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722章 惨败
    池昆仑的悟性极高,瞬间便是悟透张若尘的这句话。

    “噼噼啪啪。”

    他的全身骨骼都在响动,从足底,经过小腿、大腿、腰腹、胸背,随即全身力量都调动起来,从他的双掌喷薄而出。

    在这一刻,池昆仑竟是停止后退,身体绷紧如弓,硬挡住了张若尘的掌力。

    就在他大喜过望的时候,张若尘的手掌心又是凝聚出一个漩涡,形成一股强大的吸力,向前一拖,顿时池昆仑身体前倾,重心不稳,被张若尘甩飞了出去。

    张若尘从始至终都只用了一只手,另一只手背在身后,道:“刚才我若是用上另一只手,你已经被我拍死。你的力量还不错,可惜对力量的运用却差得很远,遇到真正的高手,便是不堪一击。”

    听到“不堪一击”四个字,池昆仑便是发出一声长啸,唤出圣剑,施展出池家的绝学。

    “归一剑诀。”

    剑气如虹,化为一道白光,直刺张若尘的眉心。

    归一剑诀乃是青帝修成大圣之时,归纳一生成就,融合万千武学,创造出来一招剑诀,即便是剑帝雪红尘都曾说过,归一剑诀没有破解之法。

    剑诀,没有破解之法,那是因为使用的人是青帝。

    池昆仑虽然使用出了归一剑诀,但是,在张若尘看来,却有好几处破绽。

    张若尘的手掌向虚空一抓,掌心凝聚出一柄白色圣气长剑。

    白色圣气长剑的坚韧程度,显然是远远比不过池昆仑手中的那柄圣剑,因此,张若尘没有使用硬碰硬的招式,而是以玄妙的剑招,击中剑诀的一处破绽。

    “噗嗤。”

    圣气长剑穿过剑气层,剑尖抵在了池昆仑的脖颈位置。

    池昆仑只感觉一股凉气,冻得他脖子都僵住,不敢再有一丝一毫的妄动。

    “别杀我哥哥。”

    池孔乐脚踩玄奇无双的步法,不断变换方位,出现到了张若尘的右侧,一剑挥斩过去。一缕缕净灭神火,从她的手掌心涌出,包裹住圣剑。

    “啪。”

    张若尘的那柄圣气长剑,被她一剑斩断,化为了一团圣气。

    紧接着,池昆仑和池孔乐同时出手,结成一座剑阵,向张若尘攻击了过去。

    “剑斩乾坤。”

    “破碎星河。”

    两人配合在一起,战力增长了一大截,竟是逼得张若尘都连连向后倒退,不得不用出第二只手。

    人影交错,剑气纷繁。

    池昆仑和池孔乐越战越强,结成的剑阵,犹如是一条真龙与一只神凤在遨游天地。

    “时间紊乱。”

    “空间龟裂。”

    池昆仑施展出空间力量,池孔乐施展出时间力量,并且都与剑法融为一体,同时向张若尘攻击过去。

    只不过,他们二人的修为还是太低,在天庭界,施展出空间力量和时间力量,很难造成太大的破坏力。

    时间流速只是微微变得有些紊乱,空间也只是裂开了细小的裂缝。

    即便如此,有时间力量和空间力量的加持,他们的剑阵也变得更加可怕,其中一道空间裂缝,竟是斩在张若尘的衣角上面,留下了一道小小的口子。

    真妙小道人看得目瞪口呆,道:“这两个小家伙竟然如此厉害,在同境界,能够压制张若尘。”

    小黑轻笑了一声:“两个小家伙的确厉害,但是战斗经验和对圣道的理解,都还差得很远。张若尘可是从尸山血海中爬过来的人物,不知经历了多少生死大战,对付他们,只是轻而易举的事。不过,张若尘似乎是在试探他们的极限战力,一直都没有使用出全力。”

    池昆仑和池孔乐一边使用剑法,又动用空间和时间的力量,圣气消耗得相当厉害,小脸越来越涨红,不停滚落下汗珠。

    张若尘看出他们已经到了极限,也就不再留手,道:“结束了!”

    “铮!”

    剑鸣声响起。

    沉渊古剑飞了出来,落入张若尘的手中。

    张若尘的手腕一扭,一道圆形的剑气光弧飞出,打得池昆仑和池孔乐宛如稻草人一般抛飞出去。他们二人的圣剑,掉落在地上。

    “嘭嘭。”

    池昆仑和池孔乐坠落到了地上,手掌上全是一道道细小的血痕,鲜血淋漓。只不过,那些血痕都很浅,没有伤到经脉和骨骼。

    张若尘冷漠的道:“既然你们接住了我十招,今天便不杀你们,下一次,你们最好想清楚后,再来找我报仇。命,只有一条,得珍惜。”

    池昆仑和池孔乐从地上爬了起来,收回圣剑,便是立即退出月神道场。

    他们二人离开天都圣市后,池昆仑的脸色变得难看,紧咬着牙齿,眼中充满不甘,道:“张若尘一直都在戏耍我们,他的实力……怎么可能这么强,在同境界,居然完全无法与他抗衡。难道以前那些人与我交手的时候,都在让着我,根本没有用出全力,我根本就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强大。”

    池孔乐抓住池昆仑的一条手臂,道:“哥哥,并不是你的实力不够,而是张若尘太强。我们现在都还很年轻,今后一定可以超越他。”

    池昆仑的内心难以平静,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败过,今天,却被自己的仇人击败,而且还是惨败,可想而知这一败对他心境的冲击有多么巨大。

    一道高大威武的身影,站在一座小山丘的顶部,背着双手,身穿青色龙甲,正在等他们。

     此人,乃是池家的第一英杰,九大界子之一的池万岁。

    池万岁在天轮印中修炼了近百年,早已不再年轻,眼中有着一股沧桑之感,浑身散发出一股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势。

    那是圣王才有的威势。

    “拜见叔叔。”

    池昆仑和池孔乐拱手向他行礼。

    池万岁瞥了他们一眼,问道:“怎么样,与张若尘交手了吧?”

    “嗯。”池昆仑咬着牙回应了一声。

    “结果如何?”池万岁问道。

    池昆仑的牙齿咬得更紧,一言不发。

    池万岁明白他们必定是失败,便是轻叹一声:“在同境界,就连你们二人都不是张若尘的对手,他的实力到底是强大到了何等程度?”

    池孔乐的眼中充满疑惑,问了出来:“叔叔,我不明白,张若尘的实力那么强大,你为何让我们去杀他?叔叔又是如何知道,张若尘一定会答应与我们同境界一战?万一他不答应与我们同境界一战,我们岂不是去送死?还有……张若尘的真正容貌,到底长什么样子?”

    池万岁深深的盯了池孔乐一眼,道:“你们拥有文帝大人的圣相符,想要脱身,张若尘拦不住你们。另外,为池家那些死去的长辈报仇,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你们无需问那么多。”

    “可是……”池孔乐道。

    “没有可是,难道女皇和我还会骗你们?张若尘就是前朝逆贼,就是你们的仇人,杀他,是你们拼尽一切都要去做的事。”池万岁严厉的说道。

    池孔乐没有再问,但是心中却在思考。

    她有些怀疑,张若尘并没有使用变化之术,那就是他的本来容貌。可是,她为何会与张若尘长得那么相像?

     “你们先回道场,继续修炼,参悟真理规则,争取早日渡过真理之海的第一层海域。”池万岁道。

    池孔乐和池昆仑离开后,池万岁的目光,扫视四方,沉声道:“出来吧!本王知道,你就在附近。”

    虚空中,响起张若尘的浩渺声音,带有几分冷意:“知道我来了,你还不逃?”

    “为什么要逃?本王闭关修炼近百年,就是为了找你报凌霄天王府的血海深仇。”池万岁唤出了一根麒麟长槊,提在手中,浑身散发出万丈金芒。

    张若尘的声音,再次响起:“是你指使他们去月神道场杀我?”

    “没错。”池万岁道。

    “池万岁,以前我还敬你是一个恩怨分明的豪杰,但是这一次,你将心机用错了地方。”

    天穹之上,凝聚出一条宽阔的长河,发出振聋发聩的水流声,这片天地的圣气源源不断汇聚了过去,与长河融为一体。

    “轰隆。”

    一道小山那么巨大的拳印和数十里长的长河,同时从天而降。

    池万岁的眼神一沉,激发出麒麟长槊中的铭纹,爆发出四耀圆满力量,向上空挥击了出去。

    百年修炼,池万岁的修为境界猛增,已经达到五步圣王的层次。

    突然,从天而降的拳印,攻击力量急增数倍,超过池万岁的承受极限,将他打得沉入进地底。

    张若尘现身出来,将池万岁提了起来,甩了出去。

    随即,拳头犹如雨点一般,击在池万岁的身上,打得他不断吐出鲜血,最后重重的软瘫在地上。

    “嘭。”

    张若尘一脚踩在他的胸口,将他的身体踩得陷入进地底,眼神冷沉的道:“想要报仇,最好直接一些。利用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你就是在找死。”

    池万岁有些沮丧,嘴里发出笑声:“百年修炼,在你面前竟然依旧是不堪一击。张若尘啊,张若尘,我也不知该佩服你,还是该可怜你。你自己的孩子,却将你当成仇敌,悲哀,实在是悲哀。”

    “噗嗤。”

    张若尘唤出沉渊古剑,一剑刺了下去,穿透池万岁的心脏,将他钉在地上,目光十分冷厉的问道:“说吧,你想怎么死?”

    池万岁痛得浑身颤抖,脸色苍白如纸,心脏中的圣血,顺着沉渊古剑不断涌出来,浸红了周围的泥土。

    “剑下留人。”

    两道人影,从天边急速飞来,形成两串残影。

    顷刻间,那两道人影便是冲到张若尘的身前,凝聚成九天玄女和青霄的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