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680章 撕破脸
    巫神天子的气度超凡,站在那里,犹如一座能够吸收走所有光和热的黑洞,让人无法看透。

    “哗——”

    衣袖一挥,两枚圣果飞出来,悬浮在张若尘的身前。

    “林公子,这两枚圣果都是在这片殿宇里面采摘到,申某已经探查过,服用它们后,可以提升修士近万道圣道规则。”

    巫神天子面带笑容,没有提让张若尘拿圣药和圣果出来交换。

    他注意了张若尘很久,发现张若尘交换了很多提升修为的圣果和圣药,身上估计已经没有还能拿出来交易的宝物。

    张若尘对那两枚圣果,自然是很感兴趣。

    只不过,像巫神天子这样的强者,怎么可能因为两枚圣果的交易,主动见他这个无名小卒?

    一万道圣道规则,对低境界的圣王而言,的确是相当了不得。可是,对那些已经修炼出数十万道、上百万道圣道规则的高境界圣王来说,却算不得什么。

    巫神天子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巫神天子看出张若尘渴望得到两枚圣果,可是,他却克制住自己,没有动手去取,于是说道:“林公子只要对这两枚圣果感兴趣,尽管拿去服用,不必急着拿出等价的宝物交换,就当大家交个朋友。”

    张若尘深知“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的道理,于是,连忙摇头:“那怎么行?既然是交易,当然得公平才好。”

    “难道此人的身上,还有提升修为的宝物?”巫神天子有些意外。

    张若尘取出一枚真妙圣果,递向巫神天子。

    妖媚女子代替巫神天子去取,接过真妙圣果后,使用精神力侵入圣果探查了一番,随即杏眸中露出一道吃惊的神色。

    她传出一道精神力,告诉了巫神天子。

    巫神天子的眼中露出情绪波动,道:“林兄还真是深藏不露,让申某佩服。不过,你的这枚圣果的价值,还在那两枚圣果之上。拿出来交易,会不会太吃亏了一些?”

    “就当交个朋友嘛!”

    张若尘面带笑容,收起悬在半空的两枚圣果,转身就准备离开。

    “林公子,且慢。”

    巫神天子唤住了张若尘,随即使用精神力传音:“其实,我们可以做一笔更大的交易。”

    “更大的交易?”张若尘顿住脚步。

    巫神天子找他,果然另有目的。

    巫神天子开门见山的道:“神泉对我有大用,只要林公子来助我一臂之力,千星天女给你什么价码,我给你双倍。”

    “竟然与神泉有关。”

    张若尘不想得罪巫神天子,随即笑道:“天子殿下不是请了普善大师?我的这点空间造诣,未必比普善大师强多少,恐怕帮不上什么忙。”

    “林公子太谦虚了,刚才你的那招隔空取物的本领,普善远远做不到。”巫神天子道。

    答应巫神天子,显然是不行。

    就在张若尘思考,该如何拒绝巫神天子,又不至于得罪他的时候,天初仙子的弟子李妙含走了过来。

    李妙含先是对着巫神天子微微躬身行礼,才又对张若尘说道:“林公子,家师也想与你做一笔生意,希望能够见你一面。”

    张若尘心里苦笑,不用猜也知道,天初仙子必定也是想要请他帮忙夺取神泉。

    一下子,他竟然成了香馍馍,各方势力都想拉拢。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毕竟任何一方他都不能得罪。

    张若尘打算借此机会,先摆脱巫神天子,道:“天子殿下,天初仙子一直都是我十分倾慕的对象,要不我先去见一见她,再谈刚才的事?”

    巫神天子倒是一点都不生气,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林公子去吧!不过,林公子也别忘了刚才申某开出的价码。”

    张若尘正要与李妙含一起去见天初仙子,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林岳,你要去哪里?”

    千星天女迎面走来,高瘦瞎子和大胡子紧跟在她的身后。

    李妙含迎了上去,道:“拜见天女殿下。家师想要与林公子交易提升修为的圣果和圣药,特地命我来请他。”

    千星天女的酥峰挺拔,俏生生的站在对面,明眸皓齿的一笑:“妙含,交易圣果和圣药,何必找他?既然洛姬姐姐有提升修为的圣果和圣药,应该与我交易才对,怎么能够便宜了一个外人?走,带我去见洛姬姐姐。”

    随后,千星天女又向巫神天子盯了过去,笑道:“申大哥,林岳可是我的人,你别欺负他啊!”

    “怎么可能?为兄与林公子只是单纯的交易了两枚圣果,相谈甚欢。”巫神天子面不改色的道。

    千星天女收起笑容,对大胡子说道:“你先带林岳回去。”

    千星天女与李妙含一起去见天初仙子,而张若尘与大胡子,却回到了星芒车的旁边。

    这样的结果,即让张若尘轻松了一大截,心中却也有一些小小的遗憾。

    要知道,天初仙子可是名动诸天万界的美人,天仙下凡一般的人物,只要是个男人,谁不想近距离的看一看她?

    没过多久,千星天女身形款款的返回,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道:“上车。”

    在无数修士羡慕的眼神中,千星天女和张若尘一前一后,进去星芒车中。

    “居然能够与美丽出尘的千星天女共乘一车,林岳这个家伙何德何能?”有人露出愤懑的神色,犹如自己的心头肉被咬了一口。

    “谁叫别人的空间造诣高,没看见巫神天子和天初仙子都争相拉拢?”

    “羡慕啊,早知道我也该修炼空间之道,哪怕得到千星天女和天初仙子任何一位的青睐,人生也就圆满。”

    ……

    很多修士都在羡慕和嫉妒,还有一些则是咬牙切齿,他们脑海中浮想联翩,总觉得张若尘和千星天女坐在车中,肯定会发生一些什么事。

    星芒车中。

    千星天女的神情肃然,眼神微寒,道:“巫神天子给你开了什么价码?”

    “这是我自己的事,为什么要告诉你?”张若尘有些反感千星天女那么强势的样子,就好像他真的是她的人一样。

    千星天女道:“你要清楚一件事,只有我才知道须弥圣僧的陨落之地。而且,他们根本不知道你是张若尘,更不知道你的身上有真理奥义,否则他们对你的态度,未必还有现在这么友善。你要记住一件事,在这里,只能听命于我一人。”

    “你在威胁我?”张若尘的眼神一沉。

    他身上的气质,瞬间发生改变,不再像刚才那么温润,反而像是一只露出利齿的凶兽。

    千星天女被张若尘的眼神震慑了一下,芳心轻颤。

    从小到大,在同境界,能够与她直视的生灵都少之又少。刚才,张若尘的一道眼神,却将她慑住了片刻。

    一直都心高气傲的千星天女,不禁生出一股莫名其妙的气恼,挺起胸膛,傲然的道:“威胁你又如何?若是敢不听从本天女的命令,你的身份,立即就会……你干什么?”

    “杀你。”

    张若尘动用出空间扭曲的手段,五指捏成爪形,电光火石之间,手指竟是触碰到千星天女那雪白的玉颈。

    张若尘可以与千星天女合作,却绝不受她的威胁。

    与其受制于她,不如撕破脸,来个鱼死网破。

    “哧哧。”

    千星天女那双美丽的眼瞳,涌出淡淡的神芒,紧接着,脖颈位置的肌肤,有莹白色的神纹浮现出来。

    神纹,很像是一片片玉质的花瓣,沉在她的雪肤下方,挡住张若尘出其不意攻出的一爪。

    紧接着,“嘭”的一声,千星天女的娇躯散裂而开,化为一粒粒星光,充斥在整个车厢房间里面。

    浩渺的声音响起:“就知道你不服气,既然如此,本天女只能亲手击败你,打得你服气,最终臣服于本天女的脚下。”

    每一个字,都从不同的方位传来,给人一种飘忽不定之感。

    张若尘立即释放出庞大的精神力与空间领域,但是,让他意外的是,在车架中,根本感知不到千星天女。

    难道她已经离开星芒圣车?

    蓦地,张若尘生出一股极度危险的预感,连忙施展出空间挪移,消失在原地。

    “哗——”

    在他刚才站立的位置,成千上万粒星辰光点,凝聚成一柄晶莹剔透的战剑,将他留在原地的影子,斩断成了两截。

    可想而知,若是张若尘的反应稍微慢了一丝,恐怕就会被战剑劈成重伤。

    “千星天女依旧在圣车里面,但是为何空间领域都找不到她?”

    盯着车厢中密密麻麻的星辰光点,张若尘心中一动,猜到了什么。

    “难道,千星天女化为了本源微粒状态?”

    如果真是如此,只能说明,千星天女的本源之道,修炼得还不够精深。

    因为,真正的本源微粒,几乎是无影无形,精神力大圣打开天眼都很难观察到。

    张若尘笑了笑,道:“你再不现身,我就将所有星辰光点,全部都打入进虚无空间。”

     千星天女没有回应他,反而车厢中的星辰光点,还快速旋转起来,在酝酿下一波攻击。

    张若尘的眼中露出锐芒,十指屈伸,就要撕裂开一道空间裂缝,吞噬那些星辰光点。

    出乎张若尘预料的事发生……

    车厢中的空间,坚固到了极点,他全力调动空间力量,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以为本天女的星芒圣车,只是一辆代步工具吗?在星芒圣车中,我就是无敌的女王。”

    “嘭。”

    一团星辰光点,化为一只纤长的玉手,击在张若尘的胸口。张若尘激发出百圣血铠,以双臂抵挡,却依旧被轰飞,撞击在车厢壁上面。

    铠甲里面,两只手臂淌出圣血。

    可想而知,千星天女刚才那一击爆发出来的力量是何等恐怖,别说是三步圣王,就是六步圣王的力量,也未必有那么强大。

    “真妙,真妙。”

    真妙小道人的声音响起。

    “真妙,你大爷。”张若尘的心情很不好。

    真妙小道人连忙改口:“不是,张若尘,贫道是想说,需不需要贫道出手,助你镇压那个小丫头?”

    “不用。”

    张若尘释放出青色的净灭神火包裹全身,随后火焰向外蔓延,前去炼化那些星辰光点。

    “哧。”

    车厢中的地面和墙壁,浮现出阵法铭纹,数十座阵法同时运转起来。

    其中,地面上的那一座阵法,释放出大量极阴冥冰之气,竟是压制住净灭神火,并且还向张若尘反扑。

    “张若尘,你忘了本天女是一位阵法圣师吗?”

    千星天女的声音再次响起,并且在星辰光点的光团中,飞出九根闪电一般的锁链,从各个不同的方位,向张若尘缠绕过去。

    车厢中,两人斗得不可开交,打得星芒圣车不停摇晃,而且晃动得越来越厉害。

    瞎子和大胡子想要冲进车中,但是,他们似乎是收到了千星天女的传音,随即停了下来,继续守在圣车的旁边。

    “不是吧!这里可是一处凶杀险境,他们居然有心思做那种事?太过分了,可恶。”一位爱慕千星天女的生灵,咬牙切齿的说道。

    “车震吗?”

    “你不说出来会死吗?”

    “应该不至于吧!在场修士众多,千星天女怎么可能那么开放……不过也说不准,毕竟一男一女共乘一车,车还摇晃得那么厉害,不好解释啊!”

    “为了夺取神泉,有些贵为天女的人物,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

    很多修士都在恶意猜测,想到圣车中的香艳画面,就让他们热血沸腾,或者是怒火冲天,觉得林岳那个混蛋也太幸福,让人嫉妒。

    天初仙子、巫神天子等人,也都皱起眉头,在思考,林岳和千星天女到底在干什么?

    首先,他们就否定两人在战斗。

    若是在战斗,大胡子和瞎子早就已经冲进车中,怎么可能如此淡定的站在外面?

    况且,林岳本来就是千星天女的人,两人也不可能战斗。

    “哗啦,哗啦。”

    圣车摇晃得更加厉害,没有停歇。

    如此一来,巫神天子这些修士的脸色,全部都变得有些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