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742章 幻阵
    经过五次传送,张若尘一行人跨越一百多万里,来到距离须弥道场不远的地域。

    向西方眺望,在百里之外,张若尘看见一座佛光冲天的道场,坐落在一片碧波荡漾的湖泊中心。

    道场中,建有数十座金碧辉煌的庙宇。

    最中心的位置,坐落着一座七十二层佛塔,似一座山峰,直插云端。

    诡异的是,道场,宁静而安详,根本就不像是爆发出了大战。

    “难道昆仑界的修士还没有动手?”张若尘生出一丝疑惑。

    小黑拥有一双大圣之眼,察觉到一丝不妙,道:“不对劲,很不对劲……这座道场有很大问题,我们还是别急着闯进去。”

    张若尘打开天眼,看出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却看不真切,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劲。

    “你不是拥有本源神目,帮我观察一下须弥道场。”

    张若尘盯向千星天女。

    “本天女是来看热闹的,没有义务帮你?”千星天女仰着雪白的下巴,无比傲娇的样子。

    千星天女恨张若尘将婚书的事四处宣扬,怒脑之气未消,自然是要和他对着干。

    叶红泪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步踏入进湖泊,站在水面,脸色变了又变,道:“是幻术。”

    “什么?”张若尘道。

    “这座湖泊和须弥道场,并不是真实存在,而是由一位幻术造诣相当高深的圣师,布置出幻阵,凝聚出来的幻象。须弥道场应该就是附近,但是,绝不在现在这个位置。”叶红泪道。

    就连千星天女都有些动容,若是眼前一切是幻术,那么,即便是她都被幻术给骗过。

    那人的幻术造诣,得高到何等程度?

    千星天女连忙激发本源神目,向须弥道场望去,随即眼中露出惊诧的神色,脸色变得无比凝重。

    “你看到了什么?”

    张若尘抓住千星天女的手腕,急切的问道。

    千星天女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他,顿了片刻,道:“昆仑界的修士……恐怕得全军覆没,这一战,我们还是别掺和,赶紧离开。”

    张若尘松开千星天女的手腕,唤出沉渊古剑,直接向幻术凝成的须弥道场冲去。

    “张若尘,你给本天女回来,那里不是须弥道场,开启不了众生平等,你去改变不了大局,只会白白送死。”千星天女冷喝一声。

    张若尘释放出空间领域,探查四周,以免被幻术蒙蔽了精神力和双眼,做出错误的判断,脚步却没有停下。

    刚刚冲入进湖泊,在他前方,传出三道圣力波动。

    三位昆仑界的修士,不知使用了什么手段,逃到幻阵的边缘,冲了出来,出现在湖泊的上空。

    他们都受了重伤,在仓惶逃命。

    身后,一群长着白色羽翼的天使族修士,在追杀他们。

    其中一位长着四翼的圣王境天使,提拿一柄宽阔的白色圣剑,追到三位昆仑界修士的上方,宛如高高在上的审判者,道:“昆仑界的精英今天必须全死,谁都别想逃。”

    “那只神魔鼠还有些本事,竟然能够带着两个人类,逃出幻姬大人布置的幻阵。”

    “逃出幻阵,也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

    为首的那位四翼天使,修为达到六步圣王境界,白色圣剑脱手飞了出去,施展出一招中阶圣术级别的剑法,斩在其中一位人类修士的身上。

    “嘭。”

    那位昆仑界的人类修士,惨叫一声,身体被斩断成六截,坠向下方的湖泊。

    通红的血雨,从上空飞洒下来。

     神魔鼠和池万岁看到这一幕,心脏猛颤,意识到今天恐怕是真的逃不掉,将会死在这里。

    “难道是苍天在针对我们,要灭了昆仑界吗?”

    池万岁的胸口,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剑伤,将肋骨斩断,伤到里面的脏腑。

    有剑气侵入身体,使得伤口无法愈合,鲜血不断向外涌出。

    一位天使族的银发圣王,持着一根法杖,仰天长笑:“没错,就是苍天要你们死,我们就是苍天。”

    那位六步圣王境界的四翼天使,道:“不是苍天要针对你们,是你们昆仑界太弱。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弱,就是一种错。”

    池万岁取出一枚传讯光符,正想在光符上面刻录文字。

    “噗嗤。”

    那位六步圣王境界的四翼天使,一剑挥出,隔着一片天空,将池万岁那仅剩的一只手臂斩断。

    “你是想刻录传讯光符,将消息传到真理神殿?可惜,我们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一位天使族圣王大笑,这种拿捏住别人性命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

    六步圣王境界的四翼天使,冷漠的道:“这个陷阱,是子烆公子亲手设下,布置严密,就算你传出传讯光符,也到不了真理神殿。当然,为了以防万一,本王不可能让你将传讯光符传出去。”

    池万岁的脸上,带着悲凉之色,不敢想象所有精英都战死在这里,昆仑界将会衰败到何等程度。

    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元气,就要重新被打入万劫不复的谷底。

    神魔鼠沉默不语,感觉到很无助。

    在昆仑界,遇到惹不得的敌人,只要报上拜月魔教的名字,对方至少会忌惮几分。

    可是来到天庭界,根本没有任何依靠,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神魔鼠长叹一声,蓦地,眼睛一亮,看到湖中站着一道人影,顿时激动的泪流满面,急速飞了过去:“尘爷,你可来了!天堂界实在太欺负人,他们要赶尽杀绝,你得为我们做主啊!”

    “做什么主?我们现在是广寒界的修士,来这里,只是看热闹而已。”小黑扭着全是羽毛的大屁股,不缓不急的走在湖面。

    看到小黑,神魔鼠的眼睛放光,心中的惊惧消失得干干净净,扑了过去,抱住小黑的一只脚爪子,道:“黑爷,你千万别说这样的话,既然你和尘爷来了这里,怎么可能只是来看热闹?你们才是昆仑界的顶梁柱。真正的高手不出现,他们还以为昆仑界好欺负。”

    “就你会抱大腿。”小黑笑了笑。

    “黑爷的大腿,我得抱一辈子。”神魔鼠没脸没皮的说道。

    小黑很是享受,眯着眼睛点了点头,道:“好吧,就冲你这话,今天这事本皇管定了!”

    “今天这事,谁来都管不了!”

    那位六步圣王境界的天使,手臂一挥,顿时站在他身后的那些天使族修士,纷纷打出攻击手段,击向小黑和张若尘。

    张若尘撑起八龙伞,顿时八龙齐飞,金光万丈,所有攻击力量全部被挡了下来。

    那位六步圣王暗暗一惊,眼神变得凝重。

    莫非,真的是昆仑界的顶尖高手赶到?

    “你们这些蝼蚁,根本不配与本皇交手。”

    小黑取出一块磨盘大小的神骨,神骨表面有很多孔洞,像是一个蜂巢。

    “哧哧。”

    数百只三足食尸虫,从神骨中飞出,化为一片黑色小点,向那群天使族修士飞了过去。

    “区区几只虫子……不好,那是三足食尸虫。”

    当天使族修士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被三足食尸虫包围,只得撑起护体圣甲,打出圣器,手忙脚乱的攻击。

    要知道,三足食尸虫就连大圣的不朽圣身都能啃食,他们怎么可能不惧?

    张若尘的眼睛一亮,道:“三足食尸虫的数量,似乎多了不少。”

    他记得,将三足食尸虫交给小黑的时候,只有两百多只。

    现在,却有七八百只,多了两三倍。

    小黑得意的一笑:“你在神殿闭关修炼这一年,本皇将广寒界道场都打了下来,顺便也为三足食尸虫收集到不少圣者血食。三足食尸虫不仅变得更强,而且还产了卵,繁衍出了一批新虫。”

    “那你也收集到不少宝物和圣石?”张若尘道。

    小黑露出警惕的神色,道:“没错,一块圣石都没有。”

    虫群中,传出惨叫声。

    一位又一位天使族修士,被三足食尸虫啃食成白骨,最后,就连骨头,也被吃得干干净净。

    那位六步圣王境界的天使,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若是不能解决掉三足食尸虫,他带出来的这些修士,恐怕会先一步全军覆没。

    想要对付三足食尸虫,就得先对付操控它们的那只生灵。

    那位六步圣王境界的天使,目光锁定在小黑的身上,随即,全力以赴调动圣气,注入进铠甲。铠甲上,散发出一圈夺目的白光,将包围他的三足食尸虫全部都震飞了出去。

    在三足食尸虫重新飞上来之前,那位六步圣王境界的天使,扇动四翼,化为一根白色光柱,向小黑攻杀了过去。

    在真理天域,修为能够达到六步圣王境界,绝不是简单人物,一般的七步圣王在其面前,恐怕坚持不了几招就要败逃。

    张若尘若是不动用时间和空间力量,对上这种级别的强者,也会颇为麻烦。

    “邪成子,去吧!”张若尘道。

    穿着厚厚铠甲的邪成子,从张若尘的身后冲了出去,浑身散发出墨汁一般的黑色邪气,与那位六步圣王境界的天使猛然撞击在一起。

    “噗!”

    只是第一个回合的交锋,那位六步圣王境界的天使,便是向后倒飞出去,嘴角流淌出鲜血。

    同样是六步圣王的修为,做为世界领袖的邪成子,显然是比那位六步圣王境界的天使要强大不少。

    “你……你是邪成子……”

    那位六步圣王,在天堂界的地位很高,可以接触到邪成子这一级的人物。正是认出邪成子,他才会如此震惊。

    张若尘下令,道:“杀了他。”

    那位六步圣王以更加震惊的目光,看向张若尘,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够让邪成子俯首称臣?

    有些熟悉。

    “是他。”

    那位六步圣王曾经看到过张若尘的镜像画面,终于将他认出来,来不及理会被三足食尸虫包围的那些天使,展开背上的四翼,向幻阵中冲去。

    “既然主人下令要杀你,你今天就走不掉。”

    邪成子取出嗜血环,向那位六步圣王打了过去。

    嗜血环急速旋转,释放出大量血气,直径变得足有三丈长,飞在空中发出“嗡嗡”的刺耳之声。

    “嘭。”

    嗜血环将那位六步圣王打出的所有圣器,全部都撞飞,最后,狠狠的击在他背上,见他的身体打得爆裂,化为了一团血雾。

    紧接着,所有血雾都被嗜血环吸走。