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721章 昆仑,孔乐
    张若尘的身后,站着一位十一二岁的少年,虽然稚气,但是却眉目清秀,唇红齿白,浑身喷薄神圣的霞光。

    此刻,那少年却是愣住。

    以他圣者境界的修为,全力以赴刺出的一剑,竟然连张若尘的护体圣气都穿不透。

    张若尘体内的圣气运转起来,随即一股强劲的力量涌出,将那少年震得向后倒飞数十丈远。

    此时,小黑和真妙小道人都追进道场,除此之外,道场中的一些侍女和广寒界的年轻天骄,也都闻声赶来。

    他们不敢出手。

    因为那少年和小丫头都与张若尘颇为相像,说没有关系,估计没有人会信。

    张若尘向那蟒袍少年盯了一眼,发现此子与池瑶长得极像,但是,眉宇间又有几分张若尘的影子。

     张若尘的心情很是复杂,想要弄清楚其中的原因,于是径直向那个小丫头走了过去。

    这个小丫头的体内有五行混沌气在流动,很像是拥有五行混沌体,容貌与张若尘长得极其想象,肌肤晶莹剔透,黑色长发随风摇曳,一双美丽的星眸闪扑闪扑,神情疑惑盯着张若尘。

    蟒袍少年大喝一声:“妹妹,张若尘多半是使用出了变化之术,想要迷惑我们,赶紧退远一些。”

    那个小丫头提着圣剑,急速向后倒退。

    可是,张若尘是何等人物,只是简简单单迈出两三步,就走到她的身前。

    “你……你要干什么?”

    小丫头有些惊骇,连忙挥动圣剑,动用出剑四大圆满的剑意,划出一道剑弧,斩向张若尘的脖颈。

     张若尘的两指并合,夹住圣剑的剑锋,直接将她的那柄圣剑夺走,随后探出一只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探查了起来。

    “张若尘你这个狗贼,放开我妹妹。”

    蟒袍少年的眼中露出冷沉之色,体内圣气完全调动起来,双手抓住剑柄,全力以赴一剑向张若尘劈斩过去。

    “嗷!”

    一条半透明的龙影,从圣剑中涌出。

    张若尘伸出另一只手,隔空一抓,击碎龙影,将蟒袍少年擒拿,捉到了手中。

    “五行混沌体。”

    “真神之体。”

    张若尘探查出了他们的体质,手指不禁微微颤抖。

    想要继续探查他们的血脉,却以失败告终。

    他们二人的血脉,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掩盖,所有气息都发生了一定程度的改变,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探查。

    不过,蟒袍少年能够拥有真神之体,也就很有可能是神子。

    因为神在十月怀胎的时候,自身的血液和修炼感悟,与胎儿融为一体,相当于是在不断淬炼胎儿的体质,提升胎儿的天资。

    很多神子神女,刚刚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不弱的修为,与最强大的体质。

    “张若尘,放开我,有本事压制修为,与我同境界一战。”蟒袍少年的眉宇间,有一股不服输的狠劲,一双傲然的眼睛,散发出慑人的神光。

    张若尘略微思索了一番,随即将他们放开,道:“好啊!想要我压制境界与你们一战,除非你们先回答我一些问题。”

    “我们凭什么要回答你问题?”那个小丫头道。

    张若尘的身上,释放出一股冰冷异常的寒气,与杀气,向他们二人涌了过去。

    他们二人的眼前,除了张若尘,所有景象都消失。只见,此刻的张若尘犹如是化为一尊盖世魔神,浑身散发出浓密的血气,给他们造成巨大的压力。

    蟒袍少年的意志坚定,没有被杀气吓住,冷哼一声:“好,只要你敢与我同境界一战,并且分出生死,回答你几个问题又如何?”

    张若尘问道:“你和你妹妹叫什么名字?”

    “池昆仑。”蟒袍少年道。

    白衣小丫头道:“池孔乐。”

    “孔乐……”

    张若尘念出这两个字,十指立即捏紧,心脏有些绞痛。

    对于别人来说,“孔乐”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但是,对张若尘而言,却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

    确切的说,对张若尘和池瑶都要非同一般的意义。

    八百年前,张若尘被池瑶杀死的前一夜,他们二人就在是圣明城外的孔乐山,拥在一起,观赏整个皇城的夜景。

    那时,雪花飘零,万家灯火。

    八百年后,池瑶变化成黄烟尘的模样,在圣明城第一次与张若尘相遇,他们二人也是前往孔乐山,在那里相互依偎,观赏灯火通明的古城。

    因此,听到“孔乐”这个名字,张若尘已经明白了很多东西。

    “为什么?为什么?既然你是那么无情的一个人,为什么要给她取名叫孔乐?”张若尘苦笑。

    池昆仑冷声道:“魔头,你还有什么问的吗?”

    “魔头?”

    张若尘轻轻一叹,道:“你们的父亲是谁?”

    听到此处,池昆仑和池孔乐的情绪都变得相当激愤。

    最终,还是池孔乐要理智一些,说道:“我们的父母,都是死在你这个杀人魔头的手中。”

    “当初,你带领前朝逆贼攻打圣明城和凌霄天王府,见到我们池家的人就杀,制造了滔天杀戮,不知多少无辜的人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痛失至亲,我们的父母就是在那一战中被你的属下杀死。”

    只要是战争,就一定会有很多无辜的人死去。

    冤冤相报,永无止尽。

    张若尘道:“这些都是池瑶告诉你们的吧?”

    池孔乐对池瑶显然是相当崇敬,道:“师尊是神,她说的话,自然都是事实。再说,我亲自查阅过当年的那一战,的确是你这个逆贼发动。那一夜,凌霄天王府被鲜血染红,堆尸成山,你赖不掉的。”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没错,那场战争,的确是由我发动。但是,你们知不知道八百年前,池家也发动了战争,屠杀了我张家多少族人?又有多少无辜的人死去?”

    池昆仑冷哼一声,显然是无言以对,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

    池孔乐却是颇为聪慧,说道:“冤有头,债有主。当年是你发动战争屠灭了凌霄天王府,所以我和哥哥直接来找你报仇,而不是去报复你的那些属下。因此,八百年前的仇和怨,你应该直接去找女皇师尊和太上青帝,而不是对凌霄天王府的那些无辜的人大开杀戒。可是你不敢,因为女皇师尊伸出一根手指,就能按死你。”

    小黑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说得没错,很有道理……”

    见到张若尘的眼睛瞪了过去,小黑才是连忙憋住笑声,严肃的道:“小丫头倒是伶牙俐齿,但是话不能这么说,凌霄天王府中或许是有无辜的人,但是更多的却是刽子手。”

    “你知道的东西,都是你们的那位女皇,或者是池家的长辈告诉你们的。但是,他们不会告诉你们,凌霄天王府对圣明中央帝国的臣民进行了血腥的清杀,不知多少无辜的人,都变成他们的刀下之魂。”

    “而且,张若尘带领圣明中央帝国的大军攻破凌霄天王府后,便是下令,尽量放过那些老弱妇孺,不准任何修士滥杀无辜。所以,你们根本不了解张若尘。”

    池昆仑冷哼一声:“了不了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父母的的确确是因他而死。”

    张若尘问道:“以你们的修为,来找我报仇,与送死有什么区别?我很好奇,是谁让你们来杀我的?池瑶吗?”

    “杀你,还需要别人指使吗?”

    紧接着,池昆仑又道:“张若尘,别以为你的修为有多少了不得,若是你敢压制修为与我一战,我一只手就能杀你。”

    张若尘盯了他半晌,道:“你先前说,一定要分出生死?”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我们本就是不死不休。”池昆仑道。

     池孔乐想要劝阻池昆仑,传音道:“张若尘相当厉害,不是平庸之辈,哥哥,你别冲动。来之前不是说好,今天只是来试探他的实力,然后就使用文帝爷爷的圣相符逃走?”

    池昆仑摇了摇头,充满自信,道:“不用为我担心,同境界,我无敌。”

    张若尘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有不败的信心,是一件好事。但是,我还是想要问一句,你败过没有?”

    “没有。”

    池昆仑道:“在同龄人和同境界,没有任何人接得了我三招。包括那些压制了境界的圣王,在同境界,我也能轻松将其击败。”

    张若尘又道:“再问你一句,你承受得住失败的打击吗?”

    “我不可能会败。”池昆仑道。

    张若尘不再多言,随后将境界压制到上境圣者,道:“你们兄妹一起出手吧,若是能够在我手中走过十招,今日,我便不杀你们。”

    “狂妄,何须我妹妹出手,我单手就能镇杀你。你不用剑,我也不用。”

    池昆仑傲气十足,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帝皇之气,右手捏成掌印,体内响起震耳欲聋的龙吟,随即手臂上面长出细密的龙鳞,一掌向张若尘击了过去。

    张若尘站在原地,迎着呼啸而来的掌力,点了点头,果然很厉害,难怪敢声称“同境界无敌”。

    即便是张若尘,也不得不正视这个年龄幼小的对手。

    “轰隆。”

    张若尘一掌拍了出去,将那磅礴大气的掌劲击散,结结实实的轰击在池昆仑的手掌上面,顿时震得池昆仑全身猛颤。

    池昆仑的脸色急变,另一只手也凝聚出掌印,双掌齐出,可是……依旧挡不住,张若尘的掌力排山倒海一般的压来,压得他只能向后倒退,才能将力量化解。

    “掌法是调动全身的力量,通过手掌爆发出来,而不是简简单单的修炼手和掌。你对掌法的理解,还差得很远。”张若尘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