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493章 功德神殿的规则
“哗——”
    九天之上,一道三色神光穿破黑色云层,落在功德簿墙的上面,将其包裹了起来。
    三大高手打出的攻击力量,全部都被三色神光挡住,竟是连功德簿墙上的一层石灰都没有打落下来。
    东流剑尊、血灵风、栗木皆是松了一口气,幸好功德簿墙没有毁掉。
    不过,立即他们又露出疑惑的神色。
    到底是从哪里飞来的神光,竟然在保护功德簿墙,不希望它被毁掉?
    打出那道光华的人物,修为绝对是远远超过圣者的境界,甚至有可能是……神。
    张若尘也是微微一怔,情不自禁抬起头来,向着上空望去,在找寻答案。
    “轰隆。”
    功德簿墙坠落了下去,可是,却没有沉入冥冰寒海,反而漂浮在了海面。墙体上,三色神光在流动,仿佛是蒙上了一层光膜。
    月神山上,蛮剑大圣走出大殿,站在高高的台阶上面,对着天宇大吼:“到底怎么回事,谁在干涉圣者功德战?”
    广寒界的大圣,皆是相当愤怒。
    因为,他们发现那道神光,是从功德神殿飞出去,很显然,乃是天庭界的某一位大人物出手,护住了功德簿墙。
    月神山的上空,一团三色神云浮现出来,连绵八万里,从云中,传出无比恐怖的神威。
    一道磅礴大气的声音,从神云中传出,“圣者功德战的时间是三个月,距离结束,还有两天。在此之前,最后一块功德簿墙,不能毁掉。”
    面对神威,即便是大圣,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可是,为了广寒界的生死存亡,他们却又不得不站出来,与神据理力争。
    在天庭界,对神的限制极大,因此,只要是站在有理的一方,大圣根本不用惧怕神。
    广寒界三巨头之一的寂灭大帝,背着双手,走出大殿,仰望天穹的神云,身上没有一丝畏惧之色,道:“从古至今,任何生灵都无权干涉功德战,即便是神,也没有这个权利。”
    神的声音响起,没有任何情感:“此次功德战与以往都不一样,自然是可以例外。若是今后的功德战,每一位参战者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杀死更多的地狱邪族,而是如何毁掉功德簿墙。那么,功德战还有什么意义?”
    寂灭大帝又道:“既然神知道此次圣者功德战与以往不一样,就应该让它立即结束,而不是眼睁睁的看着沙陀七界的圣者,与三百万罗刹侯爵对抗。到最后,有几人能够活着回来?”?“功德神殿自有规矩,为了公平起见,三个月的时间,绝不能多一天,也不能少一天。”
    说完这话,不容寂灭大帝继续多言,天空中的神云,便是消散而开,那股神威也是消失不见。
    寂灭大帝紧捏着双拳,手掌之中传出一道道天雷般的爆响,心中的怒火,仿佛是要烧尽这天地间的一切。
    张若尘拼死拼活才为广寒界争到圣者功德战的第一,却因为功德神殿的干涉,使得这一切努力,很有可能会被颠覆。
    还有两天时间,广寒界想要继续保持圣者功德战的第一,谈何容易?
    在危机四伏的祖灵界,想要守住功德簿墙两天,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此仇不共戴天,他日我若成神,必定斩了他的神魂。”寂灭大帝沉声道。
    三巨头之一的吴祖开口说道:“月神和树神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他们自然会去功德神殿讨一个说法。”
    九灵大圣道:“此次功德神殿的所作所为,的确是有失公平,只允许他们改变规则,却不允许提前结束功德战。沙陀七界的诸神回来后,看到这样的一副局面,恐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
    祖灵界,冥冰寒海。
    在场的几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却也明白,最后一面功德簿墙,恐怕是无法毁掉。如此一来,也就还有翻盘的机会。
    东流剑尊、血灵风、栗木皆是露出喜色,正要继续抢夺功德簿墙。
    远处的海面上,传来一道傲慢的笑声,音波的力量,震得冰寒的千年冥冬水掀起滔天巨浪。
     “有意思,有意思,看来是你们天庭界的神,不愿意结束功德战,要将他们继续留着这一片战场。”
    灵全少君带着十数位一等侯爵,站在一块百米长的玄武壳上面,乘风破浪而来,他们面带笑意,却又释放出强横的杀气。
    面对罗刹族的大批顶尖高手,在场的几人,皆是感觉到了危险。
    东流剑尊的目光,向张若尘和栗木瞥了一眼,道:“先对付罗刹族,再争夺功德簿墙,如何?”
    “我没意见。”张若尘道。
    栗木也是点了点头。
    他们四人的实力,虽然强大,但是单凭任何一人的实力,也是不可能与十数位一等侯爵对抗。只有联手,才有一拼之力。
    灵全少君取出一块紫石,捏在右手的手掌心,冷笑一声:“不用争了,今天,你们谁都走不掉。”
    灵全少君的皮肤表面,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神纹,无论是防御力,还是攻击力,都是增长了一大截。
     “轰隆。”?灵全少君宛如炮弹一般,从玄武壳的上面冲射出去,捏着紫石的拳头,轰击向东流剑尊和血灵风所在的那只小舟。
    一道拳印,化为了紫云。
    东流剑尊的眼神锐气十足,强大的剑意爆发出来,随即,化为一道剑光,冲出小舟,与灵全少君的拳头撞击在一起。
    “轰隆。”?剑光被击碎,东流剑尊倒飞而回,重新落到小舟上面,捏剑的手臂在轻轻颤抖,虎口处,流淌出了鲜血。
    反观灵全少君的拳头,却是连一道血印都没有。
    全力爆发出来的一剑,竟是连灵泉少君的一根手指都伤不到。
    “灵全少君本就拥有至高圆满体质,皮肤表面又有神灵刻下的神纹,使得他的防御力大增,堪称不破之体。他手中捏着的紫色神石,又能提升他的攻击力。如此变态的防御力和攻击力,即便是一步圣王遇到他,恐怕也要避退。”
    东流剑尊如此想到,随即,便是与血灵风一起,调动体内的圣气,注入进脚下的小舟。
    那只小舟变得越来越巨大,最后,竟是化为一艘百丈长的巨舰,密密麻麻的铭纹浮现出来,化为一层防御光罩,将东流剑尊和血灵风都护在了内部。
    灵全少君退到玄武壳的上面,笑了一声:“居然能够挡住本少君全力爆发的一拳,你的实力还是不错,若是归顺本少君,今后,必定能够受到重用。”
    “归顺罗刹族,你是在做梦吗?”
    东流剑尊和血灵风驾驭着巨舰,向玄武壳撞击了过去。
    枯鸦侯、血雨侯、邪百侯、气真侯、千羽侯,五大一等侯爵撑起一面由大圣骨骼炼制而成的盾牌,激发出盾牌中的本源力量,抵挡住了巨舰的冲击。
    张若尘站在远处,看到东流剑尊和灵全少君对决的那一击,自言自语的道:“只是一招就击伤东流剑尊,灵全少君的修为,应该是已经突破到半步圣王的境界。”
    与九天玄女交锋的时候,灵全少君还是至圣巅峰的修为。
    而此刻,灵全少君的战力,与那个时候相比,强大了太多,一般的一步圣王与他交锋,恐怕只有败亡的结局。
    只有楚思远和岳空那样的一步圣王,才能压他一头。
    突然,张若尘感知到自己被锁定,目光向玄武壳的方向盯去,只见,一共有四位一等侯爵,向他所在的方向攻杀了过来。
    其中两位,张若尘还是有一些印象,正是灵全少君座下最强大的两尊一等侯爵。
    仙婈侯和程轩侯。
    仙婈侯是一位罗刹女,精神力强度达到五十五阶。
    程轩候的实力,也是堪比一步圣王。
    有这样两位强者主攻,再加上另外两位实力不俗的一等侯爵的辅助,已经可以用来围杀一步圣王。
    仙婈侯站在远处,没有靠近张若尘,却是冷笑一声:“张若尘,今天就是你的身死之日。”
    张若尘道:“即便是罗刹公主,也不敢说出这样的大话。就凭你们,也想杀我?”
    “你太高估自己,公主殿下之所以没有杀你,那是因为,当时你还有利用价值,要不然,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程轩侯沉声说道。
    “是吗?”
    张若尘的眼神向程轩侯凝视了过去,下一个刹那,他已经出现在程轩侯的身前,手指一挥,一道空间裂缝斩了出去。
    程轩侯脸色巨变,连忙向右横移出去,尽可能的避开空间裂缝。
    “刺啦。”
    既然如此,程轩侯的一条左臂,还是被空间裂缝斩去,大量鲜血从肩部流淌出来。
    没给程轩侯重新凝聚手臂的时间,张若尘又是一剑挥斩出去,拖出一道漆黑的剑芒,劈在他的脖颈。
    一颗头颅,从脖子上面飞了起来。
    整个过程,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别说是程轩侯,就算是一位真正的一步圣王,估计也是难以抵挡。
    断首之后的程轩侯只是受了重伤,并没有死去。他快速退逃,与另外三位一等侯爵会合在一起,此刻,却是再也不敢轻视张若尘。
    “生命力竟是如此强大?”
    张若尘有些疑惑,于是,隔空一掌打出去,嘭的一声,程轩侯的那个血淋淋的头颅爆碎而开,化为了一片血雨。
    奇怪的是,头颅中,却没有气海和圣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