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452章 孔兰攸
    张若尘并不知,这一座半圣府邸,根本就不是鲁有财花钱买下,其实,原本就是神剑圣地的产业。



    走进竹林,张若尘穿过一条幽静的石板小道,顺着箫声传来的方向行去。



    清扬的箫声,突然停下。



    “哗哗!”



    林中,只剩小溪流淌的水声,与风吹竹叶的声音。



    紧接着,一个无比悦耳动听的女子的声音,从溪畔的竹亭中传出:“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那一个声音,既是熟悉,却又有些陌生。



    张若尘的目光,向竹亭中望去,只见一个满头白的女子,背对着他而坐。



    白,白得如雪。



    她的手中,捏着一根泛黄的竹箫,又道:“张若尘,这一句诗,你是如何得知?”



    张若尘的双目大睁,心中犹如生山崩海啸,双耳轰鸣,如同是有巨钟、天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一次,张若尘听清了!



    的确是她的声音。



    八百年了!



    八百年后,居然还有再见的机会,曾经的那一位俏皮贪玩的少女,竟然……已经白苍苍。



    “哒哒!”



    张若尘努力克制情绪,心情万分复杂,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走进竹亭,站到了孔兰攸的对面。



    孔兰攸将身上的气息收敛到了极致,任何人都无法从她的身上感受到力量波动。她就像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优雅的坐在那里,美眸微微抬起,盯着张若尘。



    简直就像一幅美丽的画卷,画卷中的女子,宛如九天之上的神女,优雅、闲适、宁静,不食人间烟火。



    她的容颜,与八百年前,并没有什么变化,肌肤白皙,比婴儿的皮肤都还要细腻,红唇鲜艳,睫毛纤长。



    那一双眼眸漆黑似玉,给人一种神髓莫测的感觉,却又无比明亮,像是能够看穿张若尘的灵魂。



    虽然,容颜不老,可是,头上的碧青长,已经变得雪白,象征着时间的流失。



    物是人非,红颜白。



    张若尘的心情十分激动,却又不得不保持平静,克制情绪,努力将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害怕被她看出端倪。



    “怎么会是她?”



    张若尘不敢与孔兰攸相认,他记得,八百年前,在他被池瑶杀死的前一刻,他看见了孔兰攸。



    怎么会那么巧?



    难道他的死,本就是池瑶和孔兰攸联手策划?



    他一直很信任孔兰攸,就像信任池瑶一样,可是……他却死在了池瑶的剑下。



    那么,他还能信任孔兰攸吗?



    张若尘的双眼盯着地面,双手抱拳,微微躬身,声音有些颤,道:“晚辈张若尘,见过前辈。”



    曾几何时,孔兰攸一直都以他为学习的榜样,一直都跟在他的身后,缠着他,腻着他,就像一只甩都甩不掉的小尾巴。



    可是现在,张若尘却不敢与她相认,只能以晚辈自居。



    孔兰攸仔细的打量张若尘,不放过张若尘的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任何一个眼神。



    半晌之后,她才道:“张若尘,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如何知道那一句诗?”



    张若尘深吸了一口气,将所有情绪完全收敛,藏到内心深处,道:“前辈是在审问晚辈吗?”



    孔兰攸将手中的竹箫放下,声音冰冷了几分,用着质问的语气,道:“你以前从未见过我,为何知道我是前辈?万一,我和你是同辈中人呢?”



    张若尘平静的道:“晚辈虽然修为低微,看不透前辈的修为,却见过一些市面,知道前辈绝非凡人。再说,一个人的眼睛,不可能藏得住秘密。前辈的眼睛,充满了知识与学问,饱经世间沧桑,不是年轻人可以拥有。”



    孔兰攸的眼睛不眨,紧紧的盯着张若尘的眼睛,似乎也想通过眼睛将张若尘看透。



    片刻之后,她又道:“当我说出那一句诗的时候,正常人,一定会问我是如何知道那一句诗。可是,你却没有丝毫诧异,反而质问于我。这又是为何?”



    张若尘暗叫一声,厉害。



    没想到,当初那一个贪玩的小丫头,现在已经变得如此精明。张若尘仅仅只是说了一句话,就被她抓住了两处破绽。



    张若尘并不惊慌,反而装出疑惑神情,道:“我在神剑圣地的时候,不是就已经说过这一句诗?难道前辈不是神剑圣地的人?”



    孔兰攸的眉头一皱,有一种一拳击在棉花上面的感觉,所有力道都被张若尘躲了过去。



    “他到底是真的以为我是神剑圣地的人,还是故意装成这样?”



    孔兰攸有些疑惑,重新坐回去,第三次问道:“那一句诗,你到底是从何得知?”



    张若尘道:“这是一个秘密,请恕晚辈不能说出来。”



    “若是我一定要逼你说出来呢?”



    孔兰攸的眼神,变得强势,吐出寒芒。



    一股无形的气势,从她的身上爆出来,就如海啸一般,向张若尘涌了过去。



    她将力量控制得十分巧妙,那一股气势,虽然看起来很强,但是,却在张若尘的承受范围之内。



    张若尘处变不惊,“我觉得,你不应该这样做。就算逼我,也不会有任何作用。”



    “是吗?”



    孔兰攸微微一笑,抬起一只雪白如玉的纤细手臂,顿时,周围的天地灵气,化为一条条灵气小溪向她掌心汇聚了过去,凝聚成一团圆球形的气旋。



    简简单单的一招人级下品的武技,旋气掌,在她的催动之下,竟然变得无比精妙,变幻莫测,似乎比鬼级武技的威力还要强大。



    “张若尘乃是我们银空佣兵团的客人,阁下若是对他动手,休怪我不客气。”



    聂红楼负责保护张若尘的安全,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他立即向前踏出一步,冲飞了起来,展开双手,犹如大鹏展翅一般。



    他的双手冒出火焰,两只手臂旋转了一圈,凝聚出一团巨大的火球,向孔兰攸打了过去。



    孔兰攸冷哼一声,手臂轻轻一挥。



    托在手掌的球形气旋,飞了出去,将那一团火球和聂红楼同时掀飞。



    嘭地一声,火球泯灭,变得一缕缕烟雾。



    聂红楼落到十丈之外,他的身体,就像一片竹叶一样,轻飘飘的落到地上。



    聂红楼向胸口摸了摸,现他没有受任何伤势,只是被对方的掌力推飞了出去,仅此而已。



    正是如此,才让聂红楼更加心惊。



    要知道,他可是鱼龙第六变的修为,爆出来的力量是何等强大,即便是银月临空那样的强者,能够将他击退,但是,击退之后,却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完好无损,连一丝痛楚都没有。



    由此可见,这一个白女子的修为,还在银月临空之上,对力量的控制,已经达到精妙绝伦的地步。



    莫非……她是一位半圣?



    聂红楼的心中惊骇,不敢再继续出手。



    若是对方真的有敌意,只是刚才那一掌,就能将他和张若尘打成飞灰。



    张若尘依旧很平静,向孔兰攸看了一眼,道:“你就算逼我,也不会有任何作用。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些秘密,不是吗?”



    “我不逼你。”



    孔兰攸收回散出去的气势,道:“老实说,我对你相当的好奇,特地查过关于你的一切。十六岁之前,你体弱多病,甚至无法开启神武印记。”



    “十六岁之后,你开启了神武印记,短短三、四年的时间,从一个常年卧病床榻的瘦弱少年,成长为名动东域的年轻王者。在你十六岁的那一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张若尘笑了笑,道:“大家不是都在传,那一年,我被金龙收为弟子,成为佛帝传人,所以修为才突飞猛进,一跃成为人中之龙。”



    “我不信。”



    孔兰攸摇了摇头,道:“根据我得到的情报,你得到龙珠的时候,早就已经是地极境大圆满的修为,乃是武市学宫的天才学员。而且,你在十六岁的时候,修炼的并不是佛门的武技,而是灵级下品的天心剑法。我很想知道,你怎么会天心剑法?”



    张若尘笑道:“你的情报,真是详细。以前辈的修为,却花费那么多精力,调查我一个小辈,值得吗?”



    “值得!为何不值得?别说是现在,就算是让我再花八百年的时间,也一样值得,只要能够有一个结果。”孔兰攸的眼睛迷离,蒙着一层水雾。



    张若尘的心中一痛,若非努力的克制,恐怕就要冲上去告诉她,他就是她要找的那一个人,八百年前的亲人,或许也是唯一的亲人。



    (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