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557章 真理天域
    紫色神石是从灵全少君那里夺来,张若尘研究了很久,也没有研究透它的材质,只是察觉到它的内部,蕴含有极其强大的神力。

    而且坚硬无比,就算是沉渊古剑,也无法在上面留下痕迹。

    可是凌修,似乎将它认了出来。

    张若尘问道:“前辈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凌修的眼神颇为凝重,点了点头,道:“与地狱上三族之一的石族有关,如果我没有看错,它应该是石族一位神身体的一部分,而且……还是颇为重要的那一部分。”

    “相当于是一块神骨?”张若尘道。

    “恐怕比神骨还要珍贵一些,你要知道,石族之神堪称不死,即便是被打碎,也能重新凝聚神躯。想要得到它身上的一块神石,谈何容易?”

    凌修将紫色神石捻在两指之间,打开眉心天眼凝视,又道:“这块神石的内部,交织着密密麻麻的规则,那种规则远远超过圣道规则。如果这块神石的主人还活着,应该是一位无比可怕的存在。”

    能够让一位精神力大圣都觉得无比可怕,那么,绝对是一位禁忌一般的人物。

    张若尘问道:“前辈能不能将它镶嵌到沉渊古剑上面?”

    凌修摇了摇头,道:“这与炼器有关,而我最不擅长的就是炼器。而且,铸炼沉渊古剑的材料,乃是造化神铁,想要将紫色神石镶嵌到剑体上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术业有专攻,即便是大圣,也并不是无所不能。

    张若尘将沉渊古剑和紫色神石都收了回去,准备今后让神剑圣地的铸剑大师试一试。毕竟,当初神剑圣地能够将断掉的沉渊古剑重新修复,想来镶嵌一枚紫色神石应该不是难事。

    这几日,苏璟、苏青灵、苓宓、温书晟、木灵希等人的伤势,已经痊愈,来到魔殿,向凌修和凌飞羽道谢和告别。

    张若尘站在一旁,就在苏璟和凌修客套完了之后,才是说道:“吴昊死后,总需要有一个人填补他的那个名额,既然是要谢,不如,我们有诚意的一些,将这个名额给黎枯圣域吧?”

    苏璟有些犹豫,毕竟前去真理神殿修炼的名额相当珍贵,怎么能够分给昆仑界的修士?

    凌飞羽却知道,张若尘这是在给她争取机会。

    凌修向张若尘盯去,露出一道赞叹的笑意,差一点没有说出来,“好小子,不枉老夫看好你,对飞羽还是很上心嘛!”

    苏璟毕竟是一方霸主,应变能力很强,笑道:“广寒界的确是欠了凌修大圣一份巨大的恩情,用一个名额来偿还,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只不过,如此大事恐怕得禀告父亲,或者月神,才能做出决定。”

    谁都听得出,苏璟这是推脱之词。

    “我这就传讯给月神,由她来决定。”

    张若尘相当果断,立即刻录一枚传讯光符,打了出去。

    没过多久,另一枚传讯光符飞进魔殿,落入张若尘的手中。看到传讯光符上面的内容,张若尘露出笑容:“月神已经同意我的提议。”

    “怎么可能?”

    苏璟的心中暗惊,感觉到不可思议,连忙向张若尘走了过去,道:“让我看看。”

    张若尘大方的将传讯光符,递给了他。“

    光符上面的一个个神文,的确是月神以精神意念烙印上去的文字,苏璟的内心如同翻江倒海一般的起伏,无比震惊。

    再次看向张若尘,苏璟竟是感觉到了几分压力。

    眼前这个年轻男子,不再是一个半步圣王那么简单。此子竟然能够直接与月神联系,并且,月神还同意了这个颇为过分的提议。

    即便是苏璟今时今日的修为和地位,也都还没有与月神直接对话的资格。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张若尘在月神心中的分量,比所有人预想之中还要重,也难怪月神为了救他,直接攻击功德神殿。

    张若尘却一点都不意外。

    月神可是从他的手中拿走了七星神苓的月叶和一百万枚圣源,如果连张若尘的这个小小要求都不答应,未免也太小气。

    半天后。

    凌飞羽与张若尘一行人,一起出发,前往功德神殿。

    在路上,苏璟向张若尘抱怨,道:“池瑶女皇杀了一位地狱界的神,一共得到二十个进入真理神殿修炼的名额,而我们广寒界却只有六个,现在竟然还分给昆仑界一个。张若尘,这很不公平啊!”

    张若尘与苏璟坐在一起,没有一丝压力,道:“我听说真理神殿的名额,不仅仅只是对外发放,修士也可以自己去争取?”

    “的确如此,那是真理神殿,对真正的天之骄子的一种奖励与鞭策。不过……太难了!这么多年以来,广寒界还没有任何一个修士做到过。”

    苏璟又道:“怎么?你想去试一试?”

    张若尘道:“真理之海,真理之山,真理之桥。但凡是进入真理神殿修炼的修士,谁不想去闯一闯?既然我现在是广寒界的一份子,当然是要为广寒界争夺一些的名额。”

    想到张若尘那恐怖的天资,还有《圣者功德榜》第一的身份,苏璟本来是不报任何希望,渐渐的,竟是有些期待起来。

     别人做不到,张若尘这个家伙,却未必做不到。

    张若尘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即问道:“璟叔,我心中有一个疑问。此次功德战,广寒界和昆仑界都付出巨大的代价,并且杀死了很多地狱界的修士。为何昆仑界能够得到功德神殿赐下的功德宝物,广寒界却没有?”

    苏璟露出苦笑之色,很显然,他也是相当不甘心,可是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摇了摇头。

    “与我有关?”张若尘道。

    苏璟见张若尘已经猜到,也就不再隐瞒,道:“告诉你也没什么,反正你迟早都会知道。那一日,月神为了救你,可以说是得罪了整个功德神殿。功德神殿为了惩罚广寒界,就没有发放本属于广寒界的那一份功德宝物。”

    “张若尘,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功德神殿针对广寒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就算不是因为你,功德神殿也会找别的借口,继续打压广寒界。”

    因为自己,广寒界无数修士拿命换来的功劳,却得不到回报,张若尘怎么能不放在心上?

    张若尘的眼神,变得十分凌厉:“功德神殿如此不公,就该将它撞倒……”

    “在天庭界,千万不能亵渎神灵和神殿,就算心中再如何的恨,也只能藏在心里,必须要隐忍。”

    苏璟连忙阻止张若尘继续说下去,那种逆反神殿的话,月神可以说,那是因为月神有强大的实力,功德神殿也奈何不了她。

    但是张若尘这么说,万一让功德神殿的神灵听到,后果不堪设想。

     张若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心中的怒火,道:“功德神殿欠下的债,我迟早帮广寒界讨回来。商子烆不是要杀我吗?那就看一看,到底谁杀谁。”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一行人一直都在赶路。

    张若尘则是全身心都投入到修炼之中,一边修炼掌法,一边参悟掌道规则,只想尽快将龙象般若掌的第十一掌修炼到小成,甚至是大成。

    ……

    真理神殿与功德神殿一样,在天庭界有着无比超然的地位,正是如此,所以能够独占一座天域,命名为“真理天域”。

    真理天域没有沙陀天域那么广阔,但是,修炼环境却好了十倍不止,乃是宇宙各界修士梦寐以求的朝圣之地,很多神灵年轻时候都曾在这里修炼,并且留下属于自己的洞府和遗迹。

    想要拜入真理神殿,留在真理天域修炼,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苛刻的招收条件,足以将九成九的天之骄子挡在门外。

     当然,除了拜入真理神殿,成为真理神殿的弟子。

    真理神殿也会对各大世界发放一些名额,世界越是强大,功德值越高,得到的名额才越多。

    比如,在没有特殊奖励的情况下,广寒界每隔十年,才能得到三个名额。

    但是,有一些强大的世界,每个月得到的名额,都是广寒界的十倍、百倍。如此一来,也就造成一种现象,强界越强,弱界越弱。

    想要振兴一座弱界,就必须比别人更加努力十倍、百倍,并且还得有巨大的机缘。

    在真理天域的边陲,一座广阔的平原上,建立有数十座空间传送阵,一道道光芒在阵中闪现,每时每刻都有来自各大世界的修士,从传送阵中走出来。

    “哗——”

    随着光芒一闪,苏璟和张若尘等人的身影,出现在其中一座传送阵里面。走出阵法后,立即就有一位真理神殿的弟子迎上来,查看他们身上的真理印令。

    一共六枚真理印令,乃是真理神殿发放名额的时候,就送去了广寒界。

    那位真理神殿的弟子,名叫韩伤余,看起来三十来岁的样子,长得其貌不扬,检查了六枚真理令印之后,脸上露出轻视的神色,笑道:“原来你们是广寒界的修士,哏哏,去吧,先去那边登记。护送他们过来的这位前辈,你也要过去领一枚临时待在真理天域的令印。没有令印的修士,一旦被发现,轻则被驱逐出境,重则直接被处死。”

    听到那句“原来你们是广寒界的修士”,语气中的轻蔑,让在场的几位广寒界修士皆是感觉到相当刺耳。

    不就是真理神殿的弟子,有什么了不起?

    韩伤看出他们心中的不满,却是更加不屑,心中暗道:“一个排名倒数第三的大世界的修士,自以为在母界是一等一的人物,可是来到真理天域却什么都不是。说不定要不了多久,整个世界就会化为战场,在征战中毁灭,彻底消失在天庭界。这样一座弱界的修士,没有一丝与他们结交的必要。”

    就在这时,远处一道声音传来,“瑞亚界的亡虚神子驾临,韩伤赶紧前去迎接。”

    “亡虚神子又来真理天域修炼,太好了,以前都是我接待他,让很多倾慕亡虚神子的师姐师妹都嫉妒不已,这一次绝不能让她们抢先,能够与亡虚神子结交的机会可不多。”

    韩伤的心中大喜,没有再理会张若尘等人,立即向远处赶了过来。

    木灵希站在张若尘的身旁,双手抱在胸前,默默的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只觉得好笑,道:“看来真理神殿的弟子,并非个个都是身具傲骨的精英,也有攀龙附凤、狗眼看人低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