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279章 第一百三十位
    地榜的器灵虽然强大,却也有一些限制。



    器灵本尊,可以主动向器灵分身传递一些信息,可是分身却不能主动将信息传递给器灵本尊。



    器灵分身想要与器灵本尊联系,必须借助灵晶的灵力。



    所以,张若尘的测试结果,并不会立即被器灵分身传给器灵本尊。



    至于如何与地榜器灵的分身交流,那就是雷景的事。毕竟,地榜器灵的分身,也是受武市钱庄的管理。



    雷景乃是天魔岭三十六郡国的武市钱庄的最高负责人,这里的地榜器灵分身,自然也要受他的管理。



    若非如此,张若尘也不会去请雷景帮忙。



    张若尘道:“我挑战地榜第一百三十位,韦无痕。”



    在进入测试密室之前,雷景告诉张若尘,他的综合实力,与地榜第一百三十位的武者相当。



    所以,张若尘的第一次挑战,才会选择这个名次。



    他也想知道,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能不能击败对手?



    “哗!”



    测试密室之中,“韦无痕”的名字闪动起来,灵气源源不断的汇聚过去,凝聚出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



    站在张若尘对面的男子,就是韦无痕。



    确切的说,他是地榜器灵分身按照韦无痕的资料,凝聚成一具灵虚体。



    凡是参加地榜测试的武者,包括力量、速度、武技、心态、语言、习惯动作等等,各种资料都会被地榜的器灵记录下来。



    只要拥有这些资料,地榜的器灵,就能用灵气凝聚出一具与本人一样强大的灵虚体。



    “居然挑战我,小子,你会不会太狂妄了一点?”



    韦无痕的灵虚体与真人没有什么区别,说话之间,透露出一股飞扬跋扈的神情。



    张若尘提着沉渊古剑,横剑而立,道:“到底是狂妄,还是真本事,战过不就知道?”



    韦无痕的嘴角一翘,冷笑一声,道:“有点意思!”



    “哗!”



    韦无痕的手臂一伸,虚空凝聚出一柄一丈三尺长的青槊。



    青槊,形如长枪,尖部的形状很像龙牙,给人一种寒气森森的感觉。



    “这一柄震天槊,乃是用一整块陨铁铸炼而成,重达四千三百斤,内有五十七道铭纹,属于八品真武宝器。你能挡住我的一槊吗?”



    韦无痕的声音,犹如风雷一样,在测试密室中不断回响。



    韦无痕双手提槊,双目爆发出金芒,向张若尘迎面挥了下去。



    那一根震天槊,是地榜器灵用灵气凝聚而成,可是却拥有震天槊的全部威力。



    当韦无痕挥槊劈来的时候,整个空间猛烈震动,发出“噼啪”的声音。



    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韦无痕与张若尘不相上下。



    就连战斗经验,韦无痕也是相当丰富,只是一招出手,就出现七道幻影,就像是七个人影同时攻过去,将张若尘的所有招式全部封死。



    韦无痕想要一招取胜。



    张若尘长啸一声,一剑刺过去,与震天槊碰撞在一起,哧哧响动,发出一粒粒火花。



    “嘭!”



    看似只是两件战兵,可是响起的碰撞声却似天雷之音,足以撕碎一般武者的耳膜。



    一击交手,两人快速后退。



    张若尘一直退到密室石壁,才稳住脚步,握剑的手臂,感觉到无比疼痛。右边的半个身体,被震得有些麻木。



    韦无痕比张若尘稍微好一点,只是后退了七步,就立即稳住脚步。



    这样的结果,在张若尘的预料之中。



    因为,张若尘在第一轮力量测试的时候,使用“象力九叠”爆发出了七倍的力量,才打出三十二点二头蛮象的力量。



    可想而知,韦无痕的最强爆发力量,也肯定是三十二头蛮象左右。



    虽然,韦无痕也肯定有武技的增幅,可绝对达不到七倍力量的程度。



    所以说,张若尘在没有七倍掌力的情况下,力量自然就比韦无痕弱了一筹。



    “你……你的兵刃怎么会如此锋利?”



    韦无痕看着自己手中心爱的震天槊,只见震天槊上面被沉渊古剑劈斩出一条深深的痕迹,差一点就断成两截。



    一件八阶真武宝器,仅仅只是一剑,就被张若尘劈得半废。



    震天槊是用一整块的陨铁铸炼而成,又有铭纹的保护,就算是九阶真武宝器,也不可能将它创伤。



    张若尘手中的沉渊古剑得锋利到何等程度,才能一剑将震天槊斩成废铁?



    “战兵,难道不也是武者实力的一部分?”张若尘道。



    “哼!你休要得意,只不过是掌握了一件强大的兵刃而已。比起真正实力,你还与我差得远。”



    韦无痕将破损的震天槊放到一旁,只是往地上一站,脚下就出现一座直径九米的血阵。



    直径九米,圣级血阵。



    “嗷!”



    韦无痕踩着血阵,爆发最快速度,几乎只是一瞬间,就一掌打到张若尘的面前。



    经过刚才的短暂休息,张若尘手臂已经重新恢复力量。他的身体一翻,避过韦无痕的掌印,与此同时,一剑刺向韦无痕的左肋。



    “太极擒拿手。”



    韦无痕双手展开,犹如雄鹰展翅,冲到张若尘的面前,双手不断画出一个圆圈,形成一幅太极图案。



    他的手指,不停变化,似铁钩,似短刃,似鹤嘴,随着手指变化,虚空发生诡异的颤动。



    张若尘的脸色微微一变,正要后退,突然发现,他的手腕被韦无痕扣住,右手手臂的经脉,竟然被对方给封印。



    “你是太极道的弟子?”张若尘道。



    韦无痕使用太极擒拿手,紧紧扣住张若尘的手腕,嘿嘿一笑:“算你还有点见识,我乃是太极道两仪宗的弟子。你不会现在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



    天魔岭三十六郡国,为何没有人能够进入地榜前三千?



    就是因为,地榜前三千的名次,几乎都被那些一流势力、二流势力、三流势力的弟子霸占,被称为“上三流”传人。



    可以说,司行空和张天圭能够进入地榜前一万位,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事。



    在上三流的眼中,天魔岭只是一个乡下的小地方,最强大的宗门,也只是四流宗门而已。



    小地方培养出来的武者,又怎么可能与他们“上三流”的武者抗衡?



    “两仪宗又如何?”



    “对别的武者来说,两仪宗的确神圣无比,强大得不可战胜。可是,就算是两仪宗的弟子,在同等实力的情况下,与我还差得很远。”张若尘道。



    韦无痕冷笑道:“既然你知道两仪宗,就应该明白太极擒拿手的厉害。一旦被擒住,就算是圣者也脱不了身。”



    “是吗?但是,你还没有将太极擒拿手修炼到家,还无法克制我。”



    张若尘的五指一松,主动放弃沉渊古剑。



    看见张若尘主动放手,韦无痕的眼神一沉,抓住张若尘的手臂,一寸一寸向上延伸,很快就扣住张若尘的肩膀。



    韦无痕伸出一只手臂,一掌拍上张若尘的头顶。



    眼看张若尘就要败给韦无痕,突然,一道剑气从后面飞出来,将韦无痕的脖子斩断,头颅飞了出去。



    韦无痕的身体,立即变成一缕缕灵气,消散在测试密室。



    “唰!”



    沉渊古剑在虚空飞行了一圈,插在了张若尘的脚下。



    “不愧是地榜排名第一百三十位高手,居然逼得我使用出剑心通明的境界。”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太极擒拿手”被称为最强大的十二种擒拿手之一。



    正如韦无痕所说,一旦被擒住,就算是圣者都脱不了身。



    只有使用剑心通明的境界,才能取胜,要不然的话,就只能使用空间领域的力量。



    但是,这一次地榜测试,张若尘并不打算使用空间力量,以免被地榜的器灵分身发现。空间力量是他最大的底牌,绝对不能暴露出去。



    遭受太极擒拿手,张若尘的右臂,就像是被分筋错骨了一般,没有一点知觉,甚至感觉不到真气的流动。



    “我没有料到韦无痕修炼了太极擒拿手,韦无痕也没有料到我达到了剑心通明的境界。虽然,赢了他,可还是不得不承认,先前的确低估了他的实力,心中对他有些轻视,要不然也不用使出剑心通明的境界。”



    张若尘对这一战进行了总结,告诫自己,今后无论遇到强的对手,还是弱的对手,一定不能再有任何轻视之心,必须要慎重对待。



    张若尘走出测试密室。



    雷景向张若尘看了一眼,发现张若尘受了不轻的伤势,问道:“你挑战的是地榜第多少位?”



    张若尘直接以传音的方式,告诉雷景,道:“第一百三十位。”



    雷景的眉头深深一皱,没有想到,张若尘第一场就敢挑战与自己实力相当的对手。



    其实,他是想让张若尘第一场挑战第三百位以后的武者,毕竟,地榜靠前的那些武者每一个都是天之骄子,十分强大。



    张若尘与他们比起来,还显得太年少,也太青涩,几乎没有什么赢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