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348章 半圣驾临
    魔心坠入通溟河,失去心脏,可是帝一却并没有立即死去。



    圣体的生命力强大,远不是寻常武体可以比拟,只见帝一躺在水中,双目望着碧蓝如洗的天空,一双眼睛逐渐变得空洞无神。



    “竟然……败……了……彻底败了……”



    帝一的心中有必胜的信念,从小到大,从未败过。



    现在,他心中的信念被击溃,就算魔心没有被挖走,他也几乎等于是被废掉。



    张若尘提着血淋淋的沉渊古剑,默然的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帝一,没有再出手。



    心脏被挖掉,帝一已经活不了多久。



    “呜呜!”



    就在这时,出现一片黑云,笼罩整个天穹,遮避悬挂在中天的烈日。



    整个死亡河段,完全暗下来,看不到一丝光亮。耳边,只能听到水浪的声音,还有不断变强的风声。



    张若尘豁然抬起来,望着你那一片黑云,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快靠近。



    “怎么回事,天怎么黑了?”



    那些境界较低的武者,全部都惊慌起来,纷纷取出光属性的灵晶,握着手中,将周围照亮。



    那些境界较高的武者,脸色沉凝,感受到一股可怕的气息,隐藏在黑云的后面,让他们的双腿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哗!”



    蓦地,天空的黑云之中,走出一个灰袍老者,悬立在虚空,留着灰色的长,干枯的皮肤,眉心的位置浮现出一个紫色的月牙印记。



    见到那一个灰袍老者,七煞星使的脸上露出惊恐之色,同时躬身一拜,齐声道:“拜见元婴长老。”



    听到七煞星使对那一位灰袍老者称呼,在场的天魔岭的武者皆是大惊失色。



    “难道那一位老者,就是威名赫赫的黑市凶人,元婴。”



    “元婴?很有名吗?”



    一些年轻弟子没有听过元婴的名字,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怕,于是询问了一句。



    “元婴是黑市旗下的势力‘九幽城’的一位长老,九幽城知道吗?九幽城都不知道?九幽城已经传承了接近十万年,中古时期就已经创建,不知已经经历了多少代人,至今依旧没有灭亡,反而更加强盛。”一位老者说道。



    听到此处,那些年轻弟子虽然依旧不知道九幽城有多可怕,却被九幽城的传承时间给惊住。有人惊呼道:“如此说来,九幽城岂不就是一个中古邪门?”



    整个东域,能够从中古传承下来的宗门、家族,可以说是屈指可数,每一个都是级霸主,就算是第一中央王朝也不会轻易动他们。



    他们的势力和底蕴远那些所谓的半圣家族和圣者门阀。



    传承十万年,甚至数十万年,只是想想都让人感到震撼。



    天魔岭的顶尖宗门云台宗府和太清宫,也才传承数百年而已,在中古世家和中古圣门的面前,只能算是小宗小派。



    元婴,做为一个中古邪门的长老,自身的实力,自然是恐怖绝伦。他亲自驾临天魔岭,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元婴曾经镇杀过一位半圣,吞饮半圣的鲜血,服食半圣的血肉,极其凶恶。即便是在黑市武者的眼中,他也是人见人怕的魔头。”



    “元婴曾经以一己之力,灭过一个下等郡国,将那一个下等郡国炼化成千里的焦土,不知多少无辜的人死在这个屠夫的手中。”黄烟尘盯着站在虚空的那一个灰袍老者,咬牙切齿的说道。



    关于元婴,有很多传说,不是斩杀过半圣,就是灭国屠城。



    别说是那些年轻弟子,就连老一辈的武者听说那一个灰袍老者就是元婴,也吓得两股颤颤,想要立即逃离此地



    那一位名叫元婴长老的灰袍老者,脸色阴沉,只是在七煞星使的身上扫视了一遍,目光便落到帝一的身上,道:“帝一,今日之败,可曾领悟到了教训?”



    他的声音十分浩渺,从天空落下,传人帝一的耳中。



    帝一躺在血水之中,心口的血窟窿不断流出鲜血,犹如梦呓一般,道:“长老,我的魔心都已经没了,就要死去,现在谈教训,还有用吗?”



    元婴长老道:“失去魔心,对你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你正是太过于依赖圣体魔心的力量,所以,才有今日之败。只要你能醒悟,今后,未必不能破而后立。”



    帝一原本已经有些空洞的眼睛,突然,散出一丝神采,不断念道:“破而后立……破而后立……”



    “轰!”



    忽的,帝一体内散出灼灼的五彩圣光,眼神逐渐变得坚定,竟然又从水中站了起来。



    这是相当诡异的一幕,一个心脏都没了人,竟然又重新爬了起来。



    站在不远处的张若尘也是微微一惊,道:“在死境之中,帝一竟然还能激出圣体的潜力,使五行圣体更加完美,不愧是黑市百年来最优秀的天之骄子。”



    元婴长老看到帝一重新站起来,笑着点了点头,取出一只寒冰玉匣,将玉匣打开,里面竟然装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



    “嘭,嘭……”



    那一颗心脏,还在跳动。



    即便隔着数十里的距离,也能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



    元婴长老道:“枯海圣者推算到你今日会有一劫,让我特地赶来,将这一颗心脏送给你。”



    “谁的心脏?”帝一问道。



    元婴长老道:“武市学宫的一位半圣。就在两天之前,由枯海圣者亲手从他体内挖出。有这一颗半圣之心的辅助,相信你的修为一定能够突飞猛进。”



    说完这话,元婴长老将那一颗血淋淋的心脏托了起来,打入帝一的心口。随着元婴长老的手掌推移,一团血红色的光华散出来。



    当血光散去之后,帝一的胸口重新长出血肉,包裹住那一颗半圣之心。



    “我……我终于还是没有死去,今后,我会更加强大。”



    帝一的目光,盯向张若尘,就要再次与张若尘一战,一雪前耻。



    可是,他才刚刚迈出一步,心口就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那一颗半圣之心,跳得“嘭嘭”响动,像是要从他的体内跳出来。



    元婴长老道:“半圣之心才刚刚进入你的身体,你还没有炼化,所以,你现在还不能随便与人动手。”



    帝一忍住心口传来的剧痛,道:“长老,张若尘的身上有龙舍利,必须擒住他,将他身上的龙舍利炼化出来。”



    “哦!”



    元婴长老的双眼一亮,立即向张若尘盯去。



    只是一道眼神落在张若尘的身上,张若尘就感觉像是两座大山压在身上,让他感到窒息,全身的血液都像是凝固,肌肉、骨头、经脉都像是要被压碎。



    “元婴,那你若敢伤张若尘,武市学宫的圣者必定取你性命。”



    雷景和陈郢同时爆出最快度,向张若尘冲过去,想要将张若尘救下。



    元婴长老“嘎嘎”的一笑,隔着一片虚空,挥手一扇,一只巨大的真气手掌凝聚出来,将雷景和陈郢拍飞了出去。



    雷景和陈郢各自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出“咯咯”的爆碎声,他们体内的骨头断了大半。



    幸好他们的修为强大,要不然,就凭刚才那一击,他们的身体就会裂开,变成两团血雾。



    在元婴长老的面前,即便是鱼龙境的武者,也如同蝼蚁一般,不堪一击。



    “就凭你们也想救人,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



    元婴长老的声音变得凶厉,杀性大起,道:“今日,除了黑市的武者,其余所有人都得死。”



    元婴长老落到水面,手臂一挥,通溟河中的河水顿时翻滚起来,掀起数十米高的巨浪,几乎在一瞬间,就将所有舰船全部掀翻。



    各个宗门的武者,全部坠入水中。



    “大家快逃,元婴老魔要大开杀戒了!”



    “快逃啊!”



    ……



    所有武者,在水中拼命的游,向着远处逃去。



    “桀桀!”



    元婴长老阴测测的一笑,脚掌向水中一踩,一股寒气从他的脚掌传出去,将河水不断冻结成寒冰,冰层一直向远处蔓延过去。



    那些落入水中的武者,全部被寒冰封住,浑身动弹不得。



    整个世界,似乎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除了黑市的武者,只剩张若尘还站在水面,没有被冻结。并不是因为他的实力强,能够抵挡寒气,而是因为元婴长老不想冰封他。



    元婴长老走到张若尘的面前,那一张犹如厉鬼一般的老脸,清晰的出现在张若尘的对面。他笑道:“按理说,你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娃娃,老夫向你出手的确是掉了身份。可是,你的身上有龙舍利,那就另当别论。要怪只能怪,你得到了不该得到的东西……咦……”



    元婴长老的嘴里出一声轻咦,向天边望去。



    只见,远处,飞来一片蓝色的圣云。



    圣云之中,一道剑气贯穿天地,刺破黑云。一个背着古剑的美丽的宫装妇人飞了出来,她看上去并不显老,也就二十八、九岁的样子,身材高挑,留着一头宝蓝色的长,脸上透着一股冷傲之气。



    飞落到冰面上,她并没有赶去元婴长老的方向,而是走到一根冰柱的旁边,看着被冰封在里面的黄烟尘,眼中露出一丝柔色,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若是有人看到这一幕,就会现,寒冰外面和寒冰里面的两个女子,竟然长得是那么的相似。



    只不过,寒冰外面的那一个女子,略显成熟,虽然看上去年轻秀美,但是真实年纪早就已经不止二十多岁。



    那一个宫装妇人,伸出一根手指,向冰柱点了过去。



    “哗!”



    一瞬间,寒冰融化,显露出黄烟尘的身体。



    不仅如此,以那一个宫装妇人为中心,寒冰不断快融化,向着远处蔓延,很快方圆百里的寒冰就完全溶解,重新变成一片水域。



    从她身上散出来的力量,不是普通武者修炼出来的真气,而是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