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354章 剑在雪中舞
    圣书才女的心思,张若尘又怎么可能不懂?

    张若尘没有点破,只是将剩余的青龙神露全部取出来,递了过去,道:“这些神药的叶露,或许没有玄黄丹珍贵,可是,对精神力修士却又巨大的帮助,希望能够让你的精神力更上一层楼。”

    精神力达到五十四阶,再想有所提升,已经是无比艰难。

    但是,张若尘送出的这些青龙神露,让圣书才女的精神力强度从五十四阶的初期,提升到中期,还是没有问题。

    圣书才女并不矫情,直接将青龙神露收下,嫣然一笑:“青龙神露与圣道古茶简直就是绝配,看来我的精神力又要迅猛的增长一大截。”

    饮茶、论道、美人相伴,本是一件身心愉悦的事,可惜,张若尘却没有这样的心情,最终只得提前告辞而去。

    回到界子府,张若尘将白黎公主从乾坤界接了出来,向她讲解了现在的局势,吩咐了一句:“厉圣长老被杀,养鬼古族和赶尸古族今晚必定会派遣高手过来查探,一经发现,格杀勿论。”

    白黎公主的双手抱在胸前,气定神闲的道:“为何不现在就杀过去,直接灭掉他们?”

    “等人到齐,再一网打尽,不是更好?”

    张若尘从圣书才女那里得知,在养鬼古族和赶尸古族的聚集之地,只有封银影镇守在那里。

    一旦动封银影,必定会让别的高手察觉到危险,然后逃离中央皇城,如此一来,无疑是打草惊蛇。

    与此同时,张若尘也是想要趁此机会,将修为再提升一些。

    进入界子府中的一座修炼密室,张若尘开始闭关。

    融合六世的记忆和圣道感悟,因此,张若尘对圣道的理解是远远超过现在的境界,只需要吞服圣药和圣丹,修为就能提升上去。

    “现在,我是上境圣者中期的境界,先修炼到上境圣者的巅峰,再吞服玄黄丹,才不会浪费丹药的药性。”

    张若尘从乾坤界中,取出一株万年年份的圣药,四色云莲。

    调动出净灭神火,将四色云莲炼化成四种不同颜色的液滴,所有杂质全部都被炼去,只剩下最精华的部分。

    吞服下四色云莲的药液,张若尘的身体,犹如变化成四彩神石,四种不同的光芒在皮肤上面交织。

    与此同时,修为境界则是以超过平常百倍的速度,猛烈的提升。这是炼化圣药,才能拥有的提升速度。

    ……

    …………

    中央皇城,第七城域,有一座占地千亩的庄园。

    明镜山庄。

    养鬼古族和赶尸古族的修士便是聚集在此地,即便是白天,明镜山庄中也是阴气森森,有鬼魂在游走,有尸将在练剑,就连小湖中的湖水都是血红色。

    封银影坐在大堂中,盯着跪在下方的一位半圣,苍白的脸上露出一道狠辣之色:“你说什么,陵古长老也是一去不复返?从厉圣长老开始,已经是第四批修士前去界子府探查,竟然全部都如同石沉大海。这座界子府,还成了死亡禁地?”

    跪在下方的那位半圣,颤声说道:“肯定……肯定是有……有高手在暗中守护……界子府。”

    “凌飞羽已经被灵王圣祖牵制住,还有什么高手能够无声无息一连杀死三位圣者和两尊鬼王?”

    若不是明镜山庄还需要人坐镇,封银影已经亲自赶去界子府,很想知道,那里到底是什么样的龙潭虎穴?

    就在这时,封银影察觉到一股强大的圣道波动,进入明镜山庄,使得整个山庄变得更加冷寒和阴森。

    “灵王圣祖回来了!”

    封银影脸上的寒霜消散,露出一道喜色,身形晃动了一下,便是从座位上面消失。

    在明镜山庄的中心,有一座血红色的湖泊。

    此刻,一具暗黑色的棺椁,漂浮在水面上。

    棺材的表面,流动着一个个玄奇的鬼文,每一个鬼文上面都有阴寒的气息散发出来,一般的半圣,就算站在湖畔,都会被那股阴寒之气冻僵。

    灵王圣祖就躺在棺椁中。

    封银影出现在血湖的湖畔,察觉到灵王圣祖的状态有些不对劲,有些吃惊,道:“圣祖,你受伤了?”

    一道浩渺的声音,从棺中传出:“凌飞羽不愧是曾经无敌于一个时代的天之骄女,虽然只是刚刚突破到圣王境界,战力却已经不在老夫之下。不过,老夫虽然受伤,她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既然如此,圣祖就安心养伤,接下来的事,交给本圣来处理。”

    封银影离开了血湖,回到大堂之中,细细的沉思,道:“圣祖受伤,界子府又出现身份不明的强者,看来是时候将天命尸皇请回来。”

    随即,封银影刻出一道传讯光符,打了出去。

    界子府中,在净灭神火的帮助之下,张若尘仅仅只是花费三天时间,就将一株圣药的药力完全吸收,修为一举突破到上境圣者的后期,修为又是增长了一大截。

    虽然有些浪费圣药,但是,对于这样巨大的提升,张若尘已经相当满意,简直堪比平时修炼一年的成效。

    “再炼化一株圣药,应该就能冲击到上境圣者的巅峰。”

    张若尘又取出一株圣药,这一株圣药的年份,超过四色云莲,已经接近两万年。

    将圣药炼化成药液之后,再次将药液吞服。

    仅仅只是过去大概一个时辰,突然,胸口的位置,传来一股滚烫的力量,使得张若尘的身体像是要燃烧起来。

    “什么情况?”

    张若尘连忙停止炼化药液,扯开衣襟,只见,胸口的位置竟然有着一道道圣纹在流动,交织成了一张符文的形状。

    “圣相符!哈哈,终于又填充满圣气,显现了出来。”张若尘的心情大好。

    太上长老燕离人将一张破破烂烂的圣相符送给张若尘之后,只使用了一次,就耗尽符中的圣力,随后,便是融入进了张若尘的身体。

    此后,圣相符一直都在源源不断的吸收张若尘体内的圣气,却没有任何变化,直到现在才是重新显现出来。

    换句话说,张若尘又能使用圣相符的力量。

    有圣相符做为底牌,要收拾养鬼古族和赶尸古族,张若尘的把握变得更大。

    就在这时,张若尘的精神力出现了一丝波动,察觉到界子府中有一道熟悉的气息,眼中露出一道异样的神色,“是她。”

    张若尘停止修炼,走出密室,在界子府中的一座小院里面,看见了站在梅花树下的凌飞羽。

    树上的梅花,格外鲜艳,绯红如血。

    天空中,则是飘着一朵朵洁白的雪花,洒在地上,落在树枝上,堆积在花瓣上,白得没有一丝杂质,与梅花的颜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红梅,白雪,还有站在树下的一道绯衣美人,竟是形成一道绝美的风景。

    凌飞羽背对着张若尘,似在赏梅,又像是在等人。

    “下雪天,又遇故友,今天真是喜事连连。”

    见到凌飞羽,张若尘的心情极佳,有着一种久别重逢的小小激动,踩着积雪,快步走了过去,在地面上,留下一连串脚印。

    可是,张若尘还没有靠近凌飞羽……

    “哗!”

    凌飞羽的体内,便是飞出一道红色人影,手持一柄长剑,一剑向张若尘刺了过去。

    只是一剑,却是有着万千道剑影,充满无穷变数,让人捉摸不透。

    张若尘的手中,凝聚出一柄晶莹剔透的圣气长剑,施展出一招九生剑法迎击过去,破解了她的剑势。

    那道红色人影,是凌飞羽的分身,剑法无比凌厉,攻出第五招的时候,便是逼得张若尘难以招架。

    “子剑。”

    张若尘动用出时间剑法,剑速提升了何止十倍,只是一剑,便是破去红色人影的所有剑招,并且发动了反攻。

    红色人影没有继续出手,退了回去,与凌飞羽的身形重叠在一起。

    “不错,已经很接近剑圣的境界,特别是最后那一招,就算是一般的剑圣,也未必抵挡得住。”

    凌飞羽转过身来,终于正视张若尘,犹如一朵冰莲一般,让人感觉到无法靠近。

    张若尘手中的圣剑散去,化为一缕白烟,笑道:“你来得太是时候,我正有一个问题要请教你?”

    “说。”

    凌飞羽言简意赅的道。

    张若尘道:“剑七的最后一层境界,剑出无悔,到底该如何去参悟?我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都没有一丝进展。”

    “你有做过让自己悔恨的事吗?”凌飞羽问道。

    张若尘轻轻摇了摇头,道:“既然是自己做过的事,为什么要悔恨?”

    即便是与池瑶的那段感情,张若尘也只是恨,没有悔。

    “你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悔恨,又怎么知道什么叫做无悔?就像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是错,也就不知道什么是对;不知道什么是爱,也就不知道什么是恨。任何相对的事物,都是同时存在。”凌飞羽道。

    没有了黑暗,谁知道什么是光明?

    张若尘的眼神一缩,道:“也就是说,我的阅历还不够?”

    “剑出无悔,也就要你有一种绝然的心境,领悟不到这一层境界,即便将剑八修炼到大成,也只是伪剑圣。”凌飞羽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