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510章 惊艳的一剑
    神龙变是一种武技,达到鬼级上品,堪称一门绝学。



    可是,就算这一招绝学,再如何强大,也终究是血肉之躯,怎么挡得住合为一体的六柄圣剑?



    眼看金色巨龙的头颅,就要被六柄圣剑斩断。



    在场的武者,全部都屏住呼吸,紧张万分的瞪大了双眼。他们都知道,张若尘和黄神异即将就要分出胜负。



    “一切都结束了,最终胜的人,还是我。哈哈!”黄神异的双眼,露出残忍的光芒,大笑了起来。



    突然,那一条金色巨龙的光芒,逐渐变淡,化为一团金色的龙气。



    张若尘手持沉渊古剑,从那一团龙气中飞了出来,穿过六柄圣剑的剑气,冲到黄神异的身前,一剑刺了出去。



    “张若尘居然主动解离了神龙变。”荀龙露出诧异的神情。



    庄刑天点了点头,道:“只有主动放弃神龙变,才能置于死地而后生。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就能想到破除危局的方法,张若尘虽然年轻,但是,战斗时候的应变能力,却不在黄神异之下。”



    荀龙冷哼了一声:“若是张若尘施展出神龙变,还能与黄神异的玄武诸神剑阵斗一斗。现在,他连神龙变都没有,如何与黄神异抗衡?”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以刚才那种危机的局面,张若尘若是不解除神龙变,就算不死,也肯定会被重创。”庄刑天道。



    战台上的战斗,可谓是瞬息万变,每一个刹那都可能会分出生死。



    张若尘和黄神异,只要其中一人,稍有疏忽,立即就会落败。



    “唰!”



    张若尘手中的剑,就如游龙一样,刺向黄神异的眉心。



    黄神异的度,要比张若尘弱一筹,根本不可能避开这一剑。此时的他,只能动用护身宝物。



    黄神异的护身宝物,是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青色龟壳。



    将真气,注入龟壳。



    转瞬间,一道道青色的光华,从龟壳中涌出来,形成一个圆圈形状的气罩。



    沉渊古剑击在气罩上面,就像是一颗石子,击在水面,穿透了进去,形成一圈圈真气涟漪。



    沉渊古剑的度,越来越缓,距离黄神异的眉心,还有三寸的距离的位置,剑尖完全停了下来。



    黄神异的额头上,冒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只要他稍微松懈一点点,沉渊古剑就会飞过去,刺穿他的头颅。



    “玄武之力,黑洞噬神。”



    黄神异全身的骨头、肌肉、经脉,完全绷紧,每一丝力量都被压榨出来,艰难的抬起受创的右臂,两只手合并在一起。



    在他的身后,出现一个黑色的小点。



    那一个黑色小点,急膨胀,形成一个黑色的圆形漩涡,将周围的真气和光芒全部吞噬了进去。



    他施展出来的招式,正是先前击败荀龙的那一招。



    “又是这一招。”



    荀龙的双手紧握,一双瞳孔收缩在了一起。



    他比谁都清楚,这一招有多厉害,几乎堪称是无敌的招式。只要破不了这一招,他就永远都不是黄神异的对手。



    张若尘破得了吗?



    荀龙摇了摇头,并不觉得张若尘挡得住这一招。



    就在这时,观战台上的众人,却现张若尘不仅没有后退,反而向前冲了出去。



    “来得好。”



    黄神异双脚蹬地,双手抬起,向下一击,将那一个黑色漩涡打了出去。



    “刹那无痕。”



    张若尘的心中,默念了一声。



    “唰!”



    一剑挥斩了出去。



    剑招的走势,犹如行云流水,化为一道光,哧的一声,将那一个黑色的漩涡撕裂开,破开两半。



    天级战台上的时间,似乎静止了一个刹那。



    下一个刹那,张若尘轻飘飘的重新落到地面,手臂一动,沉渊古剑旋转了一圈,重新回到剑鞘。



    半空,黄神异的双目瞪大,身体一扬,脖子上,出现一条纤细的血线。



    那一条血线,围绕他的脖子走了一圈。



    “噗!”



    头颅和脖子断裂,各自飞向一边,嘭的一声,同时落到地上。



    那一颗头颅,就像是一颗皮球,在战台上弹了两下,滚落到战台下方,



    那一具无头的尸体,双臂和双脚都在努力的挣扎,想要站起身来,但是,最终,却趴在了地上,完全失去生命的迹象。



    一位绝世奇才,最终还是没能成长起来,死在了天级战台上面。



    整个武市斗场,完全变得寂静无声。



    即便是庄刑天和荀龙这样的顶尖高手,也感到脖子凉,头皮麻,十分震惊的盯着站在战台上的张若尘。



    庄刑天咽下一口唾沫,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道:“你看清他最后那一剑使用的是什么招式没有?”



    荀龙摇了摇头,道:“没有。那一剑,太可怕了!若我站在黄神异的位置,恐怕也难逃一死。”



    本来,荀龙的性格,不仅高傲,而且自负,根本没觉得张若尘有什么了不起。



    但是,他在看到张若尘最后那惊艳的一剑之后,却改变了这样的看法,反而觉得,张若尘的实力深不可测,是一个极强的对手。



    不将是荀龙,庄刑天也是如此想法。



    本来,张若尘和黄神异无论谁取胜,庄刑天都想登上战台去挑战那一个取胜的人,争夺《天榜》第一的位置。



    但是,他见识到张若尘最后那一剑之后,却变得犹豫。因为,他还没有想出破解张若尘那一招剑法的方法。



    若是破不了那一招剑法,那么,就算他登上战台,也是败多胜少。



    张若尘最后那一剑,的确无比惊艳,很多人都只看到一道光,根本没有看到剑。



    武市斗场的外面,一群神秘人,走了进来。



    他们的身上,散出一股冰冷的寒气,给人一种杀气腾腾的感觉。武市斗场中的武者,全部都纷纷后退,给他们让出一条道路。



    其中,走在最前面的那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脸上戴着金色的金属面具,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



    他背着双手,走起路来龙行虎步,显得气度不凡。



    走到战台下方,他才抬起头,看向战台上的张若尘,赞叹的道:“好快的剑,这是什么剑法?”



    张若尘看了他一眼,眼睛一缩,已经将他认了出来。



    但是,张若尘却并不大惊小怪,而是淡淡的道:“刹那无痕。”



    那一个戴着金色的金属面具的男子,自然就是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帝一。



    只有他,才有那一种气质,汇聚了阴冷、优雅、高贵、狠毒各自性格于一身,无论在哪里,也会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实际上,帝一早就已经来到武市斗场,只是一直没有现身,在静静的观看张若尘和黄神异的战斗。



    “以那一招剑法的度,配得上‘刹那无痕’的名字。”



    帝一赞叹的点了点头,却又话锋一转,道:“但是,你的这一招剑法,未必就真的不可破解。至少,我若是站在你的三丈之外,你就伤不了我。出剑的度,虽然很快,但是,你的步法度却未必跟得上出剑的度。我应该没有说错吧?”



    帝一的话很简单,意思就是,只要度比张若尘快,那么,张若尘的步法就跟不上对方。即便,张若尘出剑的度再快,又有什么用?



    张若尘不得不感叹,帝一在某些方面,的确远常人。



    他仅仅只是看到张若尘施展了一次剑招,就看出了“刹那无痕”的弱点。这种眼力,荀龙、庄刑天、黄神异,皆不如他。



    当然,帝一之所以将刹那无痕的破绽和弱点讲出来,也仅仅只是想要打压张若尘的气势,并不是真的能够破解这一招剑法。



    先,在鱼龙境之下,没有人的度比张若尘更快。即便是帝一,也比不上张若尘。



    既然度比不上张若尘,就肯定会被张若尘追上。一旦被追上,还不是死路一条?



    其次,一个修士,在不靠近张若尘三丈之内的情况之下,想要击败张若尘,可以说是难如登天。



    所以说,就算明知道张若尘的剑招有弱点,帝一也依旧不会轻易和张若尘交手。



    虽然,黄神异已经死去,但是,却留下了七柄圣剑。



    其中六柄圣剑,还能组成一套剑阵,爆出无与伦比的强大威力,堪称无价之宝。



    每一柄圣剑,皆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就连鱼龙境的修士也会拼命争夺,半圣都会动心。



    更何况还是七柄圣剑?



    再说,黄神异既然得到玄武传承,那么,肯定得到很多了不起的宝物,绝不是仅仅只有七柄圣剑那么简单。



    黄神异的身上,会不会还藏有别的宝物?



    帝一的眼中,露出一抹笑容,下令道:“谁能登上战台,收殓黄神星使尸骨,顺便取回他的遗物。那么,谁就是下一任的黄神星使。”



    “轰!”



    听到这话,站在帝一身后的那些黑市武者,全部都兴奋激动起来,眼瞳之中,涌出熊熊的火焰。



    谁不想一步登天?谁不想成为人上人?



    只要能够成为新一代的黄神星使,那么,他在黑市中的地位,就能一步登天,成为受到无数邪道武者敬畏的人上人。



    (还有一章,很晚,估计凌晨一点,大家早点休息,明早再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