同境界能够挡住他们一招?”



    “青赤白凝聚出孔雀血兽,在千水郡国并不是秘密,在当时就已经震动全国。根据他的师尊所说,青赤白拥有成圣的天资。”



    “张若尘凝聚出的龙象血兽岂不更加神异,无论是神龙。还是蛮象,皆是纵横天地之间的霸主。更何况,张若尘还同时将两种血兽都凝聚出来,血脉之力,恐怕还在青赤白之上。”



    “两人都有成圣的天资。”拓跋临肃道。



    柳信冷哼一声,道:“现在说这话,还太早了吧!很多天才在最开始。表现得天资惊人,大家都觉得他们有成圣的天资。但是,他们却后继无力,有的被某一个瓶颈卡住,一辈子都无法突破。有的修炼速度越来越慢,最终停歇不前。这样的例子。多不胜数。”



    周围的几人点了点头,柳信说得的确不错,现在就预测他们将来的成就,的确显得为时过早。



    一击交手之后,张若尘重新落到岸边的柳树顶部,飘然而立。



    他将手中的断剑抬起来,仔细一看。断剑的表面出现一道道细密的裂纹,如同陶瓷一般,随时都可能碎掉。



    青赤白手中的断剑也是一样,出现很多裂纹。



    由此可见,刚才那一击碰撞的力量之强,就连战剑都差点震碎。



    青赤白遇到了自己出道以来,最艰难的一战。



    他盯着张若尘身后的龙象血影,眼中没有一丝畏惧,反而带着强烈的战意。



    “哗!”



    他站在水面,双手平举,将体内的真气和剑意释放出来。



    湖中的水,开始涌动。



    一滴滴水滴,从湖面飞起来,悬浮在青赤白的身体周围,足有数百滴,不停的旋转。



    “凝!”



    青赤白的真气带着寒冰属性,在他吐出一个字之后,数百滴水滴立即凝聚成白色的冰剑。每一柄冰剑都只有一寸长,完全被真气包裹。



    看到这一幕,很多年轻天才都惊得说不出话。



    那些剑道修为极高的武者却明白,只要达到剑随心走的巅峰,一花一草都可以当剑。哪怕只是一滴水滴,也能凝聚成剑。



    与此同时,站在柳树顶部的张若尘,手臂一抬,柳树上的碧青色柳叶,全部从树枝上落下,飞了起来,围绕他的身体旋转,发出一道道飞剑一样的声音。



    “哗哗!”



    张若尘将断剑一挥,指向青赤白,无数碧青色的柳叶,在真气的包裹在,犹如一片青色的剑雨,向着青赤白攻击过去。



    “啪啪!”



    青赤白也将数百柄寒冰小剑,同时打出,与柳叶剑雨撞击在一起。



    一连串的碰撞之后,寒冰小剑和柳叶剑雨同时湮灭。



    “斩!”



    张若尘飞在柳叶剑雨的后面,踏着柳叶飞行,就在柳叶剑雨湮灭的时候,凝聚全部真气,一剑劈斩了下去。



    青赤白微微一惊,立即向后一退。



    刺啦!



    青赤白胸前的衣襟被剑气撕开,原本的青色长袍,变成了开衫。



    幸好他退得快,要不然,张若尘刚才那一剑,就能将他重伤。



    既然占据上方,张若尘自然是乘胜追击,绝不给青赤白喘息的机会。



    “天心破梅!”



    “天心满月!”



    “天心风雨!”



    ……



    张若尘一连施展出十八招剑法。犹如化为十八道人影,显得行云流水,剑意缥缈,剑光几乎将青赤白完全包裹。



    每一招剑法都衔接在一起,没有任何停顿,逼得青赤白险象环生。



    他的衣服上面,又多了四道剑口。



    其中一道剑口。还划破了他的皮肤,留下一道刺目的血痕。



    青赤白显得有些狼狈。眼神一沉,大喝一声:“永寒剑歌!”



    永寒剑歌,灵级上品剑法。



    青赤白整整修炼了三年,也仅仅只是修炼到小成。



    本来以他玄极境中极位的修为,无法发挥出永寒剑歌的威力,可是在血脉之力和剑随心走巅峰的剑意境界的加持之下,青赤白将永寒剑歌的威力发挥了三成。



    虽然仅仅只是三成,却轻易就将张若尘的攻击破解,并且还在张若尘的手臂上留下一道剑痕。



    击退张若尘。青赤白立即转身向后一跃,脚尖在水面一点,身体腾飞而起,重新落到战武台上。



    战武台是高位,水池是低位。



    站在高位的地方,自然可以轻松击溃来自低位的攻击。



    可以说,青赤白占据了战武台。就等于是立于不败之地。无论张若尘如何从下方攻击,他都能轻易化解。



    所谓:天时地利人和。



    现在,青赤白就占据了地利,进可攻,退可守,似乎他已经掌控了胜局。



    “这下子张若尘还想取胜就难了!不过。他能够逼得青赤白退守高位,已经相当了不起。”



    “这一战无论输赢,张若尘必定名动各国,成为与青赤白比肩的顶尖天骄。”



    柳信盯着张若尘,冷冷一笑:“我倒要看看,你现在还能如何取胜?”



    ……



    就在这时,张若尘的身体动了!



    张若尘并没有去攻击站在战武台上的青赤白。而是施展出御风飞龙影,脚踩虚空,向着远处的金凤宛飞去。



    拓跋临肃看出了张若尘的意图,道:“战武台高十八米,但是,金凤宛却高达八十三米,比战武台足足高了四倍多。若是张若尘登上金凤宛的三层殿宇,那么他就将占据真正的高位。”



    对于别的武者来说,想要登上金凤宛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可是对修炼了御风飞龙影的张若尘来说,却并不算太难。



    青赤白自然也看出张若尘的意图,所以,在张若尘踏出第三步的时候,他也立即施展出“平步青云”的身法,急速向金凤宛的顶部飞去。



    张若尘踏出第九步,落到金凤宛殿宇之顶,脚踩琉璃瓦,犹如一位从天而降的少年剑仙。



    青赤白比张若尘稍晚一步,眼看就要一步落到殿宇之顶。蓦地,张若尘手臂一挥,一道七米长的剑光斩向青赤白的双腿。



    青赤白的十分从容,并不与张若尘硬碰,身体下沉,落到金凤宛的第四层。



    刹那之后,殿宇顶部响起一声轰响,青赤白撞破琉璃瓦,冲天而起,飞到十多米高的地方,双手握剑,一剑劈出十三剑。



    张若尘稳稳的站在殿宇的顶部,也一连劈出十三剑,将青赤白的剑气完全震碎。



    “哗啦啦!”



    一大片琉璃瓦被剑气震碎,从殿宇顶部掉落下去。



    两人站在八十多米高的殿宇之顶,人影交错,剑法不停碰撞,发出一道道刺耳的剑鸣声。



    “他们是要决战王城之巅?”



    下方的年轻天才,全部都仰着脖子,望着上方。



    不仅仅只是他们,整个王宫的武者,几乎都能看见青赤白和张若尘站在殿宇顶部的战斗,引起不小的轰动。



    “轰!”



    张若尘和青赤白手中的剑,再次碰撞在一起。



    两柄断剑同时破碎,化为一块块铁质碎片,向着四面八方飞了出去。



    看着向自己飞来的战剑碎片,青赤白将手中光秃秃的剑柄扔掉,立即向后倒退,躲避战剑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