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614章 攻破
    以怜后、焱王、穹麟为首,阴阳殿中的上百位邪道修士,全部都脸色猛烈一变。

    在他们的上空,《万家灯火图》上悬浮着数千颗火球,烘烤大地,焚炼阵法,爆发出来的威势相当惊人。

    十座阵塔,必须全力以赴催动六件万纹圣器,才能将图卷挡住。

    其中任何一座阵塔出现意外,都有可能会让经纬天网阵土崩瓦解。

    怜后将宋氏师兄妹留下的四件祖器,交给另外四位邪道修士掌控,而她,则是化为一股阴寒的漩涡风劲,急速冲进阵塔。

    在她追进去之前,焱王已经先一步攻杀进去。

     ……

    阴阳殿外,各大世界的修士,能够清晰看见阵法内部的战斗,此刻全部都紧张起来。

    “张若尘闯入进阵塔,无疑是走上了一条绝路。只能胜,不能败。”

    “若是,张若尘无法毁掉阵塔,在焱王和怜后的联手攻击之下,必死无疑,逃都逃不掉。”

    “万一张若尘毁掉阵塔,经纬天网阵就会变得残缺不全,不可能挡住那张神图的攻击。”?“快看,又有一批邪道强者冲入阵塔,这下子算是将张若尘的退路完全封死。”

    ……

    焱王和怜后的实在太强大,如同两座大山一般,压得那些与阴阳界有仇的修士,根本不敢与阴阳殿为敌。

    如今张若尘遭到他们二人的围杀,自然是让很多修士都摇头叹息。

    妖绝王的目光,向纪梵心盯了过去,问道:“姑娘,你觉得张若尘凭借手中的几张符箓,挡得住焱王和怜后的围攻吗?”

    纪梵心的眼神平静,淡淡的道:“焱王和怜后乃是阴阳界的领袖,积累何等雄厚,他们的身上,肯定掌握有不少符箓。虽然,我很希望张若尘能够摧毁那座阵塔,但是……实力差距太大……”

    妖绝王又何尝不希望张若尘灭掉阴阳殿?

    但是,却不得不承认,焱王和怜后这两位霸主,不是张若尘这个小辈可以应付。况且,除了焱王和怜后,还有虎视眈眈的穹麟,与一直没有现身的邪成子。

    这四巨头,随便拧出一个,都能吓得一般的半步圣王跪地叩拜,哪里敢与他们交手?

    也就只有张若尘,才有那个胆量。

    纪梵心的话锋一转,道:“不过,毕竟是在阵塔的内部,太强大的手段,焱王和怜后也不敢施展出来。万一毁掉阵塔,就算镇压了张若尘,又有什么意义?”

    “也就是说,张若尘还有机会?”

    纪梵心道:“机会肯定是有,关键是看他的实力够不够硬。”

    ……

    阵塔中,张若尘与焱王对轰在一起。

    两人都动用了神魔符,一人出拳,一人出掌,发出“嘭嘭”的巨响,整个阵法的第一层,充斥着混乱的力量。

    或许是二人战斗爆发出的力量太强,竟是震得阵塔都在微微摇晃,不断有金属碎块,从上方掉落下来。

    若是,战斗散发出来的能量,再强大一些,恐怕阵塔会被打得粉碎。

    很快三息时间过去,张若尘身上的力量,在快速衰退。

    焱王的身躯高大,像是一尊盖世炎魔,嘴里发出大笑声:“没有神魔符的力量加持,你挡住本王的一拳吗?”

    张若尘的目光冷锐,快速取出第二张神魔符。

    随即,张若尘的身上,再次散发出神魔之威,力量又攀升到三步圣王的高度,逼得焱王不断向后倒退。

    “竟然还有一张神魔符?好小子,竟然携带了这么多厉害的符箓,说吧,到底是谁在背后帮你?”

     焱王的脸色沉冷,不相信就凭张若尘的财力,买得到七级浮屠符、神魔符,肯定是有一座强界在暗中支持他。

    又过去七息时间,焱王的那张神魔符,力量在渐渐消散,而张若尘却是越战越强,压得焱王几乎是要退到塔门的外面。

    焱王在同境界,几乎一拳就能击毙对手,今天倒好,竟然被一个半步圣王的小辈压着打,心中自然是愤怒不已。

    就在他准备动用另外一张更加强大的符箓之时,张若尘却是爆退而回,急速向阵塔的第二层冲去。

    焱王回头一看,只见,怜后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连一个张若尘都收拾不了,你还真是让我失望。”

    怜后轻飘飘的说了一句,爆发出最快的速度,追向第二层,赶去截杀张若尘。

    “嘭嘭。”

    突然,通往阵塔第二层的入口处,滚下来一颗拳头大小的金属铁球。

    “什么东西?”

    怜后的灵觉很敏锐,察觉到危险,于是,立即避开了那枚金属铁球,撑起一把青竹扇,挡在身前。

    可是,追在怜后后方的焱王和大群邪道修士,却来不及退避。

    “嘭。”

    金属铁球爆碎而开,释放出一大片血雾,向四面八方逸散出去。

    血雾蕴含极其可怕的腐蚀力量,使得阵塔的地板和墙壁,都发出“哧哧”的声音,快速变得漆黑。就连地板和墙壁的阵法铭纹,似乎也都有些抵挡不住。

    其中,一位最先接触到血雾的邪道修士,口、鼻、耳、眼不断涌出鲜血,就连头颅内的圣魂都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片刻后,那位邪道修士,化为了一滩脓血。

    “小心,那是一种血毒,沾不得。”

    怜后的脸色,变得颇为苍白。

    因为,她发现,手中那把万纹圣器级别的青竹扇,竟然都被血雾腐蚀。扇中的器灵在哀嚎,渐渐的,失去了声息。

    这到底是什么血毒,怎么会如此恐怖?

    怜后怀疑,即便是以她的强大修为,一旦沾上血毒,恐怕也很难清理。

    怜后立即使用青竹扇笼罩全身,快速向塔外冲去。

    刚刚冲出阵塔,逃出血雾的范围,怜后手中的青竹扇,便是“嘭”的一声爆裂,化为一块块血红色的碎片。

    焱王虽然也逃出阵塔,但是,运气却没有那么好。

    他的胸口,沾上了一缕血雾,皮肤和血肉已经腐烂,并且还在向外扩散。

    这个时候,也顾不得继续去追杀张若尘,焱王连忙调动体内已经修炼到大成的九种火焰,焚炼侵入进体内的血毒。

    先前,跟随怜后一起冲入进阵塔中的十数位邪道强者,一个都没有逃出来,多半是凶多吉少。

    观战的各界修士,全部都面面相觑,相当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若尘到底动用了什么手段,为何将实力强大的焱王和怜后,从阵塔中逼退了出来?

    而且,焱王似乎还受了不轻的伤势。

    半晌后,焱王压制住体内的血毒,重新睁开了双目,道:“好恐怖的毒,幸好我只是沾上了一缕,否则恐怕会死在阵塔里面。”

    怜后的双眸凝重,道:“血雾堵住了进入阵塔的塔门,我们已经无法阻止张若尘。现在,我们应该思考的是,一旦经纬天网阵被攻破,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局势?”

    焱王的脸色变得十分难堪,意识到数万年以来,阴阳殿最大的危机,已经来临。

    邪成子和穹麟赶了过去,与焱王和怜后聚在一起,商议接下来的对策。

    ……

    阵塔中,张若尘一路向塔顶冲去,虽然遭遇了镇守阵塔的邪道修士的阻拦,但是,却都被他轻松击杀。

    可以说,阴阳殿中,除了圣王级别的人物和《圣者功德榜》上的天骄,别的邪道修士,想要挡住他的一剑,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至于先前扔出的金属铁球,乃是古松子送给他。

    古松子是昆仑界最厉害的用毒高手之一,铁球中,装的是精炼后的冥王血毒,堪称是古松子炼制出来的最强毒物。

    当时,古松子将金属铁球送给张若尘的时候,可是相当舍不得。即便是他,花费了上百年时间,也才炼制出来这么一枚。

    张若尘已经使用精神力探查了第一层阵塔的情况,心中暗暗吃惊,阴阳殿的十多位邪道高手,竟然全部都变成脓血。

    其中还包括三位圣王级别的强者。

    半刻钟后,张若尘击毙主持乙号阵塔的所有邪道修士和阵法师,顿时,阵塔顶端的光柱,渐渐变得暗淡,最后完全收敛回阵塔内部。

    十座阵塔连在一起,才是一个整体。

    一旦其中一座阵塔出了问题,经纬天网阵也就出现巨大的破绽,威力会大打折扣。

    果然,随着乙号阵塔的光柱消失,悬浮在半空的六件万纹圣器受到巨大的影响,在《万家灯火图》的镇压下,变得摇摇欲坠。

    “轰!”

    整个天都圣市的修士,全部都沸腾起来,相当激动,意识到灭掉阴阳殿的契机,真的已经到来。

    纪梵心那双浩渺的眼眸,闪过一道明亮的光芒,道:“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狂徒,竟然还真的成功了?”

    妖绝王的脸上露出笑容,道:“的确很狂,竟然敢独自一人去闯阴阳殿。不过,姑娘应该也看出,张若尘虽然狂妄霸道,但却准备得很充分,并不是自寻死路一般的一头撞上去。除了我们给他的那些符箓,他自己也准备了不少底牌。”

    很显然,纪梵心对张若尘的印象,又有一些改观,道:“符箓只是外力而已,只有真正懂得把握时机的修士,才能将符箓的威力发挥出来。而且,张若尘在穹麟、怜后、焱王的手中,居然撑了那么久,真的是很了不起。”

    “张若尘一个人就杀了阴阳殿数十位潜力无穷的高手,相当于杀了一大批未来的大圣,这样的手段,即便是老夫,自问也很难做到。”妖绝王道。

    看见经纬天网阵即将被攻破,先前那些还在观望的修士,不再犹豫,纷纷出手,同时向阴阳殿发起了攻击。

    经纬天网阵只是挡住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便是轰隆一声,爆碎而开。

    阵法下方,十座宏伟的大殿和十座高耸的阵塔,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缝,随后,四分五裂,坍塌成了废墟。

    整个阴阳殿,除了月神的神像还立在那里,别的一切建筑,全部都被夷为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