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373章 回忆是淡淡的愁
    神魔鼠将最近拜月魔教中发生的事,详细的讲述出来,一边说着,一边还嚎哭:“尘爷,阿乐死得好惨,脑袋都被秋雨打碎,烧得头骨都冒了出来。”

    张若尘依旧保持着平静,可是,听完之后,酒疯子却是怒火滔天,伸出一只手,就将神魔鼠给抓了起来:“一位圣者,在总坛,被外人给杀死,简直就是在打拜月神教的脸。石千绝这个教主,是干什么吃的?”

    神魔鼠只感觉浑身圣气都被压制,无法运转,心中吓了一跳,“我的修为,也已经达到圣境,还是相当厉害的太古遗种,居然被完全压制,毫无还手之力。这个老酒鬼的修为,也太可怕了吧?”

    估计是神教的某位前辈。

    神魔鼠的修为很强,胆子却并不大,颤声道:“秋雨可是梧桐神树的幼苗,将来有机会蜕变成天地灵根,成为昆仑界的第二位神。与他交好,可以得到无穷的好处。即便是教主,也不会因为一位圣者,与他,与整个火族翻脸。”

    古松子早就已经脱离魔教,可是,对魔教却是有着很深的感情,眼神有些发寒,道:“上一任教主在位之时,神教何等强势,即便是面对池青中央帝国的大军,也是直面迎击,绝不会有半分妥协。在总坛,杀死神教的一位圣者,还要将一位圣女嫁给他,别说他还没有成神,就算达到神境,也绝对不能同意。神教的威严,不可失。”

    神魔鼠见两个老家伙如此气愤,顿时有些莫名其妙,难道最气愤的人,不应该是张若尘?

    然而,张若尘却是古井无波的模样,又开始喝酒。

    神魔鼠道:“尘爷,这件事你不会不管吧?你要知道,小圣女最喜欢的人就是你,让她嫁给别人,无疑是在逼死她。她对你的感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张若尘道:“小黑让你这么说的?它还让你说什么?”

    神魔鼠没想到张若尘的眼力如此毒辣,拌了拌嘴,低声道:“黑爷还说,你欠下的承诺,终究是会还的。”

    “欠下的承诺……”

    张若尘念出了这么一句,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些画面。

    在两仪宗,木灵希向他讲述洛虚和林素仙的故事,便是潸然泪下,“我就想让你知道,若是有那么一天,教主也将我嫁给别人,我是多么希望,也有那么一个人能够义无反顾的杀上无顶山。若是他真的那么做,就算要我立即死去,我也愿意。”

    ??“张若尘,你知道吗?神教的圣女,仅仅只是教主用来收买人心的工具,随时都可能赏赐给为神教做出巨大贡献的圣者。”

    “不要害怕,若是真有那么一天,你一定要相信,必定会有一个人登上无顶山,亲自去接你。即便,魔教有千军万马,也拦不住他。”

    ……

    在阴间的崖顶,木灵希披头散发的趴在地上,以为张若尘已经死去:“既然,你已经死去,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

    “端木师姐,你在做什么?”

    “你刚才去哪里了?我还以为……”

    “今后,不许再做傻事,若是我稍微迟一点回来,后果不堪设想。”

    “只要你活着,我绝对不会做任何傻事。”

    ……

    ?“木家的人,很不喜欢你吗?”

    “拜托,若是那么老家伙喜欢我,就不会派遣我潜伏进武市学宫。那是多么危险的事,一旦身份败露,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是什么下场。”

    ……

    想着想着,张若尘的眼中,露出一道颇为复杂的神情,自言自语的道:“欠下的承诺,自然是要还的。”

    安乐的日子,终究是无法继续。

    无论是为了木灵希,还是为了阿乐,张若尘都必须要去一趟魔教总坛,亲自登上无顶山,讨一个说法,还一个承诺。

    若是没有阿乐,张若尘的娘亲,早就已经被张天圭杀死,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当年,是阿乐一人一剑,带着林妃,杀出云武郡国的王宫,保住了她的性命。

    阿乐是一个被情伤得极深的绝情剑客,也是一个早已忘掉生死的绝命剑客,在他的生命之中,除了剑,只有张若尘一个朋友。

    真正的朋友,即便一万年不见,等到朋友需要他的时候,他也肯定会去赴刀山,闯火海,虽死不辞。

    张若尘的朋友也不多,如今,阿乐却是被人活生生的打死,死无全尸,就算脸上表现得再平静,心中却已经是杀气凌然。

    得到张若尘的肯定答复,神魔鼠的心中大喜,道:“太好了!有尘爷和黑爷出马,小圣女有救了!”

    张若尘斜瞥了他一眼,道:“小黑到底在什么地方?”

    “黑爷说,它会在最关键时刻出手,以强势的姿态,横扫一切强敌。”神魔鼠十分激动的说道。

    张若尘自然是不会将希望寄托在小黑的身上,它若是真的能够横扫一切,以它和木灵希的关系,早就已经登上无顶山,将木灵希带走,又怎么可能让神魔鼠来找他?

    酒疯子吹胡子瞪眼,怒气很盛,道:“张若尘,老夫陪你一起去无顶山,神教中的那群小崽子,越来越让人失望,该教训教训他们。”

    张若尘看问题,看得比酒疯子更加深远,道:“你去也没用,只会给我添麻烦。还是留在云武郡国,继续炼制六圣登天酒。”

    “以老夫的修为,会给你添麻烦?”酒疯子吼道。

    古松子走了过来,肃然的道:“张若尘说得没错,你去了,没用任何用处。你以为,神教会因为你的原因,与火族和梧桐神树交恶?说不一定,神教还会出手抓你,从你的嘴里,逼问我的下落。”

    “石千绝是一位绝代雄主,修为之高,心境之深,野心之大,不是你和我可以想象。你与他的师兄弟交情,怎么可能比得上化圣丹的价值?”

    酒疯子也是冷静下来,道:“神教有多么强大,你和我一样清楚,难道就这么让张若尘一个人去?这不是让他去送死?”

    “张若尘比你聪明十倍不止,怎么可能去送死?”

    古松子对着酒疯子摇了摇头,便是从身上取出三张黄色的符箓,递给了张若尘,道:“老夫在阵法上的造诣,相当粗浅。可是,在符道上面的造诣,却还是有几分信心。这三张护身符,足以保你三次性命,一定要慎用。”

    张若尘心知古松子很狡猾,不愿意看着酒疯子去涉险,才说了那些话。

    实际上,古松子的心中,多半也是认为,张若尘此去将是凶多吉少,如同是以卵击石。

    古松子能够活到现在,正是因为他的这一份小心谨慎。

    本就是张若尘自己的事,没必要拉着他们去冒险,他们也没有必要去冒险。古松子能够送给张若尘三张珍贵的护身符箓,已经是仁至义尽。

    “多谢。”

    张若尘没有推拒,将三张护身符箓收了起来。

    与张少初和张羽熙告别之后,张若尘才与神魔鼠去了中域,再次踏入第一中央皇城的疆土。

    又是两天过去,终于到达铜炉原,站在一望无边的原野之上,可以看见一座巍峨大山的轮廓,出现在地平线上。

    “那就是无顶山。”神魔鼠说道。

    无顶山的山体无比巨大,不像是山,反而像是一座高原。一般的修士,根本不知道无顶山的山顶在哪里,也不知道无顶山的周长有多长。

    只有境界极其高深的修士,站在数万里之外,才能凭借非凡的视力,看清无顶山的轮廓。

    神魔鼠跟在张若尘的身后,道:“尘爷,我们就这么直接去总坛?”

    “嗯。”张若尘道。

    神魔鼠咽了一口唾沫,又道:“要不等到晚上,我知道一条秘密通道,可以悄声无息的进入无顶山。”

    张若尘喝下一口酒,道:“难道以你在神教中的身份,还不能带一个人进入无顶山?”

    “尘爷,你就饶了我吧!我还想在神教继续待下去,继续为你和黑爷办事……我忠心耿耿,还不想死……”

    神魔鼠跪在地上哀求,用着可怜巴巴的眼神盯着张若尘。

    “好吧!我也不难为你,我另外找一个人给我带路。”

    张若尘挥了挥手,示意神魔鼠可以离开。

    “多谢尘爷。”

    神魔鼠如蒙大赦,立即钻入进地底,消失在张若尘的感知之内,先一步遁入进无顶山。

    ……

    在无顶山下,有一座城池,名叫拜月城。

    此地,曾是魔教弟子相互交易丹药、兵器的集市,随着上万年的发展,渐渐的,才是变成了城池。

    “齐师姐,好久不见。”

    拜月城中,齐霏雨本来是来购买一种丹药,突然听到这道声音,心中便是略微的一惊。立即转过身,她向着对面的一间酒肆里面望去,看见了一个既是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

    那人的头发很蓬乱,穿得也很朴素,可是,却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齐霏雨是圣女宫副宫主林素仙的女儿,曾经在两仪宗修炼,与化身为“林岳”的张若尘,也算有一些交情和恩怨。同时,林霏雨也是魔教的一位圣女,有着极高的天资。

    “你是……林岳,不,你是张若尘……”

    齐霏雨的一双美眸中,露出诧异的神色,很难相信,张若尘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张若尘转过身,向她看了过去,道:“齐师姐竟然还记得我的声音,那么,应该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吧?我要去魔教总坛,师姐,带路吧!”

    在这一刻,齐霏雨吃惊的发现,周围的魔教修士全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她和张若尘两个人,很显然,她是被张若尘拉扯到了空间领域之中。

    别说是逃,就算是大声呼救,也不可能有人听到。

    此时,张若尘要杀死她,如同捏出一只蚂蚁一般容易,容不得她反抗和拒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